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三章
作者:天罗 [更新时间] 2018/5/16 20:44:11 [字数] 2273
本以为不会再醒过来,可他发现自己居然能睁开眼,而且居然还能看得到眼前的屋顶,床幔,甚至还能感觉得到自己躺在温软的床上,身上盖着轻薄却温暖的锦被……
    一瞬间整个人都吓麻了,不顾身子的绵软无力,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从床上掉下来,才又注意到自己裸着上身,下身也只穿着亵裤。这下,他连嘴唇都吓得木掉了。
    “回床上躺着!你中的毒还未痊愈。”
    谁!?刚才屋内明明没人!
    但他敏锐如刀的目光巡着声音扫过去之后,整个人都老实了。乖顺地爬回床上躺好,再牵过被子盖住全身。可是接下来要怎么办?
    躺回了床上,他目光直直地盯着床顶,不敢去看钟毓。那人明明那么好看,可是他怕自己多看一眼,便会委屈得落下泪来,那样太难看太尴尬了。
   “你当时为什么要立下那样的誓言,为了逼着我带你一起回来吗?”本来还想问问他,为什么一别十数年,以他被废的修为,被毁的经脉,居然能修炼至金丹?这样的速度,怎么看都是稀世的天才,可他明明不是。
    可是钟毓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口就问出这样的问题。反而没那么关心他是怎么修炼至金丹的。
    “我……”他倒是突然想起了那个誓言,现在是该遵守内容的时候了吧?“抱歉,我这就实践誓言。”
    于是他开始调动体内的真元,打算自毁灵台和内丹。
    “怎么回事!?”体内的真元完全无法调动,像是被锁住了一般。
    “你刚才打算做什么?”钟毓觉得比刚才更上火了,“你说的实践誓言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可老实躺着床上的男人没吭声,他总觉得以钟毓目前的脾气和语气,自己说什么都会是火上浇油。
    气氛一时间凝固了下来,沉重得各怀心思的二人都分别有些气息不稳。
    最先沉不住气的,是躺着床上的男人,“这是哪里?”
    “亘鸿门。”
    “……”可以当做没问过这个问题,没听到答案吗?他知道自己运气一向很差,可是怎么还能一路不停的差下去的?他握紧了捂在被子里的双拳。
    “这是?”也是刚才握紧了拳,才发现左手腕传来了异样的感觉,举出手,居然看到手腕上缠着一段红色的丝线。
    “缚灵索。”
    “……”他这下彻底老实了。缚灵索,就算以前没见过也听说过,但他就没能想得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能得到这待遇。要知道,缚灵索号称是上品法宝,连化神境的大能被捆住了的话,都无法运行体内真元,只能乖乖束手就擒。
    “我真不是故意出现在你们面前的……是不是实话你的境界比我高很多,不难判断出来。”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弄到这里来了,但如果对方如果有什么在意的地方,那也只能是他从亘鸿门离开之后这十来年的遭遇,以及为什么会有金丹境的修为。
    所以现在只能把自己知道的,重要的都说出来,以打消对方对他的怀疑。
    钟毓一直沉着脸,没有说话。
    “当时我只是去庐国的竹林坳,完成他人的委托,等事情办完之后便原路返回。可是在路过一片全是戈壁和砂石的荒原时,突然就被扭曲的虚空给卷进了那个秘境里。”
    那个秘境是新出世的某个大能飞升后留下的遗址,此前那地方确实是什么都没有的荒原。各宗门收到消息后进去都是秘境出现了几日之后的事,那么他其实是最先进去的人?
    见钟毓还是不开口,他只能继续挑重要的部分说下去,“我当年在离开了亘鸿门之后,便一路向南离开宗门管辖保护的地方,在快到边境的某个小国时耽搁了几年,之后无意中掉下了一个峡谷……
    “当时运气好,掉下去的时候遇上狂风,再落到了河里。我就顺着河一路向下。
    “等水势渐缓,我上了岸之后发现一块巨石,然后自巨石附近遇到了一位前辈生前留下的执念……
    “那位前辈的执念要我把他的骸骨运往庐国的竹林坳,我答应了他之后,便授予我修炼的功法和那把残剑。
    “之后的十来年间,我便一直在修炼那部功法,炼至金丹,就顺着河流上了山崖,报完了仇之后就直接去了庐国。”
    其实还是有一些隐瞒的部分,比如那部功法其实没那么厉害,让一个废人能以极为短暂的时间内炼至金丹,是以燃烧神魂为代价的。
    说不上来为什么不想提及,但他觉得,如果钟毓要问起的话,好像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报仇?你惹上了什么样的仇家?”
    “嗯?”好像重点不对?而且刚才好像说漏了嘴?
    “你当时被逐出门派,以你一个废人之姿,会惹上什么样的仇家还需要修炼至金丹才能去报仇?”
    “……”他很想问问,这个问题可否不回答?“不是什么值得宗门注意的大事,我可以回家了吗?”
    “你家在哪?”钟毓注意到他的语气变得冷漠凉薄,似乎触及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那块巨石附近,我遇到前辈的屋子。”好不容易有个了能回得去的地方,他发现自己其实多少还是对家有些执念的。“我知道的,经历的差不多就这些了,现在可以回家了么?”
    “你当时遇到的是什么样的仇家?”钟毓莫名执着起了这个问题。
    躺在床上的男人终于是忍不住回头看向了钟毓,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这样的问题会被几次三番的问起,而且看这架势,不回答还不行?
    他把头再次扭了回来,木然的目光直愣愣地望向床顶,“已经报了仇了,我杀了他们全家男女老少上下三百来口人,其中金丹境一人,筑基境三人,练气期多少人不记得了,”他带出了些嘲讽的笑意,“其实也就是为了杀那家练气四层的大少爷而已,但当时他拿我去暖床的时候,我一废人打不过他,所以就……”
    “你说什么!?”钟毓听到了一个词,脑中嗡的就炸了开来,“他拿你……”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去做什么?”
    “你……冷静点。”他有点被钟毓这模样给吓到了。
    “你刚才是说,他拿你去做什么?”钟毓脑子还是有些发麻,但仍努力强迫自己冷静些。
    “暖床啊,怎么?”有些事,一旦开了口,说了出来,才发现自己真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在乎。他已经不在乎自己在钟毓心中是怎样的存在了。
    其实从一开始便如此了,不是么?从初相识至现在,钟毓都是高高在上,触及不到的洁白云朵,而他,则是地上脏污的泥泞。从一开始便是如此,从未有过什么更改。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