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二章
作者:天罗 [更新时间] 5/15/2018 8:42:08 PM [字数] 2101
誓言已立,他带着笑容转身离去,也没有片刻的停留。反正也没几年好活了,死在哪,什么时候死,因何而死,都挺无所谓的。
    也不知道这个道心誓立下,有没有震住那些人。
    行了片刻,他突然感觉到一阵恶寒,像是老鼠被毒蛇给盯上了一般。他不知道这股惊人的恶念是从哪来的,但已经金丹境的修为让他也没法忽视这有若实质的预感。
    这份预感带来的会是什么样的恶念,才会让他这种连性命都不在意了的人感受到威胁?
    迟疑了片刻,他只能拔出背在背上的断剑,御剑急速而行,一路上甚至还不停用着缩地成寸之术。无法确定这威胁是怎么回事,但怕是有很大可能来自于亘鸿门。他只能用尽最大的速度与力气远远逃离。
    虽然是无所谓生死,可他到底是知道有太多让人能生不如死的恶行。
    太阳渐渐向西坠落,他来到了一处小溪附近,才终于停下匆匆的步伐。
    先前的消耗实在太大,他这会儿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不仅是真元的消耗,他叹了口气,也不知心中是怎样的滋味。
    回想着方才的遭遇,最先是察觉到有灵力和妖气的波动,按照他的性子,本该是立时转身迅速远离的。可那会儿却心有若感,匿了身形悄悄凑了过去。
    然后便看到了那个多年前曾让他心心念念思慕着的身形。那时候他脑中就空白了一片,等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那头妖兽狂躁的攻击给弄得狼狈不堪。
    太乱来了,这简直不像自己的性子,可他却没有迟疑。因为他看到了钟毓似乎打算站起来,可钟毓那样子本就已经很是勉强了,怎么还能继续作战?
    于是他想也不想的就再次燃烧了自己的神魂,获得了远超目前境界的能力。虽然代价是他的寿数再一次被严重压缩,身死之后魂魄消散,再无法转世。
    不过后来还是比他预想的要好一点儿,或许还更糟。妖兽很快被解决,没让他燃烧完神魂,死在当场。
    只是到底还是大意了。把所有的细节都缕了一遍,他也没想明白这股子让他惊惧不安的预感到底是从何而来,之后又该如何应对。
    入了夜,他的真元也没回复多少,不过看到不知死活凑过来的,相当于炼气期的妖兽,也怎么都不至于能拿这送肉的小东西当威胁。
    三两下解决了妖兽之后,想到夜里的溪边总不会太安全,如果再出现个厉害点的大家伙,说不定自己就可以直接交代在这里了。于是他随便选了个方向,转身去往远离溪水的地方。
    但走了几步,又折回头,抽出背上的断剑便割开了刚才杀掉的妖兽腹部,取出其中的内丹。然后他将妖丹塞进自己的衣襟里,稍稍晃动身子,见妖丹没掉落出去,才又起身离开。
    没有储物袋,真是挺麻烦的。虽然有些相当不怎么样的储物袋并不算贵,但问题是他身无分文。也亏得是早已辟谷,不然只怕是在寿元尽之前,先得饿死了。
    这妖丹本来没打算要,然而想到若是遇到打劫的,交出去也能省不少事。即便寿数无几,但如果可以的话,他到底还是想要出了这地方,回去家里。
    又是匆匆十来天过去,秘境快要关闭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样的运气,居然寻到了出口,然而出口处有十来名亘鸿门的弟子在守候着。
    以及,那股惊人的恶念再次围绕着他。他到底还是认怂地远远退避开了秘境的出口。
    幽幽叹了口气,他只能自认倒霉地承认再回不了家了。
    此处秘境一旦关闭,再次打开将会事多少年之后?不过这种东西跟他没半点关系,于是他挑了处四下无人的地方便席地而坐。
    片刻后,有一条黑红相间的毒蛇将身形隐在了草丛下,寂静无声地接近了这名独自静坐的男人。
    “小家伙,是你来为我送行么?”他笑了笑,挺开心自己居然还有走运的时候。这条蛇也是妖兽,而且修为不算低,毒死金丹境的修士也不难。
    能死得简单快速无痛,便是他认为的幸运了。
    毒蛇来到了男人的身边,并咬上了他伸出的手指。毒液也同时灌入到他的血液之中,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在秘境出口处的钟毓若有所感,抬头望向了那个报不出自己名字的男人所在的方向。
    “我离开下,马上回来。”
    之前那名男子莫名其妙地立了个道心誓之后,钟毓便将自己的一缕神识附在了一方小小的符纸上。然后追上远去的男子,藏身在他的发冠之中。
    也亏得那男人全身上下唯一勉强不是凡俗之物的只有那柄断剑,才减去不少这附了神识的符纸被发现的可能。
    仅以一把跟凡俗之物也没差太多的断剑,便以他金丹境的修为独自击杀一头不亚于元婴境的妖兽,怎么想都难以让人不去怀疑些什么。所以作为领队的大师兄,钟毓即便得了那男人道心誓的保障,也不免做些相应的准备。
    如果那男人真无恶念,钟毓自然也不会拿他如何。毕竟只是观察而已,以防出现不可挽回的后果。
    亘鸿门的弟子们自然敬佩大师兄心思的细密与谨慎,虽然也有一两名天真的女弟子认为那男人的气质太祥和太忧郁,即便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都会被感染到悲伤的气息,何况那男人还长得那么好看。怎么看都不像是坏人的模样。
    但毕竟生死事大,包括那一两名天真的女弟子,谁都不会认为多做些防备有什么不好。
    至于监视那男人的钟毓,存了什么样的私心,则是包括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的事了。
    若是没有私心,钟毓看到那男人伸手去给毒蛇咬了并失去意识的时候,便该松懈下来。可钟毓却一刹间觉得毒蛇咬的不那男人的手指,而是自己的心脏。
    来不及多想,也不顾之后要怎么解释,他直接瞬身去往了男人所在的地方。
    唇色发黑,已经气若游丝的男人不会再站起来了。钟毓宁愿这男人是在伪装,等自己毫无防备的时候起身偷袭。可现实却是躺在地上,失去了意识的男人随时会咽气。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