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一章
作者:天罗 [更新时间] 5/14/2018 1:41:53 AM [字数] 2201
君路被逐出师门的时候,在亘鸿门的山门下站了好久,直到有弟子出来驱逐,他才离去。
    刚才站那么久,倒不是因为那驱逐他的弟子嘲讽的那样,指望着还想有机会再进去。何况君路的修为被废,经脉俱毁,再进去了又能如何?怕是连杂役都当不了。
    但还是有些不甘心就这么离去。因为君路一直奢望着那人能出来见他一眼,算作送别。只可惜,没能等到。
    背着小包袱,君路一边往山下走,一边还时不时的回头。可是一直走到了看不到亘鸿门的远处,他也没能看到希望看到的人。 
    走了好几天,终于看到了一个小镇。君路再次望向早已看不到的亘鸿门的方向,喃喃自语着,心中只剩一片空茫。
    “钟毓,我真的没做过对不起山门的事,我不是那样的人……”
    剩下的路,就只能自己一个人走了。君路在小镇中不敢停留,只随便买了个馒头就跟上了去往更远处的商队。
    如今修为被废,经脉俱毁,再无法修行。如果继续留在亘鸿门的势力范围,那么一旦遇到门下弟子认出了他,只怕随口一句清离门户,君路这条小命说没就没也只能自认运气不好。
    而且 “君路”这名字以后也不能再用了,毕竟这只是宗门给予的道号。可是以后该叫什么呢?他连个姓氏都没有。
    再说,以后即便活了下来,又该如何营生?不能再继续修行,连重活都做不了。或许……可以做个教书先生?
    想到这里,他还是有些庆幸,还好,自己还认得几个字。
    只是他再不敢想以后是否还能遇到钟毓。
    更想不到,一别十数年后,竟会在这里遇到钟毓。
    这里大概是哪位仙人飞升之后留下的遗址?他觉得自己一向是倒霉贯了,可怎么还能倒霉成这样?本来该做的事都做完了,顺着来路回去,这样都能在一片荒原之地里莫名的踏入一处来时没有的,诡异的地方。
    原本在荒原里独自前行,一路上走得好好的,可是周遭的虚空突然扭曲。他心知不妙,急速后退,但这片扭曲的虚空范围实在太大,来不及退出便被卷入了一个莫名的空间。
    这片空间灵气浓郁,草木繁盛,还偶尔能遇到不甚友好的妖兽。
    要在避开妖兽和人的同时不断探查出路有些难,但他也没那么急。虽然挺想回家的,但如果死在这里的话也无所谓吧。于是就这么过去了十来天,他虽然没跟什么妖兽正面怼上,却也没找寻到出口。
    亘鸿门的弟子们觉得此趟来缥缈秘境很是不走运。原本是带着探查的任务前来,个个修为境界最低都是金丹,领队的大师兄钟毓更是在不久前突破了元婴境已臻化神。
    可毕竟是探查,这里的地形面貌,里面有什么,会遭遇什么,全都一概不知。于是一路上损伤无数,连大师兄都在中毒之后受了重伤,唯一庆幸的,大概就是死亡的亘鸿门弟子只有两个,还好,不算多。只是按推算,离秘境关闭还有十来天,也不知道最终出去时,亘鸿门的弟子们会是怎么一副模样了。
    但眼下该考虑的不是这些,而是面前的妖兽。这妖兽个头不大,能力却不凡,怕是与元婴境的修士也能打个难分难解。尴尬的是,他们队伍里唯一一个高于金丹,化神境的修士钟毓,此刻身负重伤,无法全力以赴应对妖兽。
    而且更为糟糕的是,这明显开了智慧的妖兽不但速度极快,判断力也相当惊人。让这些亘鸿门的弟子们难以组成阵型,也无法有效利用阵法。
    这一仗打得太憋屈了。要不是才刚被其他门派的人偷袭又被卷进一处极为诡异的沼泽地里,出来后还来不及恢复,怎么会拿这样一头畜生手足无措?
    然而天不绝他们。眼看着要完,便见到一团光疾冲向这头妖兽,妖兽来不及避让,被冲击得后退了好几步。
    这时众人才看到这团光原来竟是一个手握断剑,衣着有些狼狈的男人。虽然衣衫破旧,但攻势凌厉,仿若日暮前天边惊鸿一瞥的那点星光。不算多么明亮,却也不容忽视地存在于此。
    妖兽很快被这男人解决。终于得以喘息的亘鸿门弟子们才得了空去仔细观察他,明明是金丹境,但刚才的攻势分明不亚于元婴。而且看衣着和作战时的气息,似乎更像散修,可散修里面,除了散修盟的几位执事长老,谁能修得到这么高的境界?
    虽然金丹境的弟子在大型宗门里算不得多么出众,可是在散修而言,却已是绝大多数人难以仰望的存在了。
    “不知这位真人该如何称呼?”
    虽然是被救了一回,但亘鸿门的弟子们却不太承这份情。毕竟在此时突然出现这么一人,实在让人难以不去怀疑些什么。亘鸿门虽大,但是入了这秘境,他们也不至于天真得以为人人都是心向善念的。
    “我……”男人楞了下。自己该叫什么?在亘鸿门的弟子面前,还不至于敢说他叫君路,何况这里还有一个曾经的熟人,即便不知道那人是否还记得自己。
    可是先下也总不能告诉他们,自己叫狗剩吧?何况那名字不该是在曾经入了亘鸿门之时便已舍弃了么?那么现在自己该叫什么?
    亘鸿门的弟子们原本就对这陌生可疑的男子心有顾虑,见他迟迟不肯说出自己的名字,有几名冲动些的弟子已经将手悄悄摸向了武器。
    “你够了!”自始至终一直坐着没动过的钟毓突然开了口,他皱着眉,语气也是少有的冷硬,“你早就被逐出了山门,如今十数年过去,为何还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一再纠缠!”
    “什么?”
    “是他!?”
    倒抽了一口冷气的亘鸿门弟子们看那男人的目光更加戒备,若不是刚才承他救了一命,只怕现在就已经冲上去清理门户了。
    “我……”男人的脸色瞬间苍白,人也像被雷劈中一样变得僵硬,不过好在也没迟疑太久,“只是巧遇而已,并非有意冲撞。”
    亘鸿门的弟子没有放松,钟毓戒备的神色也没有分毫缓和。
    如果不拿出让亘鸿门满意的答案,他似乎也讨不到好了。于是他暗暗吸了口气,很快扬起一个看似有些玩世不恭的笑容,“真只是巧合而已,之后我也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出了这地方之后更是各走一方,若再相遇,我便立时身死道消,立此为誓,绝无不甘。”
作者的话:
没有上一章了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