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四章
作者:听风叙 [更新时间] 3/21/2018 8:55:00 PM [字数] 2176

第四章  旧人旧事旧时光










垮着脸把人带出门,因为夫人明令禁止不准病体初愈的大少出门,所以整个仇家上下都自发的盯着“不安分”的大少爷,走正门肯定是行不通的,后门的那几个嬷嬷更不是好相与的,所以对现在的仇卿然来说仇家现在是前门无路后门不通。

困难是要人去克服的,一心想出去透透气的仇卿然带着进宝两个人偷偷摸摸的来到后花园的墙边。

“少爷,真要爬墙啊?”

看着不算矮的墙头,进宝一张脸快要皱成了包子。

“别废话,赶紧的。”

在那还犹自游移不定的人屁股上踢了一脚,仇卿然示意人蹲下,他现在武功全无,指望自己跳上墙头是办不到了,只能借助他人之力。

“少爷,你回来后可一定要救我。”

想到自己被二少跟夫人抓到后的惨状,进宝打了个寒颤,却还是乖乖蹲了下来,在仇卿然诧异的目光中把人背到背上,脚下一点轻轻松松从墙头越了过去。

“哎哟?行啊,进宝,这身手可以啊?几阶武者?”

伏在那肉肉的背上,仇卿然看着进宝背着自己还能如此轻巧的落地没有半分颠簸,不由的赞了一句。

“三阶。”

被大少赞赏,进宝不由得有几分得意,不过想到以往自家大少的造诣,嘴角刚扬起的笑意不由一顿,如果当初大少没有武功全失,只怕现在早已是武尊之巅,哪会将他这不入流的功夫看在眼中,想到现在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少,进宝不由为主子有点心酸。

“少爷,要不我背着你跑几圈,然后咱们就赶紧回去好不好?”

“不好!你当少爷蹲监狱定点放风呢!放我下来,我要自己走。”

拍拍进宝的脑袋,让人把自己放下来,仇卿然拍拍自己被压皱的衣衫,举步走上曾经十分熟悉,但此时却又有些陌生的街道。

街道还是曾经的街道,就是过去这么多年有些地方翻修整葺,但还是没改变原本的模样,走在街道上,仇卿然看着曾经熟悉的铺面商户,沉默的眨眨眼,他是仇卿然,仇家的大少,他有仇卿然全部的记忆跟感情,有他全部的喜怒哀乐,会为母亲的难过而难过,也会为弟弟的开心而开心,可撇开这一切,只有他自己能真切的感觉到,身体深处那股说不出来的维和感,仇卿然还是仇卿然,可却又不是仇卿然,就像这个身体从里到外对他来说都是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人。

“少爷,您这是要去哪啊?”

看着自己少爷漫无目的的满街乱晃,进宝忍不住问。

“随便走走不行吗?”

白了身后的人一眼,要不是待会儿还要指望着这跟屁虫背自己回去,仇卿然走就一脚踹去让人滚远了。

“少爷你累不累啊?前面的正祥茶馆里面的茶不错,要不您去坐坐?”

看着前面的正祥茶馆,进宝眼前一亮,正祥好啊,自家产业,大少以前那么多仇人,谁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会不会在蹦出来一两个不长眼的,进了自家底盘,至少少爷安全有保障啊。

“不去,药还不够苦吗?去喝个屁的茶。”

想到茶水的清苦,仇卿然不屑的撇撇嘴。

“那要不去德福楼,那里的菜色最好吃了,这几天您天天喝补汤估计也喝腻了。”

德福楼也行,反正都是自家的产业,只要不碰上二少,自己还能跟着搓一顿,进宝默默给自己的聪明才智点了个赞。

“不去,我娘这几天都把我当成猪,单从中午到现在除了午饭我都已经喝了三碗三宝参汤,没胃口。”

这两个月每天都被母亲逼着变着花样的喝补汤,再好吃的菜色都没啥吸引力了。

一连说了几个地方自己少爷都没反应,进宝只能挎着肩膀跟在人后面闲逛荡,好在自己少爷身体没彻底恢复好,走的也不快,倒也累不着,不然回去要是再把人累着了,二少跟夫人真能直接送自己去跟阎王话家常了。

在街上逛了大半天,自家少爷啥也不买不看,就这么干走着,眼看着自家少爷脸上终于有了疲色,进宝赶紧上前将人扶住。

这身体真是不太好了,才走几步路竟然会累的腿软,仇卿然皱着眉任由进宝扶住,也许再过段时间他该重新锻炼一下身体了。

“少爷,咱们回去吧?”

“等等,先去趟金铺,再回去。”

“啊?去金铺干啥?”

进宝疑惑的眨眨眼,自己少爷一大老爷们平时也不带首饰啥的?怎么会突然想去金铺。

“让你去就去,哪呢么多废话,还是你真想回去被夫人跟二少爷揍死?”

恨不能在那始终不开窍的脑袋上拍上一掌,仇卿然真不知道这榆木脑袋的人怎么能练到武者三阶的。

“唉?去去,这就去。”

一听大少这么说,进宝赶紧扶着人转了方向,开玩笑,自己今个可是“死罪”,真要是能开脱了那可是天大的好事。


通然商行外,因着这段时间仇家接二连三的翻水,今日商行外聚集了不少不满的商户,虽说仇家第一时间捎到了口信,可赔偿却迟迟没到,仇卿墨忙着追查也无暇一一登门解释,本来看在往日的交情大家都暂且忍了,可事不过三,仇家一连着被劫三次,别说仇家自身就是托运的商号也有些接受不了,更别说这当中还有不少连着三次都摊上的倒霉蛋,前日底下的商户凑在一起一合计,干脆今日一起找了过来。

“仇卿墨!今日你怎么也要给我们这些商户一个交代,仇家这商队单单两个月被劫了三次,损失最大的就是我们,你倒好像个没事人一样,钱不赔偿人也不露面,你什么意思啊?”

“各位稍安勿躁,之前我也说了,各位的损失,仇家都会一力承担,只是这个月仇家旗下的产业也周转有些艰涩,待过上些时日,仇家自会悉数奉上赔偿。”

仇卿墨极力安抚明显有些激动的商户们,仇家被劫,除了托运商户们的损失,其中就以仇家自身损失最多,损失的财物还是小事,主要是他手底下折损的那些镖师跟打手,这当中有很多都是他亲自培养出来的好手,为了不让手底下的人寒心,仇家现在铺面上能挪动的资金都优先拿出来当了伤亡人员的抚恤金,伤的好药医治,残的重金安顿,至于死了的除了给其亲人一笔不少的安家费,额外还多添了一笔殡葬费。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