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魔法筋肉甜甜酱
作者:童言笑 [更新时间] 2/8/2018 9:49:16 AM [字数] 7666
魔法筋肉甜甜酱


“少年,你愿意和我签订魔法契约吗?”半空中,一团神圣的金色光芒缓缓降落,发出了非同一般的庄严声音。
被堵在小巷里的少年带着动摇的表情后退两步,听到问题却发出了无比坚定的声音:“不愿意。”
“为什么?!难道你不愿意成为魔法少年吗?”提问的声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以自由变身,代表爱与正义,还可以和可爱的魔宠签订契约!”
“那个……”少年羞涩地垂下头,小声呢喃,“我比较想成为魔法少女。”

“恭喜你们!”拥有九条尾巴金色毛球兴冲冲地冲进房间,“我终于帮你们找到最后一位成员了!”
“滚出去!”然而还没站稳,就被带着红色假发的少年踢了出去,堵在门口警告,“告诉你多少次,没洗澡别进来。”
“我一周之前刚洗过!”毛球跳着脚努力为自己辩解。
红色假发少年用冰冷的目光瞪着毛球:“一周之前洗还有什么用,你一周之前吃饭能到现在还管饱吗?”
“没问题,我上次吃饭是在八百年以前。”毛球肯定地说。
“闭嘴,你这个满身狐臭的老狐狸!”红色假发少年不解气一脚踹在毛球身上,“魔宠不用吃饭很得意吗?”

“嘤嘤嘤……舞酱你干嘛这么凶?狐狸狐臭有什么错……”毛球滚落到门边委屈地哭了出来,然而低沉庄严地声音并不适合嘤嘤嘤。
“别嘤了,就跟你说你这么大年纪不适合卖萌!”红色假发少年打着寒颤厌恶道,“遇事嘤嘤嘤,每天不洗澡,臭味传千里,谁能忍得了!”
“我明明有尾巴,有长毛,还圆滚滚,可以很萌哒!”毛球不死心地向他展示自己的身姿。
“别抖了,一抖臭味更重!”红色假发少年捏住鼻子,退回屋里毫不留情地摔上了门。

“嘤嘤嘤,我是魔宠,很萌很萌的魔宠……”面对紧闭的大门,金色毛球趴在地上抽泣道。
然而一双大手将它轻轻抱了起来,温柔地劝慰道:“别哭了,我们去把臭味洗掉,那样就没人嫌弃你了。”
“可是我不喜欢洗澡。”毛球吸吸鼻子,可怜兮兮地抬起头。
“我来帮你。”对方笑容可掬地抚摸毛球,“很快就会干净的。”
“真的吗?”毛球无法招架如此轻柔的指法,舒服地摊开肚皮瘫软在对方手上。
“我保证。”

“所以那个臭球跑哪去了?”红色假发少年等了半天不见动静,开门早已找不到毛球的影子。
“大概是被舞酱打击到了吧。”带着黄色假发的少年一边翻着泳装写真一边心不在焉地说道。
“没办法,谁让舞酱和女朋友吵架,最近脾气一直比较暴躁。”带着蓝色假发的少年搭腔的时候喷出了不少饼干渣。
“晴酱你吃东西时闭上嘴,还有我们没吵架!”红色假发少年不满地抄起扫把扫干净地上的残渣,“我们只是有点儿小分歧。”
“关于分不分手的分歧吗?”带着绿色假发的少年对着化妆镜露出不屑的冷笑。
“你怎么又知道?!”红色假发少年惊恐地丢下扫把来到绿色假发少年的面前,“你这个专攻直男的基佬又来监视我吗?”

“基佬怎么了?”绿色假发少年目光一凛,“基佬也是有审美有尊严的,并没有沦落到围着你这种总被女人分手的甩货打转。”
红色假发少年被对方冷漠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那你怎么会知道这种事?”
绿色假发少年掏出手机打开朋友圈:“看到了没有,你女友每天发的都是畅想新恋情,花痴新男人,关于你的话题全部被隐藏了。”
“这不可能!”红色假发少年难以置信地夺过手机,确认了好几遍头像和ID,“这些我怎么都没看到?”
“被屏蔽了呗?”绿色假发少年摊摊手,从包里掏出瓶瓶罐罐开始往脸上涂。

“既然这样,分手就分手,有什么大不了!”红色假发少年愤然丢下手机,然而却没能忍住眼眶中的泪水。
“所以这是今年第几个了?”黄色假发少年放下泳装写真拿起了健美世界,懒洋洋地问道。
蓝色假发少年努力咽掉嘴里的碎饼干:“第十三个,还差一个就能召唤第二条神龙了。”
“我才不需要召唤神龙!”红色假发少年扑在桌上藏起自己哭泣的脸,“我只想要个不会分手的女朋友。”

绿色假发少年在脸上涂了八层之后,又换出了新的瓶瓶罐罐开始往身上涂:“就凭你这种动不动就翻脸的个性?放过女朋友吧,充气娃娃比较适合你。”
“我不相信!”红色假发少年抬起头,脸上挂着倔强的泪水,纤长浓密的睫毛随着眼睑翻飞,白皙的脸上透出些许红晕,粉嫩的嘴唇更是带着水润光泽,“在这个看脸的时代,我就不信我找不到真爱!”
其他三人听到他的话都愣住了,紧接着爆发出了纤细外貌截然不同的杠铃般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你们笑什么?”红色假发少年被笑得有些心慌。
绿色假发少年托起他的脸:“舞酱,没想到你还是有可爱的地方嘛。”
“哪里可爱了?!”红色假发少年不悦地拍开对方的手。
“可惜你错了。脸这种东西已经可以人造量产,并没有多么珍贵。”绿色假发少年惋惜地揉揉被拍到的地方,从包里摸出一叠厚厚的纸钞,展成扇形悠闲地为自己扇着风,“现在已经是有钱才能成为爸爸的时代。”

“你每天带着这么多假钞不累吗?”红色假发少年看着钞票上玉皇大帝的头像在随风飘摇。
“废话。”绿色假发少年沉下脸,“我要是有那么多真钞还用得着带着这种滑稽的假发来打工吗?”
“所以今天还有多久下班?”黄色假发少年合上杂志伸了个懒腰。
“老样子吧,两个小时没有任务自动解散。”绿色假发少年看了看时间,“最好没任务,那样下班的话可以顺道去做下指甲。”
“你不是没钱吗?”红色假发少年不解地问。
绿色假发少年不耐烦地瞥他一眼:“跟上时代吧,有种东西叫做贷款。”

就在大家热烈讨论下班时间的时候,一直忙着吃东西的蓝色假发少年忽然一个机灵扑到大本上,警惕地绕着门缝闻了又闻。
“晴酱,怎么了?”红色假发少年注意到了对方的反常。
“有味道。”蓝色假发少年严肃地说。
“什么味道?”红色假发少年连忙也抽动鼻子闻了闻,“不会是那个臭狐狸来了吧?”
“不是毛球。”蓝色假发少年谨慎地握住门把手,猛地将门打开。

大门打开的一瞬间,一道暗影撒进了门里,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站在门口,几乎挡住了整扇大门。
蓝色假发少年顿时被震慑住了,仰盯着对方浅棕色的皮肤舔了舔嘴唇:“巧克力饼干。”
“你喜欢巧克力饼干吗?”对方开口说话,声音虽然浑厚,语气里却意外地带着几分稚气。 
“喜欢。”蓝色假发少年迟迟地点头。
“正好我在学校做了一些。”男人打开身后的书包,拿出一小袋巧克力饼干递过来,腼腆地笑了笑,“不嫌弃的话请吃吧?”
“谢谢。”蓝色假发少年看了看男人的脸又看了看饼干,接过袋子打开尝了一块,立刻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你是谁啊?”红色假发少年拉开蓝色假发少年,看到男人真容的那一刻不由得惊呆了。健壮的身躯配上一张阳刚又不失英俊的脸并不奇怪,奇怪的是除此之外对方带着粉红色的双马尾假发,身上还穿着粉红色的超短裙以及白色丝袜,配上浅棕色的皮肤简直是一道令人不忍直视的风景。
不知道到底是裙子太短还是不习惯这种装扮,男人一直不安地拉扯着裙子边缘,更为空气中增添了几分娇羞的氛围。

“我是……”对方似乎不太好意思提自己的名字,红着脸欲言又止。
就站在这是已经洗去臭味,毛发蓬松柔顺的毛球带着沐浴液的清香跳了出来:“我来介绍!这就是你们的新成员,最后一位魔法少女!”
“你瞎啊!”红色假发少年勃然大怒,指着毛球的鼻子骂道,“我们不是魔法少年吗?哪来的魔法少女?”
毛球肯定地说:“他就是装扮成魔法少女的魔法少年啊?”
“他分明是个成年男人!”
“他是如假包换的十六岁少年!”
“十六岁?!”红色假发少年再次抬头,短暂地和拥有粉红色齐刘海的男人对视0.5秒立刻移开了发疼的眼睛,“他这样的长相,说二十六都没人怀疑!”

“可他确实是十六岁的花季少年,我确认过,这个月刚过完生日。”回头看一眼男人,“对不对,甜甜酱?”
男人羞涩地点点头,连耳根都红了。
甜甜酱……红色假发少年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捂住胸口,如遭雷劈一样浑身发抖。
“总之今天开始你们就是一个完整的队伍了!”毛球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我终于集齐了一个队伍,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绩效不合格了。”

“我不同意……”红色假发少年颤抖着抓住毛球,“我不会和他一个队!”
“为什么?甜甜酱人很好,大家一定可以和睦相处。”毛球不解地问。
“这不是性格的问题,这是长相的问题!”红色假发少年回头看向其他人,“你们能受得了每天对着一个金刚芭比吗?”
“我可以。”黄色假发少年不知何时插进来,一手按住男人的胸肌揉搓起来,“这个胸,非常有前途。”
红色假发少年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你这个恋胸癖不是喜欢女人的胸吗?”
“好胸是不分性别的。”黄色假发少年严肃地纠正,顺便把另一只手也放了上去,“你看着中紧实度与柔软度兼具,并且隔着衣服都滑嫩弹手的触感,绝对是充满朝气的年轻胸肌。只要勤于保养多加揉搓一定会成为让人爱不释手的美胸!”

“那、那个……啊、嗯……可以请……啊……停……嗯……”甜甜酱夹紧身体想要拒绝,可是黄色假发少年的动作太过熟练,很快就让拒绝变成了喘息。
“啊啊啊!我不要听!”红色假发少年发出惨叫,转身像绿色假发少年求助,“春酱你一定无法接受这种糙汉对不对?”
“不!”绿色假发少年郑重地比了个OK的手势,“这种类型我吃。”
“这是工作场所,不是让你们基佬相亲!”红色假发少年发出了绝望的呐喊,抬头再看欢喜吃着巧克力饼干的蓝色假发少年,眼里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甜甜酱是好人。”蓝色假发少年咬着饼干,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太好了,多数通过!”毛球发出了胜利的欢呼,开心地围着甜甜酱转起了圈,“从今天起你就是这个大家庭的一员啦,我来为你介绍一下。黄头发并且正在揉你胸的是花酱,蓝头发是喜欢吃东西的晴酱,那边绿头发是特别臭美的春酱,另外脾气最差的就是红头发的舞酱。”
“大、大家啊……”花酱的揉胸并没有停止,甜甜酱招呼还没打完就不得不咬住嘴唇隐忍住呻吟。
舞酱实在受不了这违和的画面,当初黄色假发少年,一把将他推开:“你就不会躲吗?”
“抱歉,我以前没遇到过这种事。”浅棕色的肌肤泛出红潮,明亮的眼眸浮上一层雾气,甜甜酱露出羞涩又不失礼貌的微笑,“谢谢你帮我。”
有那么一瞬,周围的空气中仿佛弥漫着粉红色的香甜气息。
“不用谢。”舞酱连忙捂住眼睛,不敢再看下去。

“我就说甜甜酱人很好。”难得舞酱没有发脾气,毛球已经预感到了大家和睦相处其乐融融的未来,“那么今晚我们来办一个欢迎会吧!”
然而话音未落,毛球的身体就亮起了神圣的金色光芒。
“是野男人小分队!”毛球立刻感知到了一切,“带上面具出发吧,魔法少年们!”

与此同时,城市阴暗的一角正有负能量不断膨胀。
“你这个负心汉,我供你吃供你穿,你竟然还在外面花天酒地!”
“明明说心里只有我一个,结果外面还有那么多小贱人!”
“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还不如把钱省下来买彩妆买包包!”
……

“又是那么多负能量。”通过金色光芒传送到现场,站在二楼的阳台俯视地面,舞酱立刻下意识地抱紧身边人的胳膊,因为他恐高。
“野男人的危害天天宣传,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女人上当?”花酱打了哈欠,“害得我们还要出来干活。”
“你以为男人上当的就少吗?隔壁打醒老实人公益组织的姐姐们每天手都扇烂了,还不是有人前赴后继地给绿茶小分队贡献力量。”春酱看到还未下山的太阳,连忙掏出防晒补擦。
“这些人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谈一场恋爱。”舞酱不敢再往下看,好在怀中的手臂坚实有力,很有感全感,“找到真爱不好吗?”
“真爱哪有那么容易找?”春酱对这个的问题嗤之以鼻,“你爱你女友你女友爱你吗?而且看脸找真爱,你找得到才怪。”
“这种时候能不能别提我的伤心事!”舞酱抗议道。
春酱不以为意地摊摊手:“多提几次你就习惯了。”
“我才不想习惯!”
“你不想也没用,适应力是天生的。”春酱指指他怀中紧抱的胳膊,“就像你刚才那么不情愿,现在还不是抓着甜甜酱不松手。”
“我哪有抓着那个大猩——”舞酱转头顺着怀里粗壮的胳膊网上看,果然看到乐粉红色双马尾的甜甜酱,虽然有面具遮挡,但从镂空的眼睛部分,他还是看到了对方受伤的眼神。

“抱歉。”感觉自己说得太过分,舞酱心虚地低下头,但一往下看就立刻把甜甜酱抱得更紧,“胳膊暂时借我。”
“没关系。”甜甜酱温柔的安慰道,“能帮上舞酱,我很高兴。”
确实是个好人。怀中的手臂也那么可靠,舞酱再不情愿也必须承认。

“哼,愚蠢的女人们,尽请为我哭泣吧!”就在此时,负能量中心走出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银色的面具遮挡住上半张脸,但没有遮挡住对方狷狂邪魅的气质。
“出现了,野男人小分队的渣男!”毛球指着男人喊道。
然而这些不用说大家都知道,舞酱不耐烦地问道:“野男人小分队有好多渣男,这是哪一个?”
“哪一个……”毛球揉揉肚皮上的毛,“我也不认识。”
“真没用!”舞酱嫌弃地说。
“嘤嘤嘤……”被呵斥的毛球作势要哭。
“不要吵架。”甜甜酱用宽大的手掌托起毛球安慰道,“毛球也不要哭,你的长毛碰到眼泪粘到一起,就不蓬松了,萌度会下降。”
毛球立刻忍住泪水:“那我不哭了。”
甜甜酱又转向舞酱:“舞酱也是,那样骂毛球它会伤心的。”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舞酱敷衍地回答,只为不去看对方粉红色的双马尾。
即便如此,甜甜酱还是露出开心的笑容:“那就好,大家要和睦相处。”

楼上正在上演和谐友爱,楼下的情况却已经发生变化,不知名的渣男忽然拨了拨刘海。
“糟了,他发动了技能——痛并快乐费洛蒙!”毛球注意到这一细节,只见随着渣男的刘海在手指尖跳动,刚刚还在斥责渣男的女性们接连瘫软在对方的西装裤下,而她们口中控诉也变成味道。
“不行,我就是喜欢他拨动刘海的样子!”
“没错,就是这个姿势我还能舔一百年!”
“我恨渣男,但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
“哈哈哈,尽请为我痛苦吧。”不知名的渣男高傲地昂起头,狂妄地笑道,“从今天开始你们都是我的俘虏,你们的眼泪都是属于我的!”

“趁现在,再不阻止就要出事了!去吧, 魔法少年们!”毛球指着渣男一声号令,然而身后没有一个人响应。
春酱的情况最不妙,痛苦地蹲在地上:“不行,这种男人我也能吃,他的费洛蒙攻击对我有效。”
花酱也不住地摇头:“他的胸型很完美,我不忍心下手。”
舞酱依然抱紧甜甜酱胳膊不敢往下看。
而晴酱为了去捡掉下阳台的饼干,早已摔下去,晕在地上半天了。

“那现在怎么办?”毛球急得追着自己的尾巴打转,“你们岂不是都派不上用场了?”
“我可以试试。”甜甜酱自告奋勇,但因为手臂上一直挂着舞酱所以站不出来。
“甜甜酱……”毛球不放心地说,“你还是新人,还不清楚流程,不能冒险。”
“没关系,我有信心。”甜甜酱温柔地默默毛球,目光陡然一凛,转头拜托身边的舞酱,“舞酱,可以麻烦你闭上眼睛吗?”
“你要做什么?”舞酱立刻有种不好的预感,战战兢兢地问。
“秘密。”甜甜酱俏皮地歪了歪头,他立刻吓得捂住眼睛。紧接着他感觉身体一晃,被人抱了起来,短暂的失重感之后又被放了下来。

“好了舞酱,你可以睁开眼睛了。”甜甜酱放开他说道。
他半信半疑地睁开眼睛,竟然来到了地面!
“那么我去了!”甜甜酱对着他和阳台上的毛球挥挥手,欢快地朝渣男跑了过去。
“等一下甜甜酱!”

毛球和舞酱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说话间甜甜酱已经来到了渣男面前。
“请住手!”甜甜酱英勇地挡在伏地不起的女人身前,“不可以伤害这些小姐姐。”
“谁敢拦我?”不知名的渣男带着霸王之气回过头,视线锁定甜甜酱的那一刻不由得虎躯一震,“你……是谁?”
“我……”被问到名字的甜甜酱再次羞红了脸,羞涩地捂住了脸上的面具,用极小的声音回答道,“我是甜甜酱。”
“甜酱?可是我比较喜欢辣酱。”不知名的渣男皱了皱眉,“不过没关系,只要你是女人,就注定要为我流泪。”

“抱歉,我不是女人。”甜甜酱的声音更小了,“我是少年。”
然而周围太喧嚣,不知名的渣男并没有听清他的话,对准甜甜酱继续拨动自己的刘海:“来,女人,尽请为我哭泣吧!”
身边立刻传来女人们的哀嚎,甜甜酱顿时忘记羞涩,紧张地看着大家:“你们有哪里受伤了吗?”
“她们没有受伤。”不知名的渣男一步步朝甜甜酱逼近,“不,她们应该是伤到了心,在为我伤心流泪。”
“为什么要这么做?”甜甜酱一脸茫然地问,“让别人伤心是不好的行为。”
“哈哈哈,我就是要这么做,而你——”不知名的渣男将手指对准他的心脏,“就是我下一个牺牲品。”
甜甜酱惊慌地捂住自己的心脏:“你这么做能得到什么呢?会开心吗?”
“开心?当然开心!”不知名的渣男托起脚边一张布满眼泪的脸,“这些眼泪都是这些女人欠我的,我那会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怎么会不开心?”

“也就是说你也为这些小姐姐流过泪?”甜甜酱意外地抓到了重点。
“怎么可能,我为什么要为女人流泪!”不知名的渣男立刻反驳,然而动摇的眼神透露了自己真实的心情。
“你不需要逞强!”甜甜酱伸出双臂抱住渣男,“我能感觉到你曾经为此伤心流泪。”

多么温暖宽厚的怀抱啊!不知名的渣男枕上甜甜酱胸肌的刹那,竟然露出沉醉的表情。他明明经历过无数怀抱,享受过各种胸部,却从没有一个能现眼前的这个一样让他发自内心地放松下来,感觉到强有力的依靠。
“所以别在做这种互相伤害的事情了。”甜甜酱像哄娃娃一样,轻柔地拍打着不知名渣男的后背,“别人眼泪并不能使你快乐。”

浑厚的声音在耳边呢喃竟变成了一种洗涤心灵的抚慰,不知名的渣男不禁有些恍惚了,他仿佛看到了曾经年少天真的自己,带着心爱的燕尾凤蝶幼虫送给班里最可爱的小红,却惨遭对方追打整整一学期的悲惨经历。那一次他真的哭了,他只不过是想邀请小红和自己一起欣赏燕尾凤蝶破解而出那一刻的美丽,为什么换来的却是毫不留情的巴掌。
那一刻,他的少年心被彻底粉碎了,和他还没蜕变成蝶的幼虫一样,再也不会变得斑斓绚丽……

手机的震动猛地把他从昔日破碎的回忆中拉回现实,也让他找回力气脱离了甜甜酱的怀抱。
“我不会就这么认输的!”不知名的渣男很快就收敛情绪恢复了傲慢,“别以为区区一个拥抱就能收买我。”
“我没有这个打算,我只是觉得你需要一个拥抱。”
“我才不需要!”不知名的渣男激烈地否定道,不过很快沉静下来,指向甜甜酱,“不过你,我已经记住了!”
甜甜酱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早晚有一天。”不知名的渣男振臂一挥,邪魅一笑,“女人,我要把你的眼泪收入囊中!”
然后在惊诧的目光中,猛一个转身便消失不见了。
“那个,我不是女人。”甜甜酱在怎么解释也已经来不及。

元凶撤退,负能量逐渐散去。
毛球跳下阳台跑了过来:“甜甜酱你没事吧?”
“没事。”甜甜酱笑着摇摇头,“不过刚刚那个人好像误会了一些事。”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解放了负能量!”毛球开心地指着刚才还乌烟瘴气的天空,“你看,夕阳多美。”
“是很美。”甜甜酱也被天边浓重的红色吸引住了,然而下一秒想到时间,他立刻变了脸色,“糟了,我天黑前要回家,不然姐姐们会担心的!”
“你不和我们开欢迎会了吗?”毛球追着他问道。
“对不起,毛球。”甜甜酱充满歉意地揉揉它的肚皮,“下次我们再见吧。”
“那好吧。”毛球依依不舍地目送他朝着夕阳奔跑。

“所以我们在这里干嘛?”已经从费洛蒙中恢复过来的春酱支着下巴问道。
“等下班。”旁边的花酱伸了个大大的拦腰。
“肚子好饿……”经过舞酱坚持不懈地打脸,晴酱也终于悠悠转醒。
“对了,这些昏过去的大姐该怎么办?”只有舞酱回过头,注意到了满地“横尸”。

不管怎么样,我们的魔法少年再一次拯救了不幸的人们,发扬了爱与正义。
请让我们用经久传颂的歌谣永远记住他们的名字:绿头发的春酱是基佬,蓝头发的晴酱吃不饱,黄头发的花酱恋胸癖,红头发的舞酱没人要……

“所以说谁踏马写的这种歌谣!谁!”
作者的话:
没有上一章了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