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六十二章
作者:听风叙 [更新时间] 2017/11/7 0:48:47 [字数] 2688
乌兰吉雅抓住了,文天律并没有直接命人斩首,而是拖进了黑牢,日夜拷打审问,女子终归身体承受能力有限,被生不如死的折磨了一段时间后,乌兰吉雅终于吐露了一些信息,她母亲虽后来嫁于她的父亲,但之前曾有过一个情人,更是偷偷生下了一个私生子,那个孩子就是特穆勒,说来她跟特穆勒算是同母异父的兄妹,虽然从未相认,但两人却知道彼此的关系,而且她对自己这个兄长极为敬仰,这也是她会为达木今做事的主要原因,至于卢达布,他们本就是青梅竹马,祖父为了避祸为她求婚,她本来是极不愿意的,但后来却被特穆勒说服,自此与情人两隔,本来文天律如果不答应,她也不必嫁,但达木今为了日后能控制文天律,极力促成了这门婚事,一方面是家族前程,一方面是兄长嘱托的使命,她最终成为了一颗被命运摆布的棋子,相爱之人远隔,自此圈禁王府,满腹的怨恨无处发泄最终只能转稼别处,是以文天律才会成了她怨恨的对象。

而且审问过后,文天律也才知道当初哥舒明朗被人下毒正是乌兰吉雅所为,当初卢达布纠结一众对他敌视之人暗中设伏,与乌兰吉雅里外勾结,本意取他性命,却偏偏被哥舒明朗识破坏了事,心中怨愤,更怕被哥舒明朗顺着线索查出端倪,知道他回了王府,便暗中找上乌兰吉雅,让她借着身份掩护趁机下毒,意在文天律还没回来之前将人了结,这也是文天律翻遍了府中下人也没查到是谁下毒的原因。

虽然文天律也查了西院所有人,但她身边的老嬷是特穆勒当初着意安排的,身手了得并未留下线索,这才被她躲过一劫。

处理完乌兰吉雅,文天律也算是除了一个心头大患,试想一个曾经亲密无间的枕边人,突然一日发现竟是别人安排在自己身边多年,时刻想要自己命的细作,任谁心情也好不了。

不过虽然除了细作算是喜事,但达木今削权的旨意却并未收回,这也如剑悬头上,让文天律不得不将之后的计划加快了实施。

突厥历,三月十三,王帐城突然传来消息,可汗病重,暂由长王子代为执政,由三位德高望重的肱骨老臣辅佐管理国事,二王子擅自调集兵权,祸乱朝政,目无王权,责,削去王子爵位,送到多古斯监理,三王子德行有亏,为砺心智,即日奉王谕前往西疆阿格托多驻守,无谕召不得擅自回王帐城。

达木今这一病就再也没起,不过五月初,王帐城就传来噩耗,可汗病逝。

文天律身为可汗亲弟,又是一方亲王,当即动身前往王帐城,为王兄奔丧。

出殡那日,本该晴朗的天气却遽然下了暴雨,朝臣纷纷议论这是病逝的可汗心有不甘,不过因为有亲王坐镇,老臣辅政,这谣言到底是没能传起。

本来嘛,达木今身体康健,平日里更是龙威虎猛,实在不像会得急症去的人,只是他想算计别人,也总要提防别人算计他,文天律本来也没想这么快要他命,只不过是在两个争权夺利的王储之间推波助澜了一下,没想到终归有人沉不住气,暗中下了狠手,本来及时发现救下了一条性命,但就像文天律说的,没有人会对掌握天下大权而无动于心,他将长王子推上王储之位,尝到了甜头的人又怎么能忍心将到手的权利再次拱手让出,长王子怎么做的没人知道,只有王帐中伺候的内侍们清楚一二,本来身体日见起色,慢慢开始着手处理政事的达木今病症突然反复,紧接着就一命呜呼,驾鹤西去,其中可疑之处甚多,但在长王子跟亲王的威压之下,那些疑点自然不被外人所知,而这些疑点也终归伴着某些秘密永远都不会再现于世。

送殡了前可汗,紧跟着就是新可汗即位,因为有亲王力挺,几个老臣也大力支持,本来还持有反对意见的部落最终被无情的打压了下去,新可汗即位那日,隆重万分,可汗即位,大肆封赏,各部均得封赏,其中以沙今达律亲王跟几位顶力辅佐的老臣所得封赏最为丰厚,而老可汗曾经下达的谕旨也被新可汗亲手驳回,沙今达律亲王镇守东境有功,位极尊荣,封忠勇镇疆亲王,赐牛羊各两千匹,金银珠宝各二十箱,布匹珍宝无数,另拨十万兵将,望亲王能永镇东境安宁,至此玉池城也算是真正得了安宁。

玉池城事了,文天律终于不用再忧心,哥舒明朗也算是履行完了自己的承诺,虽然这几年在玉池城也算是打下了根基,但终是心怀故土,打点了一下商铺的买卖,该变卖的变卖,愿留下的全部叫道跟前交代好,他已了了承诺,心无牵挂,便叫影子跟昆仑奴做好回凤翔的准备。

文天律知道他要走,也想出了百般理由挽留,可终归拗不过那人思乡情切的心,最终只能松口让人离开。

哥舒明朗走的时候并没惊动什么人,他本就是男子,当初跟文天律成婚也不过是碍着协议,虽然他们这也算是明媒正娶的婚事,但对他来说到底没从心里认同过,所以现下离开也只觉得理所当然,他帮文天律至此,就算回去,文天律终归不能掐着婚书跑到大唐要人。

车轮汲汲,车厢轻晃,只是当马车出了玉池城,沿着土黄色的道路向着远方的家乡前行时,车内的人终归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明明是向着家的方向启程,可他心中却对这里产生了几分不舍,只是这份不舍究竟是对这里的事物,还是对着那留在这里的人,却又有些分不清楚了。

他本就是心性坚韧之人,做了决定的事,自然不会为了心绪波动而改变,即便看见城门处那翘首张望的人,也只是抿紧唇角放下车帘。

他本就不该在此,更不应该留下,从他流浪到凤翔的那一刻,凤翔就是他的家,是他一辈子难以忘怀的故土,人离故乡万里却终归有一日要回去,他现在已经是在回乡的路上,心里说服着自自己,坚定自己回家的决意。

只是宽展的长袖下,没人看见那纤长的手掌却早已攥紧成拳。

“爷?就这样让人走了?”

斛裕垫脚看了看缓缓远行的车队,玉池城得新可汗增兵,有很多事都需要处理,等他跟亲王赶回来的时候,才得知王妃已经启程,追过来时车队已经出了城门。

前日哥舒明朗就说了要走,文天律本想找借口多留人几日,却被不想做那些情悲惆怅的告别为由挡了。

他不想做情悲惆怅的告别,自己更是根本就不想跟他告别好吧!最好是分别都不要,文天律心中暗恨,那人心窍通透的很,也许就知道自己不想让他走,所以走的时候才这么安静异常,甚至不告而别。

“哼,让他走,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他能跑,本王就能把人追回来。”

文天律说的咬牙切齿,他憋在肚子里的心思都还没告诉那人呢,怎么可能就这么把人放了,不过他对自己还有几分自信,大不了追去凤翔,他就死皮赖脸的缠着,就不信不能把人缠到手。

看着自家亲王信誓旦旦的模样,斛裕忍不住偷偷撇了撇嘴,自家这爷也真是,明明舍不得人走的眼睛都恨不能黏在那远行的车队上,就不能追上去说句告别的话,哪怕说句让王妃在中原等他也好啊,结果却在装硬气,试想王妃那样的人物即便没了原来的情人,真回了中原,多少人想上赶着追呢,自家爷可别一个没看好真把人丢了,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

不过这话终归是脑子里想想,他还没蠢到直接说到跑了王妃此时一肚子憋屈的亲王跟前,所以老老实实的跟在自家亲王身后,站在城门口继续迎着尾风吃尘土。
作者的话:明天完结  亲们终于不用再继续辛苦的追了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