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六十一章
作者:听风叙 [更新时间] 2017/11/6 0:21:30 [字数] 3510

“不可能!”

乌兰吉雅不敢置信的吼道。

“怎么不可能?”

本来不过是随意提到特穆勒想要刺激她,此时看那眼眸里不敢置信的绝望,哥舒明朗不由得有些好奇乌兰吉雅跟特穆勒的关系。

“你跟他···”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房间门已经被人撞开,文天律一身戎甲从外面闯了进来。

“哥舒明朗!”

大战告捷,文天律马不停蹄的往回赶,一心想跟那人分享自己胜利的喜悦,结果刚进肃雨阁就见外面侍卫倒了一地,屋里又没有任何的响动,心都吓凉了一截,不顾一切的闯进门来,还好那人完好无损的站在眼前。

视线左右扫过确定那人无事,先前无形中压在胸口的沉重这才算散去,定下心看了眼屋中的情形。

“怎么回事?!”

“没什么,抓了个刺客。”

问话被人打断,哥舒明朗收回折扇,指指被自己定在榻前的人。

“乌兰吉雅?!”

文天律挑了挑眉,看着被定住身形依旧摆着之前攻击姿势的人,再开口语调里已经带了冰渣。

“你倒是真按捺不住性子,这么急着跳出来送死吗?”

见文天律看到自己丝毫不显惊讶的模样,乌兰吉雅俏丽的脸上阴郁到了极致,她自以为一直隐藏的很好,如果不是当初特穆勒用密令召唤,她相信绝对不可能有任何人察觉到她的身份。

“你们早就知道是我?!”

“怎么会不知道?不然又怎么能用你的情报把你的好情人一网打尽呢?”

文天律笑着将马鞭扔在桌上,拍拍戎甲上的尘土,随意的坐在榻上,看着僵在原地的人,只是那脸上的笑容里颇多了些邪恶的意味。

“说来本王还得好好感谢你呢,如果不是你,这次清剿怎么能如此顺利,看着那帮蠢货争先恐后的往陷阱里送死,本王也很无奈啊。”

文天律此时会出现在府里就说明外面他们的布置早已是大势已去,乌兰吉雅心头涌上绝望,咬紧了嘴唇不再出声。

“乌兰吉雅,本王一直很好奇,本王自认对你不薄,你怎么就这么巴望着我死呢?本王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就算跟了别人,卢达布充其量不过是一部首领,他的女人一向不少,既不会独宠你一个,也不可能给你尊极人上的王妃身份,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文天律如此语带讥讽的提到卢达布,只怕那人已是凶多吉少,想到当初那青梅竹马的恋人,乌兰吉雅已经顾不得形象,红着眼眶吼道。

“你懂什么?!什么亲王妃我根本不稀罕!如果当初不是兄长极力劝说我根本不可能嫁给你,亲王又怎样?可汗又怎样?你们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你自以为自己有多体贴,其实你才最让人恶心,一想到你跟他两个男人厮混在一起我就想吐,可偏偏我每天还要强迫自己对你笑面相迎!你能理解那是一种什么感受吗?”

因为她的话屋中两个男人一时沉默,文天律瞄了哥舒明朗一眼,见他沉着脸没说话,寂静的室内,夹了个乌兰吉雅,两人之间气氛无形中多了几分尴尬难堪。

不想让自己跟哥舒明朗之间这种尴尬延续,文天律摸摸鼻子笑道。

“你想多了,本王跟他清白着呢,不过是做做样子骗骗你们这些蠢货而已,没想到还真有人上当。”

“骗子!”

乌兰吉雅根本不相信他这说辞,怒急吼了一句,一开始文天律还会夜宿西院,可后来的时日,除了外出归府后根本每日皆宿在肃雨阁,说他跟人清白,谁人会信。

“这有什么好骗的,你跟卢达布也是蠢,达木今看不出来也就算了,你连那么机密的情报都能偷出去,这些反倒没看出来,你不蠢谁蠢?”

文天律嗤笑道,想来乌兰吉雅精明聪敏,情报都能偷出去,却偏偏漏看了最终要的事。

本就对两个男人在一起感到恶心,乌兰吉雅又怎么可能去深入的察看,况且文天律在外的表现对自己的男妃非常上心,偶尔碰见两人一同出入,也是表现的对哥舒明朗体贴入微,而且身为正妃哥舒明朗又独居东院,身边亲卫防护严密,想深入探查势必会惊动守卫,而且谁没事会跑去听两个男人的墙根,这也成了乌兰吉雅最疏忽的地方。

看着文天律坦然的模样,只怕事情真如他所说那样,乌兰吉雅心中暗恨,却已是无济于事,只能咬牙道。

“你把卢达布怎么样了?”

“没怎样啊,他既然想要本王的命,本王又不想死,只能要了他的命了。”

文天律也不隐瞒,反而好整以暇的摊摊手。

“沙今达律你不得好死!”

听闻兄长跟情人接连丧命,乌兰吉雅已是愤恨到了极致,咬牙咒骂道。

“本王要怎么死你是看不到了,不过你要怎么死本王倒是很清楚,而且你放心,你一定会死在本王前头。”

“可汗不会放过你的!”

乌兰吉雅恨不能上去撕了眼前的人,可偏偏被点了穴道不能动,只能暗恨的咬碎一口银牙。

“嗯,谢谢提醒啊!本王等着呢,不过那也得达木今还有命在才行。”

文天律十分欠扁的眯眼一笑,挥手招人将乌兰吉雅跟那死透的同伙拖了出去。

碍事的人终于被拖出房间,斛裕也将被迷昏的花儿带了出去救治,房间里只剩文天律他们二人,想到刚才的尴尬,文天律往哥舒明朗身边凑了凑,未说话先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

看那人笑的一脸灿烂,想到每次看见这人这样笑一准没好事,哥舒明朗本能的戒备,不着痕迹的往后仰了下身子。

“你又想怎样?”

哥舒明朗越是躲他,文天律越是又往前凑了凑。

“也没想怎样,就是被乌兰吉雅那么一说,我突然有点想跟你不太清白了。”

“神经病!”

将快凑到脸前的那张脸推开,哥舒明朗直接翻给他一个白眼。

“怎么就神经病了?咱俩真有点什么不好吗?好歹我也是堂堂亲王,就算收了我你也不吃亏吧?”

外患已除,借着刚才的话题,文天律也有了逗人的心情,尤其是看到当初自己为防万一,要他暂行躲避的人,毫无动摇的留守王府,心中更是多了几分不可言明的高兴。

“不要,谁会没事给自己找不痛快,收一个嘴贱抽风的笨蛋。”

见文天律有闲心跟自己开起了玩笑,知道外面的事情应该是解决了,哥舒明朗也放松了一直紧绷的心绪。

“喂!干嘛说的这么难听,嫌我嘴贱抽风,我都没嫌你刻毒冷漠瞎讲究有洁癖呢!”

虽然自己性格不好文天律也知道,但被人嫌弃成笨蛋却是不能容忍的,忍不住就怼了回去。

“既然我这么多缺点,亲王殿下还是离我远些的好。”

挥挥衣袖想将那犹自纠缠的人赶走,下一刻却被人拽住了衣角。

“别啊,我还没说完呢,以前不觉得,现在我突然觉得你这些毛病我都挺喜欢的,嗯?要不你真考虑考虑跟我在一起得了?你想啊,我一亲王,跟我在一起好处多着呢,不说别的,单这玉池城我就能你分一半,而且这次要是最终事成,我的地位自然会更加崇高,到时候我手握重兵,你要是真看那唐皇不顺眼,大不了我举兵压境帮你灭了他。”

几乎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文天律,要亡一国岂是如此草率能成,要杀国主岂是如此简单可行,哥舒明朗忍不住又白了那又开始说胡话的人一眼。

“得亏你不是突厥可汗,不然突厥肯定早亡国了。”

“我说真的呢?突厥与大唐近年来势均力敌,虽说前几年打下来,胜负各有,可你别忘了大唐边境上还有一方虎视眈眈的回鹘呢,突厥要是真跟回鹘联手,要覆大唐也不是完全没可能的事。”

掰着指头跟哥舒明朗讲明厉害,文天律说的自信。

启不料,他这话才刚说完,哥舒明朗已经冷下脸来,一把将那犹自拽着自己衣袖的人甩开,冷声道。

“文天律,我是汉人,我父亲兄弟皆是汉人,我的家就在大唐,那里是我的根,我的故乡,如果你真要开战,你我便是势不两立的敌人。”

眼看这人真的生了气,文天律赶紧收了说笑胡闹,软声道。

“唉唉,别生气啊,我说要去攻打大唐也是为了你啊,你既然这么在乎那里我自然是不可能动手的。”

“以后别拿这种事开玩笑。”

知道文天律不过也是嘴皮上说说而已,哥舒明朗还是冷着脸甩了他一记白眼。

“好好好,不开玩笑,但是咱俩的事你要不要好好考虑一下?”

文天律皮着脸又拐回了之前的话题。

被这人赖皮的缠着不放,哥舒明朗果断拒绝。

“不考虑!”

“为什么!”

想自己堂堂亲王却被人如此嫌弃的拒绝,文天律不由得叫道。

“我不要收一个神经病。”

哥舒明朗毫不留情的道。

“本王聪明着呢,哪里神经病了?你···你想想本王的好处,人好,钱多,有权有势,怎么看都是伴侣的上上等人选。”

文天律恨不能掰着手指给眼前嫌弃不开窍的人细数自己的优点。

“如此上等的亲王殿下还是留给别人吧。”

不想在理那还在疯话的人,哥舒明朗干脆转身打算去休息,他白日忙着处理事务,晚上还陪一个刺客闹了半宿,眼下难得没了心事,实在不想再去理一个又开始抽风的王爷。

“别啊,本王现在就看你顺眼,就想给你。”

“消受不起。”

看着那人撩开纱帐准备上床休息,文天律又颠颠的跟了上去。

“那不成!咱俩现在好歹也是挂名夫妻,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这几年处下来,咱们这都快几生几世,你可不能这么无情啊。”

“赶紧滚!”

“就不滚!”

落下的纱帐内争吵斗嘴犹自不停,虽然一个言语刻薄冷情,一个嘴贱无赖,但这一夜到底是没听见欠抽亲王挨揍的声音。

死皮赖脸的上了床,抱着自己孤零零的被子,文天律心想烈女还怕缠郎呢,这厢事了,自己有的是时间跟耐心跟他耗,一年不行两年,两年不行那就十年,十年不行那就一辈子,反正他是下定决心跟这人耗上了,毕竟能入自己眼的人不多,更何况这个人不光脾性对自己胃口,更是难得的凤麟人物,当得起自己付诸一生。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