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六十章
作者:听风叙 [更新时间] 11/5/2017 12:27:19 AM [字数] 2974






日子一天天过去,府中的气氛也越发的凝重,王爷此次出兵,虽说镇压却形同谋逆,成功则府中全活,失败则一府全死。

入冬后,风雪也就成了这塞外的常事,晴朗不过三日的天气又开始阴沉着飘起了雪花,自从文天律走后,哥舒明朗已经不在出府,暖阁里备着炭炉,桌上的水仙枝叶青翠,还未即年关,花蕾已经绽了出来,大有盛放的态势。

天气太冷,巧儿便温了酒水,让入冬就总是手脚冰凉的公子喝些暖身,无人对饮亦是趣事,哥舒明朗便就着窗外雪景小饮几杯。

刚喝几口,影子就顶着一头雪丝匆匆进来,对着软塌上的人微一抱拳,压低声音道。

“公子!边境出现大批身份不明士兵!”

放下手中酒杯,哥舒明朗心道,终于来了。

“几时探到的?”

影子低声道。

“今早寅时末。”

边境距离这边路途不近,现在又大雪封路,这消息传递的自然就慢了些。

指尖在杯沿轻轻滑过,哥舒明朗微微垂眸,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放出消息!”

“是!”

影子赶紧领命而去。

看着窗外纷飞的雪丝,哥舒明朗呷了口清酒,这消息来的稍晚,但愿文天律赶得及。

亲王在外战事如何,府内的人并不知晓,主要是府中大多数人对亲王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而且交战地点甚远,玉池城又有重兵守护,即便有战局消息传回王府,多半也不会被下人知晓,所以府中除了气氛压抑了些外,平日作息并无二样,因为王妃开始主事,府中大小事务都交到东院,不能出去,处理完事务,哥舒明朗只能自己寻些事情打发时间。

白日里处理府务甚是无聊,用过晚膳,哥舒明朗便着人找来一本棋谱赏读。

低头翻阅着手中的棋谱,他看的专注并没察觉静谧的房间内不知何时飘荡起一股淡淡的香气,身后的花儿只觉得脑中一片晕眩,本来还想强打起精神伺候主子,结果身子晃了两晃,直接一头栽倒在地上,随着身后的人栽倒,哥舒明朗也像是撑不住一般,身子微微一晃,手中的书册滑落桌上,身体一倾,重重的摔在了桌上。

两道黑影悄无声息的滑进房间,盈盈烛光下,来人皆是黑衣黑裤面蒙黑巾,只是这两个黑影却都身材略矮,腰肢纤悉,不比寻常男子强壮,像是确认房间内的人确实中了迷药,其中一人抬脚轻轻踢了踢倒在地上的侍女,见人被自己踢动都毫无反应,两人这才悄悄向着木榻靠近,提在手中短刀闪着微蓝寒光。

木榻上的人毫无防备的倒在矮桌上,对临近的危险毫无所觉。

眼中闪过几分狠毒,其中一人扬刀砍向桌上昏睡的人,刀锋狠厉意在将人一刀毙命。

“去死吧!”

明晃短刀向着颈边划来,本该昏睡毫无知觉的哥舒明朗突然微一侧身避开短刀,顺势转身抬腿一踢,将突袭之人踹开,身形舒展陡然从榻上跃起,挥袖就是一掌,将另外一人逼退,动作凌厉迅捷哪有半分中毒的迹象。

本来想着手到擒来的事却陡然生变,两人皆是一惊,同时撤招回防,先前攻击那人见一击不中,手中短刀就势一变,再次全身扑上,刀刀指指要害,明显是要不惜一切代价置人于死地。

刷的一声,抖开手中折扇,哥舒明朗一掌直袭来人下腹,同时展扇挡住那招招让人毙命凶刃,继而迅速仰身躲过旁边另一个刺客像自己颈间劈来的短刀,抬腿侧踢以攻为守逼退刺客攻势。

下腹挨了一掌,主攻的蒙面人身形顿时一退,脚下一错,身形迅速后退,让同伴趁机站于主位,挡下哥舒明朗后续的攻势,自己则从旁策应攻击。

以一敌二,而且后来换上这人明显身手更好,只不过三招,哥舒明朗就感觉出这人武功不俗,微微眯眼,不敢托大将精力更加集中了几分,以应对这突如其来的两个刺客。

眼下花儿昏在地上,屋里这番响动外面却没人进来,想来是那些侍卫都被这两人放倒了,而他怕文天律在外征战,玉池城再生变,这几日都遣了影子带人在城中严密监查,不然又怎会被这两人如此轻松闯入肃雨阁。

哥舒明朗武功多倾向于内功一派,功力注入折扇,小小折扇犹如精钢,挥动往来间,竟能处处阻住那砍来钢刀。

眼见久攻不下,两个刺客心中也是惊疑,这与她们平常所见完全大相径庭,如果不是眼前之人无论相貌举止确实就是她们所熟悉的“亲王妃”,她们都不禁怀疑眼前之人根本就是另有其人,谁能想到平日里病弱缠身的人竟有如此好的身手,合她们两人之力竟还不能将人置于死地,而且更让她们心寒的是,明明两人一开始还占了几分优势,随着哥舒明朗跟她们缠斗往来的招式渐多,交手换招间他竟慢慢将劣势扳回,甚至还处处牵制起两人。

本来还有心刺杀不成便撤走,结果此时处处被哥舒明朗阻住退路,想走已然不能。

眼看着处境堪忧,其中身手更好的黑衣人突然低吼了一句,短刀挥开斜劈而下的折扇,迎着那朝她胸前袭来的掌风,冒着被重伤的危险,突然合身扑上,为身后同伴创造了一瞬偷袭的空隙。

眼看着刺客不顾生死的朝自己扑来,哥舒明朗立时明白了她的意图,脚下急撤,腕上用力一甩,折扇瞬间展开飞旋而出,描金折扇在空中旋转滑过,犹如一抹金色圆盘,朝着紧跟在拼死想要制住他的刺客身后循着破绽提刀朝他腰腹袭来的另一人飞去。

折扇飞袭面门,后面那人本能挥掌抵挡,趁着这一瞬的空隙,哥舒明朗左手变掌为抓,拉着眼前朝自己扑来的刺客一卸一转,本要袭向他的钢刀,立时没入挡在自己身前那刺客的后腰,而且哥舒明朗并没给两人反应的时间,刀子没入的同时右掌瞬间挥出,带着十成十的力道拍在那人胸口,眼前之人立时倒飞了出去,撞在身后之人身上,继而滚落地上再没了声响。

扬手接回折扇,哥舒明朗手腕一翻,身形急动,折扇向前一递直袭另一个刺客的面门,丝毫不给她反应的余地。

手中刚刃直劈上描金扇面,只是让刺客没想到的是,本该极为脆弱的纸扇竟然生生将她手中钢刀截下,而且哥舒明朗变招极快,纸扇顺势一缠一抖,刺客手中那柄让人生寒的短刀,竟然被那小小的折扇卷飞脱手。

短刀脱手,偷袭之人心中大骇立时变招,弃刀换掌,尖利的指甲泛着幽光,照着哥舒明朗喉间抓去,只可惜她虽变招极快,但明显哥舒明朗并不想给她继续缠斗下去的机会,折扇一扬,长袖挥动间,那人直觉胸口一麻,身体立时僵在原地不能动弹。

一招得手,收回折扇,哥舒明朗抖抖衣袖,微微缓了口气,并没急着去摘那刺客的面巾,而是好整以暇的用折扇抬了抬那人还犹自抬着无法落下的手臂。

折扇映衬下,黑衣衬显出一双十分漂亮的手。

只是本该涂抹红色丹蔻的芊芊玉手上,此时正泛着幽幽的蓝光,跟刚才那柄短刀上的颜色几乎如出一撤,明显是在指甲上也涂了毒。

刺客全身黑衣,就连脸上都蒙着黑色面巾,而唯一裸露出来的杏眸此时已是目眦欲裂。

折扇轻轻一挑,那黑色面巾从刺客脸上滑落,哥舒明朗看着那张娇丽的容颜,微微歪头,启唇一笑。

“很不甘心吗?”

烛光映衬下那略为深邃的五官展颜一笑当真俊美至极,只可惜行刺不成反被拿下的刺客此时却根本无心欣赏。

折扇敲了敲掌心,见她咬牙不吭声,哥舒明朗嘴角笑容中带了一丝邪气,故意道。

“其实你也还不错,至少在我手上走了这么多招,要知道当初特穆勒可一招都没用上就被我擒下了,说来你应该感到荣幸,本公子可是难得陪人耍上几下呢?”

“你这个奸诈汉猪!”

本来以为是板上钉钉手到擒来的事,乌兰吉雅打死都没想到会被平日里看着斯文儒雅在外总是多以身体不便形象示人的人摆上一道,气的眼眶都红了,张口就骂,下一秒却被刷的一声打开抵在喉间的折扇压没了声息。

“你若想撒野,我把酒奉陪。”

折扇抵在乌兰吉雅脖间,哥舒明朗微微眯了眼。

“但我奉劝你最好把嘴放干净些,不然我是不在乎再换副扇子。”

看哥舒明朗好整以暇的模样,心中自知大势已去,乌兰吉雅咬着牙,不甘心的问道。

“你们把特穆勒怎样了?”

“哦,你说他啊···”

哥舒明朗微微拖长了音,继而一笑轻描淡写的道。

“杀了。”
作者的话:依旧是没有捉虫  稍微完善了一下过程就发了 还是那句话 有看不惯的亲哪里不对就请指出吧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