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五十九章
作者:听风叙 [更新时间] 2017/11/3 0:08:32 [字数] 3066
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文天律只能让斛裕悄悄去找。

好在侧妃大多清闲,平日里闲来无事,要么赏花看景,要么小聚闲聊,真没事的时候写写画画也是有的,不多时,斛裕就鬼鬼祟祟的抱着一堆皮帛木简糙纸进来了。

翻看着那些东西上面的字迹,哥舒明朗没抬头问道。

“如果这消息要传递出去,怎样对你那边的部署最有利?”

“嗯?”

一听这话文天律眼前一亮,刚要开口却见他摆手。

“写下来。”

突厥话哥舒明朗虽然现在能听懂大半,但对于文字却不精通,平日里更是不常书写,所以有些文字还是由人写下来最为精准。

文天律也不啰嗦,赶紧拽过一张皮帛把对自己有利的误导消息写好。

找了张跟截获的那条消息相同的皮帛,裁出差不多的大小,哥舒明朗一边翻看着乌兰吉雅的字迹,一边小心的在一旁的纸上照着临摹。

哥舒明朗在那边专心临摹,一旁的人也不敢出声打扰,只有巧儿时不时的上前挑高灯芯,保持灯光明亮方便他看写。

文天律在一旁左看右看也帮不上忙,又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怕害人分心,眼看着他也不是一会儿就能写好,干脆拉着斛裕去一边把之后要做的事再疏理一遍。

除了外室文天律跟斛裕的低声交谈,内室里只余下书写翻阅的声音。

房间内时间悄寂无声的划逝,从更鼓声声直到夜色深沉,内室一直没有声响,跟斛裕商讨完,文天律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原本想进去劝他不行就算了,可见那人在油灯下专注认真的侧脸,到了嘴边的话又咽回了肚里,既然他要是试肯定是有半成以上的把握,不管最终成与不成,单是他如此全心全力帮自己的这份心意已是足矣。

哥舒明朗把每个字都临摹了不下百遍,再对照着文天律写的信息写下来,如此反复十几次,最终才小心的撰写在皮帛上,确认无误才抬手递给一旁的人。

“看看,能不能蒙混过去。”

倚在桌边,文天律本还沉静在思绪里,听他出声,一个机灵站起身快步走了过去。

将两块皮帛递给文天律,哥舒明朗方才抬手捂了一下长时间低头而酸痛的脖颈。

看着手上两张皮帛上几乎一模一样的字迹,文天律眼瞪的溜圆,惊讶的半响才感叹道。

“你还真是什么都会。”

一旁的斛裕闻言也探头看了一眼,看着两张皮帛,一向沉稳的人也不禁张开了嘴,眼睛中满是不可置信,而之后再看哥舒明朗的时候,眼神明显比之前更加崇敬。

“别废话,行不行?不行再改一下。”

说起来他这模仿别人笔迹的技术还是当初拜静王所赐,为了伪传旨意调动训练营的私兵,他没少在模仿别人字迹上下功夫,没想到,换了个身份,这技术居然再次派上了用场,比起文天律跟斛裕的喜出望外,哥舒明朗却不禁在心中自嘲,自己这是跟帝王有多大的仇,在中原帮着静王谋反唐皇,现在来了这万里之外的突厥,居然还是帮着亲王谋杀可汗。

“行,太行了,斛裕马上按着他们传讯的方式把这条讯息传出去。”

恨不能蹦过去抱着人狠亲几口,文天律将那张伪造的皮帛交给身后的斛裕。

“是。”斛裕捧着那张皮帛快步走了出去。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夜晚不比白天,油灯下长时间盯着那些蝇头小字看下来,眼睛酸涩的厉害,抬手捏捏鼻梁,哥舒明朗还是有些不放心。

“按原计划,明日卯时出发。”

见他手捏的用力,知他方才费了不少精神,文天律拿过棉帕从茶壶中倒了些茶水浸湿,给他按在眼睛上,好在知他爱喝茶,房里的茶水总是温烫,不会让人觉得冰冷。

“那不是还剩不到两个时辰?”

被那温暖带着茶香的巾帕捂住眼睛,哥舒明朗随手接过在眼睛上按揉,茶能明目,虽然文天律做的粗鲁,倒是真让他酸涩的眼睛舒服不少。

“不要紧,来得及。”

时间虽然仓促但好歹还是能睡上一些,便是不能睡,文天律也不在意。

“那早些休息吧。”

揉过眼睛,哥舒明朗放下帕子,唤巧儿换掉明灯,明日文天律出行在即,能多睡一刻养足精神才是最重要的。

躺在床上,身边的人呼吸匀称气息绵长,显然已经睡熟,而一个多时辰后就要出行的人却难得没有入眠,反而侧身看着身边熟睡的人,半响微微侧身探头往他脸上挨了挨。

“若这次不死,我就陪你回中原去好了。”

他说的声音极低,睡梦中的人并未听到,但就像一句承诺,文天律内心里极其霸道的将两人拴在了一起。

若我死了,就放你自由,若我不死,就陪你一起。

次日卯时,文天律带着斛裕跟十六骑卫整装出发,玉池城十五里外,大军已经集结待命,此次成败在此一举。

而亲王走后,叶护府也同样不太平,原本养育小王子的工作是由阿丽娜操持,但文天律走后,哥舒明朗直接下令将小王子交由乌兰吉雅侧妃抚育。

阿丽娜本就因为亲王要去跟自己表哥交战而内心惊惶不安,此时又被夺了抚育权,当即闹了起来,带着人就冲到了肃雨阁前,结果却被文天律留下的亲卫直接挡在门外,并宣王妃口谕,如再喧闹,府规处置,见不着人又喧闹无果,阿丽娜最终也只能啼泣着去找管事老额么。

老额么怎么安抚的阿丽娜哥舒明朗并不清楚,不过倒是没再过来闹过,这倒也省了他不少事,至于把孩子交给乌兰吉雅,自然有他的用意,一来既可以安了乌兰吉雅的心,分散她的注意力。二来王子过去身边跟着的人不少,也能一定程度的限制她再继续往外传递消息,毕竟现在文天律在外情况难测,直接处死她并不是好办法,而且她现在贵为侧妃,不能轻易动她,未免打草惊蛇,这个女人暂时还要留着。

文天律走后第三日,天公不作美,低沉的云层凝聚了半天,竟飘飘荡荡的下起雪来。

站在雪中,任由那雪花落在肩头发梢,哥舒明朗拢了拢肩头的狐裘,伸出手掌接了一片那飘落的雪花,心道,这雪下得可不是时候。

“公子,雪大了,回屋吧。”

眼看着那墨色的发梢上落了积雪,影子不禁出声道,自从自家公子被老王爷断了手脚,可能是长久的印象使然,他总觉得公子的身体恢复后也比以往稍弱了些,忍不住想提醒。

“那边也开始了吧?”

那微凉的雪花融在掌心,化成水珠,哥舒明朗没动身,反而随口问了一句。

“算着时间应该是了。”

心中估算了一下行军脚程,影子点了点头,见公子依旧站在雪里没有回屋的打算,想了想又小声问道。

“公子是担心亲王?”

“这事既是做了就没有回头的余地,无所谓担不担心。”

早就知道跟了文天律来这突厥,就是拿性命赌博的事,文天律这事必然要做,要么生要么死,没有第三种结果,天时地利人和,把所有能想到的都做好,成与不成端看的是命运是否成全,担心只是无用的东西。

“那公子是否真按王爷说的,即刻撤出玉池城?”

想到文天律临走时的吩咐,影子不禁问道。

“哼,我还没怕事到那种地步,人生不过如同一场博弈,不是每个人最后都能成为赢家,端看你走的每步是否精彩。”

哥舒明朗嗤笑了一声,文天律安排的很详尽,他怕达木今使诈调兵是假留有后招是真,临走前曾嘱咐他,他发兵走后,就让哥舒明朗即刻带着他的人撤出玉池城,如果达木今安排人趁机偷袭玉池城,玉池城防御不敌,哥舒明朗也不至于陷在城里面临危险,城里的守将他都已经吩咐好了,并不会为难哥舒明朗的人,不过对文天律这话,哥舒明朗并没打算照办执行,正如他说的,这就是一场博弈,尽善其事,豪赌一场,生死有命。

而且最重要的,就算他逃回中原,如果文天律失败,那他即便侥幸活下一命,同样也是失败的丧家之犬,即便活着也会抱憾终身,而且逃也不是他的性格,他根本不可能在现下这种关头舍下文天律自己出逃,从相遇到相识,再到后来的协议盟约,他跟文天律也算是相处了几年,这多么时日相处下来,各种情义纠葛太深,与远避中原其苟且偷生,倒不如留在这里坐观事态,虽然两人现在算是遥隔百里,但也算是同进共退,再说,他一直觉得文天律不像那种会早死的人,毕竟好人不长寿祸害遗千年,文天律那又贱又坏十足讨人嫌的性格实在不像个好人,况且他一向觉得自己的赌运不错,这次把宝压在文天律身上,他觉得胜出的机会很大。

劝不动自家公子,影子也就没再说话,跟随公子多年,公子什么脾性还是知道的,既然公子不走,那他们自然也要留下来的。
作者的话:文已经全部码完了   现在也只是往上贴文而已  所以有意见的亲只管提吧  咱们慢慢审视修改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