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185
作者:童言笑 [更新时间] 2017/10/4 2:35:51 [字数] 2100
185

奎瑟没有顺着缆绳下到洞底,而是在中途停在另一个平台上,钻进深处摸索什么东西。恩诺接近的时候感受到了一股难闻的臭味,像是腐肉的味道,又有一些类似鱼虾的腥味。
“你可以不用进来。”奎瑟点燃火把扔给他,自己蹲在里面从散发着恶臭的坛子里面舀出烂泥一样的东西,放进旁边的小罐子里。装满后又从怀里掏出一小瓶液体倒进去,用力搅了搅,然后才用木塞把小罐子封住。

“这是什么?”恩诺猜是捕捉地精所用的“饵”。就像钓鱼需要鱼饵,猎人在对付一些麻烦的猎物时,会用特定的饵料将它们吸引到便于捕猎的地方。
“这是用来吸引地精的东西,味道很难闻,但是它们很喜欢。”奎瑟将罐子系在腰间,“主要是由淤泥、腐烂的鱼和一些地精的内脏发酵出来的。每次我会在里面加上一些从商人们那里弄到的麻药,虽然效力不大,但陷入缠斗的话可以让它们的行动稍微变迟缓。”

“这下面还有多深?”此时宽大的洞口已经变成了一个微弱的亮点,光线根本照不进来。
准备完毕后,奎瑟攀住缰绳继续下潜:“我也不知道,最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淤泥,如果是人掉进去几乎没有活着上来的可能,所以我们要把地精吸引到可以站立的地方。”
恩诺跟紧奎瑟:“看来难度不小。”
“具体情况还要亲眼见过才能明白,你要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到达最后一个平台之后我负责吸引它过来,照明的事就交给你了。地精不喜欢光,所以要和它保持一段距离,如果离得太近它可能会逃跑。”
“我明白了。”他爽快地接受了任务。

两人继续顺着缰绳下潜,经过几乎是相当于之前两倍距离的深度,终于到达一个比较大的平台。说是平台其实并不平整,更像是一块嵌在石壁上的大石头,表面凹凸不平,而且外侧向下倾斜,想要站稳有一定的难度。
落脚之前,周围的震颤已经相当强烈,水汽也越来越重,空气中好像漂浮着一股雾气,火把的照明变得十分有限。

这里的环境比预想的还恶劣,恩诺沿着平台的边缘走了一遍,确认可以行动的范围。
“怎么样,这地方挺吓人吧?”奎瑟也不急于引诱地精出来,而是到处确认岩壁的状况,“我第一次带艾克里特来着的时候,他连路都不会走了。”
“那时他还小吧?”尽管接连爆发过争吵,他还是能看得出艾克里特和奎瑟的感情很深厚,应该相处了有一段时间了。
“没错,那时他才十五岁,却是个不服管教的自大小鬼,下来一次就老实许多,不过能派上用场也是最近才开始。”

没在险要的地方发现裂痕,奎瑟走到平台的一侧:“我要放饵了,你最好站远一点,以免被撞下去。”
恩诺应声退到平台中央靠里的位置,看着对方打开罐子,顺着岩壁向下倾倒出一小部分泥浆,然后又收好罐子,也迅速站到里侧安全的位置。
两人安静地等了一会儿,便听到哭嚎般的吼声从下方传来,身边不断有碎石掉落,仿佛整个岩洞都开始摇晃。

“注意,来了!”奎瑟小声提醒,话音刚落就有一团巨大的黑影冲上平台砸在他们面前,并且扭动着朝奎瑟扑过去。
恩诺听从指示没有靠得太近,保持着稳定的距离,跟着地精的移动轨迹行动,以确保能有少量光线照到地精身上。
很快奎瑟的长矛便顺利刺中了地精头部,然而这道伤口对肉质肥厚的地精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对方除了扭动了几下并没有太大影响,对奎瑟也是穷追不舍。

奎瑟把装饵的小罐子丢向反方向,借着地精追逐罐子的机会,与它擦身而过拿回了长矛。地精刚吞下罐子,便马上调转方向来找奎瑟。
顺利拉开距离后,奎瑟则又用长矛对准了之前的伤口,刺中再拔下如此反复。

这样的方式并不怎么有效,僵持下去只会变成持久战,而且地精的移动给岩壁和平台造成很大压力,时间越久,岩石剥落得越厉害。
不过随着观察,恩诺发现长矛每次都刺向同一个位置。他不太明白这么做的目的,不过既然奎瑟坚持不懈地这么做,一定有理由。

猛然间,长矛再次刺中伤口附近,可这一次地精却激烈地挣扎起来,奎瑟抓准时机跳上地精,握住长矛用全身的重量向下压,顺利刺穿了地精的身体。
地精一边嘶吼着一边垂死挣扎,扭动身躯想把长矛和奎瑟都甩下去。
奎瑟见势没有继续角力,直接跳开任由它在平台上翻滚,毕竟有横穿头部的长矛在,地精没有反抗的余地,没过多久便动弹不得了。

但崖壁的晃动却没有因此消失,反而更加激烈。
“糟了,还有!”奎瑟的反应很快,立刻跳上地精去拔长矛。可即便如此也来不及,另一团更加巨大的黑影已经笼罩过来。
“快躲开!”奎瑟甚至来不及找恩诺的位置就不得不放弃长矛,滚进岩壁中的缝隙里。紧接着有什么沉重的东西接连砸到平台上,堵在缝隙之外。
随后晃动戛然而止,连地精的低吼也消失了。

“恩诺!”奎瑟看不到外面的情况,焦急地推开堵住缝隙的东西,触感柔软、滑腻又带有韧性,竟然是地精的尸体。
这时恩诺举着火把走过来:“你没事吧?”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奎瑟看他一脸轻松就知道危机已经过去,“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想办法割掉了它的头。”恩诺拍了拍刚才堵住缝隙的地精头部,“这条可真粗。”
奎瑟用手量了一下头的尺寸,是第一条的两倍粗:“这应该是十年以上的地精,你是怎么做到瞬间把它的头割下来的?”
“用我的武器,不过这里不太好说明,还是等处理玩这些再说吧。”恩诺建议道。
“你说的对。”眼前这两条地精的尸体足够他们忙一阵,尤其是十年以上的地精,靠缰绳根本带不上去,奎瑟也只能按耐住好奇,“我们得先把它们搬上去。”
作者的话:大家双节快乐!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