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五章
作者:听风叙 [更新时间] 8/24/2017 11:37:40 AM [字数] 3184

朝堂之上风云万变,掌权者肃清朝野,朝野上下人人自危,一众官员惶惶不可终日,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平日里跟静王过往从密的那些人员,一时间朝堂上下皆恨不能跟静王撇清关系,往日求而不得见门庭若市的静王府,这些时日下来更是萧条清冷,静王闭不见客,世子整日往来宫中,说是商讨国事,不过是变相监视的幌子。

听着属下桩桩件件事无巨细的禀报完,哥舒在夕阳映透的窗下做了许久许久,自己派去的人,父王避而不见,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仿佛从未跟他有关系,黑火过后,他将手中事项转交到影子手里,仅仅几月时间,名下势力产业都被一股莫名强大的力量打压着,往常轻易就能解决的事,现在却要颇费些功夫,而且他虽忧虑,王爷却并不配合,除了焦急一时间却毫无办法。

端着晚饭进来,温恬儿本想劝人吃些,却被无声拒绝了,见那人都已这般模样还是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泪水终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明朗,王爷都已害的你这般,你还是放不下他吗?”

“他···终归是我的父亲。”

温恬儿的怨、的恨、的怒、的痛,哥舒再是清楚不过,虽大部分都是自己造成的,可终归还是为了帮父亲完成霸业,于己,他从没利用她半分,他清楚,恬儿也清楚,所以恬儿才会破除万难留在自己身边,但受过的伤痛终归抹不去,为了感情能有宣泄的地方,这份伤害带来的痛楚就被成倍的加诸在了静王身上,一句父亲,终将两人和缓的关系再次敲上了一条裂缝。

就像他说的他爱自己的父亲,痛失母亲,颠沛流离的童年生活,让他渴望父爱,渴望亲情,从小乞丐到十九百一赌坊的老板,习武学文,琴棋书画,才情谋略,他都要求自己做的尽善尽美,外人看他如贵公子般举止儒雅风度翩翩,其实不过是不想让父王那尊贵的身份蒙暇,之后不择手段的希望引起父亲的注意,也只不过是想让父王承认自己是他的儿子,只不过他终归是用错了方法。

人总是站在了局外才会看清局内的迷茫,时至今日他才发现自己当初竟是用错了方式,也对错了人,从手脚俱废的痛苦绝望中挣扎出来,他一直在想,世上如果有如果会怎样?

如果有如果,凤翔跟父王之间,自己会做什么选择?这个答案自始至终没有变过,凤翔,自己的痛苦难过,悲伤喜乐都来自于这里,这里是他的根,他的家,他很爱自己的父王,可比起父王,没了根没了家,没了凤翔,那他就真的是一无所有了,两者选其一,他终归还是选择了对不起自己的父王,而恰恰是他的选择无疑给了父王计划事败最沉重的一击。

“明朗,算我求你好不好?你不要想了,咱们隐居在这里过自己的日子,凡尘俗世都与咱们无关,你我俱已伤至如此,我不求荣华富贵锦衣玉食,就想跟你平平静静的安度余生,你就当这是我此生唯一的奢望成全我好不好?”

成串的泪水止不住的滑落,一张梨花带雨的俏脸看的人心疼,她对哥舒本就爱的卑微,哪怕哥舒早已不再是当初的哥舒,她也依旧习惯用卑微的姿态乞求,而不是强硬的逼迫,可最终她也没能得到想要的答复,一声淡淡的叹息,那一夜,她的泪水打湿了半边枕头。

日子又平静的过了几日,这天吃过早饭,哥舒便招来影子,说是好久没有走动,想让恬儿跟他一起回凤翔城走走,顺便采买些日常生活用的东西,毕竟恬儿是女儿家,影子这些粗野汉子的又哪会买女人家需要的东西。

欣然应下,温恬儿简略收拾了一下,跟着哥舒上了影子牵来的马车,只是那欣然的表情下却藏着一抹忧虑。

马车一路驶进凤翔城,褪去了曾经的奢靡华丽,朴素而来的两人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

马车停在淘淘居门前,影子小心的把温恬儿扶下车送到门口。

“恬儿,我行动不便就不陪你了,你自己挑选,选完让人送到赌坊,我去那边等你,顺便看看赌坊里的情况。”

“明朗。”

不知为何,温恬儿心头涌起一丝不安,下意识的想回马车,脚下一绊,幸亏影子扶的及时。

“怎么了?”

“要不今天先不买了吧?反正、反正家里现在还不缺,我陪你去赌坊吧,你身边终归需要人照应着,影子铭刀又粗手粗脚的,我怕他们照顾不来。”

温恬儿不安的捏捏手指。

“好啊,你不想买,咱们就一起去赌坊。”

隔着车窗,哥舒声音依旧温朗,也带着对她时独有的温柔。

温恬儿心中一喜,刚要上车,却车厢里传来一声轻微的喷嚏声,继而是一串低沉的咳嗽。

“明朗!”

看不见那人的情况,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让她发慌,焦急的摸索到车厢边,便要上车,却发现那人为了方便她探查已经体贴的偎到了车门边。

“我没事,你呀总爱担心。”

温恬儿还没接话,身后的影子已经先一步出声。

“公子,这早晚天气渐凉,你实该准备些狐裘大氅,万一着了凉病情又要反复了。”

“多嘴!”

轻斥了影子一声,哥舒转头对温恬儿温和的笑笑,哪怕她看不见,他的笑容也从不对她吝啬。

“恬儿,上车吧。”

“啊,要不我还是不去了,反正赌场的事我也不懂,我在这边帮你挑几件衣服好了。”

暗道自己多心了,温恬儿更挂记影子刚才无意的提醒,家里现在确实短缺些过冬的衣物,尤其是哥舒身体大不如前,当得要准备些保暖的皮裘。

“这样啊,那你自己小心,买完东西让桃夭夭送你过去知道吗?或者让铭刀过来接你。”

自从两人在一起,哥舒就对她十分迁就,似乎是要将从前的份都补偿回来一般,只要她开口,他就从未拒绝过。

“你不用担心我,我知道该怎么做的,倒是你别太操劳了。”

不放心的嘱咐,温恬儿对他的事十分上心。

“嗯。”

鼻音拖着温柔的声调,俊眸眷恋的看着那移步进门的倩影,直到那背影消失在门后良久,目光还痴痴的看着不忍离开。

“走吧。”

低沉的嗓音带着无限的眷恋跟叹息,马车缓缓而动,只是满心欢喜为爱人去挑选过冬衣物的温恬儿却不知道,这一离别竟成了两人今生的永别。

马车停在凭栏巷梧桐居。

“哥舒公子别来无恙?”

看着那登门的人,文天律弯了弯眼。

“有恙无恙都不牢你费心,我来也只是为了你的那笔买卖。”

让影子扶着做到桌边,哥舒明朗面色沉郁。

“唉,别这么说嘛,如果这笔买卖真谈成了,日后你的有恙无恙可都与我息息相关,为了我以后的成事,我总要好好照顾你的。”

文天律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对他的态度丝毫不以为意。

“无耻!”

恨不能甩袖一走了之,但一边是父亲,一边是爱人,哥舒明朗知道今日这扇门只怕进得却走不得。

“呵呵,无耻可是我的本性,以后习惯就好。”

下颌再次绷紧,除了嬉皮笑脸的汤驰,他还真的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努力平复胸口的起伏,哥舒明朗决定不去理会这人嬉笑。

“我既然来了,咱们就把事情摊开来谈吧。”

“好啊,我的价码就是帮你保下王爷跟温恬儿,而你要做的不过是借用你的身份跟势力保我回突厥无恙。”

文天律笑的像只狐狸,话语间却也坦诚。

“其实我也是迫不得已,我那王兄虽位高权重但对我一直忌惮有加,我封王,他怕我造反,我领兵他又怕我谋权,可人谁又能不为自己打算呢?我本没什么野心,倒想交了兵权卸了朝事,一心做个闲散王爷聊度今生,可这位子坐的高了,总是招人眼,我虽无害人之心,却也不得不防别人害我之意,为了不招我皇兄的眼,就只能出此下策委屈你了。”

“既然我应了你的提议,虚话就不必说了,不过丑话咱们先说在前头,我对男子无感,既是做戏,该有的分寸你该知道,若招了我恶心,莫怪我翻脸毁约。”

“这是自然。"
 
文天律痛快的点头,哥舒明朗答应的如此痛快让他欣喜,只是转念一想,又有些不对。

“呃···我想你是不是有点误会了,我虽喜欢美人,却并不喜欢男子,硬邦邦的臭男人又怎比得上女子的软玉温香,咱们合作只是迫不得已的权宜之计,这样,我跟你约定七年,七年之后我这事无论成与不成皆放你自由如何?”

“这话可做数?”

早已做好了余生被圈俘的准备,却不想还有峰回路转的余地。

“自然作数!”

“好,如此一言为定,不论之后你要做什么,我都竭力帮你,但七年之后你我分道扬镳互不相干。”

“一言为定,合作愉快哟。”

想要人为你做事,恩威并施是很重要的,他本就没有圈养一个男人的意思,尤其是哥舒明朗这样一个男人,七年的时间是自己的上限,也是自己顶头那位的上限,孰胜孰败七年的时间自然已见分晓,届时自己这也是卖个放他自由的人情,两人本就是合作关系,有时候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来的安心。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