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四章
作者:听风叙 [更新时间] 8/24/2017 2:51:40 AM [字数] 2743
“想必公子手下眼线通天,一些寻常的消息就不用我说了,王爷图谋不小,贵朝当权者虽稍显平庸,但卧榻之侧又岂能容许他人觊觎,这些时日朝廷权利更迭,想来当朝唐皇也是下了狠心整治,拥护王爷的重臣虽也不少,但毕竟真正的话语权还是在手握皇权的那位手里,要杀要留不过一句话的事,朝堂看似平静这些时日王爷的心腹早已被剪除大半,王爷虽贵为皇叔,可论才智权谋天下无双,唐皇又岂会容忍猛虎在侧。只怕剪除王爷羽翼后,最终终会对王爷下手,我听说前些时日唐皇已经拟了明旨,赞扬世子李天昊睿智端方,果敢聪捷,而且已到弱冠之年,要让王爷禅位于世子,静王功绩彪炳,战功赫赫,按理说静王世子另行封王并无不可,可偏偏唐皇却是让他承袭王位,这其中用意就不用我多言了吧?”

皇上为何这么做自然是为了彻底消除静王手中的权利,这白痴都看的明白,当初黑火被灭,父亲苦心孤诣的心血被毁的彻底,如若不是自己跟李天昊他们碍事,现在的掌权者只怕早已是自家父王,可当初在凤翔跟父亲之间,他还是选择了保住凤翔,他曾以为以父王权势,纵使不用火焚凤翔以后同样有机会再谋夺权,却忘了父亲这些年为了这场天火谋划了多久,黑火计划失败父亲又折损了多少精锐,元气大伤的父王又怎是那位位高权重的对手,眼下父亲只怕已被逼到绝境,自己虽废但手下的势力却未折损,即便如此父亲也从未再来找过自己,只怕真的恨不得自己这个儿子死了吧?这又能怨的了谁?扑灭黑火别人都把他跟汤驰李天昊当做救世英雄,却又谁看到,他跟自己的弟弟将一代枭雄的父亲推到了何种境地。

曾经口口声声敬爱着父王,愿为父王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却在最后关头毫不犹豫的将父王背叛,也难怪父王会割断他的手脚筋,只怕当时父王已经看出他的意图,静王位高权重,静王杀伐果决,他不是个容忍背叛的人,母亲的先例在前,对挚爱女人都能痛下杀手的男人,竟然没有在当时直接要了自己的命,只怕是真的爱着他这个儿子的吧?胸口泛着满满的苦涩,垂头看着无力垂落的双手,曾经痛到极致的怨恨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淡化不少,即使父亲不待见自己这个儿子,可那终归是自己的父亲。

看着眼前的青年微微失神的神态,文天律心想这情报倒还真不假,这哥舒明朗的弱点当真还是他那狠心的父亲。

只不过哥舒失神十分短暂,眨眼间,已换回了先前淡漠的表情。

“这些我还倒是真没听说,倒要谢谢您特意来为我以增耳听,朝堂之事与我这布衣草莽牵扯不上瓜葛,历朝历代朝堂更迭本就正常,皇权于谁都是皇家自己的事,我没兴趣。”

“哈哈,说得好,我还真有些喜欢你这淡漠的样子。”

文天律忍不住拍手,曾经叱咤风云的哥舒明朗,为帮父亲上位不惜手染鲜血,草菅人命,现在却说对那争权夺利的事不感兴趣,究竟是真的看淡,还是隐藏的更深了呢。

“还有事吗?没事请回,慢走不送。”

讨厌被人如此目光灼灼的盯着,一副要将自己看透的模样,不想与人多做啰嗦,哥舒干脆开口送客。

“别急啊,我话还没说完呢?既然静王的事你不感兴趣,那不如再听我说说你那美人的事?”

从不做无把握的仗,早知道哥舒明朗不是轻易就能打动的,一个诱饵无效,文天律当即又抛出了另一个诱饵。

“你什么意思?!”

哥舒明朗脸上已经彻底附了层寒冰,身体更是紧紧绷起。

“大唐国力强盛,幅员辽阔,虽说大国鼎盛,但近年来与边国一直多有摩擦,其中又以吐蕃突厥最为频繁,多年征战边境子民寸不聊生,为缓事态,不日前,突厥派一队使臣不远万里前来大唐议和,这怎样议和就不用我说了吧?为表联盟诚意,帝王家最爱的就是联姻,突厥无适龄皇族女子可嫁,那就只能前来求娶大唐公主,当今唐皇子嗣虽多,女儿却少,女子除却已婚配跟牙牙稚龄的,能适龄婚配的更少,你觉得若突厥提亲,唐皇会派谁呢?”

见人不接话,文天律干脆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你能帮她躲过一次回鹘,这次可能帮她再躲过突厥?别忘了,这个女儿虽未对外承认,但到底还是认了,此时放任她在此,不过也是为了···牵制你吧?”

哥舒下颌不自觉的绷紧,这些他又怎能不知,自己身中黑火剧毒,手脚又已残废,恬儿留在这里,虽然她是真的爱自己才甘愿留下陪自己吃苦,可那位肯将女儿留在这里,与其说是顾念旧日情分,感念女儿情义,谁又能说不是因为自己时日不多,留下女儿既能牵制自己,又能就近监视,让自己因着牵绊不能轻举妄动。

思绪翻涌,胸腔克制不住的起伏,苦苦压抑的咳嗽再也止不住涌出喉腔,白袖遮唇,手虽无力,却不失优雅,只是那苍白的脸色,眉间的痛苦之色不免让人心揪。

“明朗,明朗,你怎么了?”

屋里两人谈话声本不大,哥舒此番剧咳无法压抑,外间忙碌的温恬儿听到声响,赶紧往里屋赶。

“咳咳,我无事···咳咳···恬儿,你、你莫急···咳咳。”

怕恬儿绊倒,哥舒明朗只能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不适,让她安心。

中途怕她摔倒,文天律起身想扶,刚触及那纤细手腕却被她轻巧躲开。

“真的无事吗?”

恬儿紧张的摸到哥舒身边,伸手轻抚着他的胸口。

“真的无事。”

努力平复胸腔不适,哥舒温和的嗓音里却带着剧咳后的沙哑。

“想来是开着窗,呛了口风,你莫紧张,缓缓就好了。”

“你无事便好。”

听到人无事,温恬儿紧张的神色略缓。

“恬儿,水烧好了吗?刚才咳得胸口不舒服,我想喝些淡茶。”

“还没,我这就去,你等一等。”

“好。”

看着那秀丽的背影再次在门外消失,哥舒的眼神再次冷了下来,黑眸清亮却暗结冰渣,转头看着坐会桌边的人。

“这位先生已经把我跟恬儿调查的如此清楚,常言道有来不往非礼也,还未请教?”

“哈哈,你终于想起来问我的名字了,既然哥舒公子询问,我自当言无不尽,敝姓文字天律,当然如果你愿意叫我沙今达律也可以。”

哥舒明朗眉毛一挑,沙今,跟他的哥舒一样,突厥姓氏,他是承的母亲姓氏,这人说的直白,自然是突厥人无疑。

“咱们可以继续说了?”

“你说这么多,所图什么,不如直接了当些。”

哥舒眸色深沉,终于认真打量起眼前的男子,较中原人更深邃的五官,长发微卷,或者说,这人跟自己很相似,都是混杂着中原跟突厥血统的混血儿。

“痛快,哥舒公子,咱们做笔交易如何?”

拍手而笑,文天律眼中闪过点点星光。

“且说。”

“呵呵,既然这样···”

文天律起身,走到木椅前微微倾身,见哥舒微微侧身本能闪躲,也不以为意,压低声音将计划送入那人耳中。

说完起身,而听完他的话,本来就脸色苍白的哥舒此时面上已经完全泛起沉怒,只是多年的涵养终没让他怒骂出口。

“你可以滚了。”

“哎呀,干嘛这么生气上火,不过既然哥舒公子此时无意,那我也就不勉强了,反正来日方长,我暂住西街凭栏巷梧桐居,哥舒公子要是哪天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

看着那压抑着怒意的俊颜,文天律知道自己自己再待下去只会适得其反,十分爽快的转身离开,临出门前还是不忘又补充了一句。

“这是双赢的买卖,我想哥舒公子不会看不清大局,还是谨慎考虑为好哦。”

“给我滚!”

嗓音里夹杂着暴怒,而惹恼别人的罪魁祸首却施施然离开了小院。
作者的话:话说唐漫本就走的恶搞风  这文自然也是轻松恶搞系列  最主要的是人物别崩  大爱公子 编剧虐他  自己发糖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