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三章
作者:听风叙 [更新时间] 8/23/2017 10:58:07 PM [字数] 3220
清晨起来,哥舒明朗就觉得眼皮鼓跳似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怕恬儿担心,只将这份不安压在心头,任由贤惠的女子帮自己更衣推出门外晒太阳。

已入深秋,山间清风都带了几分瓜果的甜香,门外的桃林结着累累的果子,压弯了枝头,想来山外间必然也是粮果丰收的好年景,想到此时凤翔的场景,哥舒不由的勾了勾嘴角,自己拼尽性命守护的故土,只愿她永世祥和安宁,为此不惜得罪父王身心俱毁也在所不惜。

想到父亲,哥舒脸上闪过几丝晦涩,只怕父亲真是恨极了坏他大事的自己吧?他跟恬儿隐居于此多日,除了弟弟天昊跟那总是嬉皮笑脸当了皇子也没啥正行的汤驰,就只有影子跟昆仑奴往这边走动,曾经遥望也不可及的父亲更是从来没有过问过半点。

他的容貌酷似母亲,父亲曾说母亲是最美丽的骗子,骗走了他的最爱,所以才恨她,如今自己更是背叛的彻底,毁了父亲称霸的大业,只怕父亲现在恨自己犹过母亲,莫说相见,只怕想起也要恨得咬牙。

漂亮的眼眸间闪过黯淡,本来舒朗的心情也蒙了层阴霾,低垂下去的眼眸自然错过了围墙外林间一闪而过的身影。

“明朗,你怎么了?”

虽然眼睛看不见,恬儿却十分敏感的感觉到身边的人情绪变化。

“无事···什么人?!”

抬头安抚爱人,本来柔和的眉眼却因着墙头上一抹人影顿时凌厉了起来。

“路过,讨碗水喝。”

墙头上一人嬉皮笑脸的趴在泥墙上,毫不在意自己的锦衣沾上腌臜的尘泥。

“此处无水与你解渴,去别处寻吧。”

“唉唉唉,公子别如此无情嘛,口渴讨碗水不过是寻常事,你又何必拒人于外。”

那人也是厚颜之辈,即便主人家已经直言拒绝,也没离去,反而笑的露齿,端是一副无赖的姿态。

“你是···前些时日路过的旅人?”

眼睛不便,听力跟记忆反倒越发的好了起来,觉得声音耳熟,温恬儿细细一想便想起这声音的由来,毕竟这处偏僻,往来人不多,倒还真让她记下了这声音。

“大嫂,又来叨扰了。”

“你且稍等,我去给你倒水。”

旅人寻水倒也正常,温恬儿本也是温和的性子,当即便要转身回屋。

“恬儿,别去。”

见恬儿要回屋拿水,哥舒沉声开口,他现在虽然看轻风云,但往日的谨慎思虑却还是有的,一次也许偶然,两次就绝对是故意为之了,恬儿眼盲,武功虽在,寻常人还好,但碰上高手只怕自保也难,更何况他现在手脚俱废,内里也因服食克制黑火的药而毁了十之七八,虽说还看不出这人究竟有何意图,但如果真有人想图谋不轨,只怕两人也要吃亏。

温恬儿一向对哥舒言听计从,当下为难的搓了搓手,止了回屋的脚步,眼睛虽然看不见,却还是面带歉意的转向门外的那人。

“大嫂,不妨事,我也是看这山间景色怡美,闲来走着忘了路程,不曾想反倒给你添了麻烦,当真对不住。”

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恬儿只能尴尬的点点头,安静的垂头站在哥舒身边。

“既然这位公子要赏这山间美景,何不快去,与我二人在此间啰嗦,岂不是浪费了这大好时光。”

哥舒抬头看着墙头那人,虽是撵人话却说的滴水不漏。

被人话头如此一堵,文天律也是一噎,心道这哥舒公子生的倒是俊美,只是这嘴巴也是厉害,他本就是随性散漫的人,见人如此不由的起了逗弄的心。

“这山间景色虽美,但得见贵伉俪玉树芙蓉之资,这景色也要失色了几分颜色,反正我也走累了,倒不如在此跟两位美人说说话也多些雅趣。”

“无礼!”

虽说容貌天生,但往常多是女子倾慕,何时被男子唤作美人调笑,哥舒当即沉下了脸,他虽行动不便,但多年居于上位者养成的威压却立时从眼中漫了出来。

被那凌厉的眼神扫过,文天律不由的眯了眼,他本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自然不会怕这区区气势,只是想来这人手脚俱废,却还有如此迫人的气势倒是难得的很,想到自己的盘算,心中的兴奋不由更多了些。

“快滚!”

看着恬儿紧张的挡在自己身前,哥舒不由的又瞪了那人一眼。

“哥舒公子何必如此无情,我并无恶意啊。”

墙头那人举起双手表明态度,只是即便这样也没得院里那人好脸色。

“有无恶意,又岂是两片嘴皮说出来的,这里不欢迎你,你可以走了。”

说完不等人离开,便示意恬儿带自己回屋,恬儿虽看不见却也能感觉到两人剑拔弩张的气氛,虽然更多是自家这边单方面,但还是没有多言乖巧将人推回屋。

看着那紧闭的门扉,文天律砸了下舌,这哥舒明朗果然难搞,本想先来探探虚实,哪曾想这人防备心如此之重,几句话便将自己拒之门外,也罢,有些事还要准备一下,来日方长,终有一日他相信那人还是要跟自己合作的。

文天律自然希望早日跟那人达成合作,所以时隔两日他便第三次到桃林小屋,只是这次却碰上了一个不小的麻烦。

看着一身煞气挡在去路上的两人,文天律头疼的看着自己手中特意备下的礼物,看来这哥舒公子倒是拒绝的彻底,这次怕是连门都不打算让自己摸到了。

“我家主子在此地静养,不喜外人打扰,公子请回。”

一黝黑的壮汉肌肉虬张,瓮声瓮气的开口,身旁立着一黑色劲装的男子抱剑而立,犹如一把出鞘利剑。

叹了口气,文天律笑着开口。

“我找你家公子有正事商谈,可否行个方便?”

“公子不见外客,请回。”

没有半分通融的余地,大汉直接一摆手做出送客姿态。

“如此,那便无法了。”

文天律叹了口气,两人以为他要走,却不想他却歪头喊了一声。

“斛裕。”

林间枝叶婆娑,桃影漫漫,一道人影犹如鬼魅一般朝两人滑去,刹那间剑影浮现,拦路的两人已经跟突袭而来的那人斗在一处。

文天律撇撇嘴,举步往茅屋走去,倒不是他对自家侍卫有多自信,只是本想以礼相待的这下只怕新仇旧怨越发的难解了。

“公子!”

眼见着人往茅屋而去,被缠的脱不开身,昆仑奴顾不得袭到腰间的剑光,扬声对屋里发出警醒。

“都住手!”

清亮磁性的男声自门扉处响起,木质轮椅自门后缓缓滑出。

眼见自家影子跟昆仑奴联手都对付不了那人侍卫,哥舒自然不想影子他们吃亏,当即开口喝止。

斛裕抽身的快,他家主子早就吩咐不可得罪这茅屋的主人,听到人家叫停手,自然立时跳出战局,倒是昆仑奴很不甘心,他与影子二打一都没能从那人身上讨到便宜,不由动了真怒,还想上前,却被银子以刀挡下。

“哥舒公子,别来无恙。”

“有恙无恙就不劳烦你挂心了,有什么话直说吧,我与拙荆不方便待客,就恕不开门招待了。”

直觉这嬉皮笑脸之人三番两次寻来绝没好事,哥舒明朗并不打算跟人深谈。

“别这么说嘛,远来是客,就算没有茶水招待,总有板凳可以歇脚不是?”

文天律毫不在意的推开柴门,信步踏进小院。

“你!”

自家公子已经明确拒绝了,那人却依旧厚颜无耻的推门而入,昆仑奴刚要上前阻拦,却被斛裕先一步挡了。

眼看着门外三人剑拔弩又要张刀剑相向,哥舒不由皱了眉头。

“影子,铭刀算了。”

木椅缓缓滑动消失在门后,文天律第一次踏进这颇为寒酸的小屋,屋内收拾干净整洁,也许是为了方便温恬儿活动,屋内并无多余摆设,除了生活必备的用具,只有简单一张床铺,一张方桌,两把木椅。

两人都不方便待客,文天律干脆自顾自的拖了木椅坐下。

“有什么话说吧。”

哥舒像是极不耐烦,眉间也紧蹙着。

看了一眼紧紧护在哥舒身边的女子,文天律暗道,倒是可惜了如此好的女子。

“路远而来,进门是客,还请温姑娘帮忙倒杯热茶吧。”

听到来人直接喊破自己名字,温恬儿一阵紧张,握着哥舒手臂的玉手不由的一紧。

“去吧。”

哥舒转头温声对恬儿嘱咐,既然上来就能叫出两人姓名,只怕也是有备而来,他虽记不起有过这号仇人,但既然人是冲自己来的,能不牵连恬儿总是好的。

虽不情愿,但得了嘱咐,温恬儿还是转身摸索着去了屋外柴房烧水泡茶。

看着纤细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哥舒刚才还算温和的表情彻底冷了下来,星眸更是射出点点寒意。

“有什么事,直说吧。”

清清嗓音,文天律收敛了几分之前的嬉笑,正经了不少。

“我来是想跟哥舒公子谈笔买卖的。”

“我不过问外事许久,要是外间的生意,你去找影子就是。”

哥舒明朗皱皱眉头。

“自然不是那等俗事,如果是那等小事,我又怎会亲自来劳烦哥舒公子。”

虽然眼中戒备不减,哥舒还是微微垂眸压下先前的怒意,沉声道。

“究竟何事,直说吧。”

“痛快,既然哥舒公子如此爽快,那我也就不绕弯子了,公子可知晓令尊最近的处境?”

果然此话一出,文天律就敏锐的察觉到对面那翩翩公子肩头一僵,虽然脸上不显,但一些下意识的反应却是骗不了人的。
作者的话:实在是对公子的结局怨念太大  正所谓官方没粮自己发糖吧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