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二章
作者:听风叙 [更新时间] 2017/8/23 9:10:25 [字数] 2726
斛裕心中一喜,寻了一天水囊里的水早已见底,嗓子都快冒烟了,有人家正好可以讨碗水喝。

沿着林间小路走过去,小茅屋不大却十分素雅简洁,斛裕敲了两下门却没有人来应门,可小小的柴门又没有上锁,小屋围墙不高,只到成年男子肩头,很容易就看到院子里。

就在两人准备放弃离去的时候,屋子里传来些许响动,门外的两人干脆走到墙边往里看。

茅屋木门打开,一个容貌妍丽荆钗布裙的女子摸索着出来。

“谁呀?”

女子声音十分清脆动听,哪怕因为眼盲失了几分明艳,言谈举止却不失温婉动人。

“大嫂,我们主仆路经此地口渴难奈,可否方便讨口水喝。”

“水自然是有,只是我眼不方便,你们怕要稍等了。”

女子启唇一笑,娇丽的容颜映的院里盛放的秋菊都失了颜色。

“不妨事,大嫂,倒是我们唐突了,你慢慢来就好。”

文天律笑着点点头,看着女子摸索着进了门,心想如此美丽的女子倒是可惜了。

“是谁?”

屋里传来一道低哑的男声,隐隐还伴着几声咳嗽,墙外两人都有武功傍身,运起耳力倒也能听到一二。

“路过讨水喝的路人,你稍等,我把水给他们端出去。”

“你眼不方便,辞了就是,哪有如此不长眼力的人。”

似是被人扰了不悦,男子话语间明显不耐。

“人行在外总有不方便的时候,我也只是端个水,你也莫担心,这些小事我还做的来。”

语音带笑,即使隔着木门看不见,也能想到那美丽女子脸上温婉的笑意。

“小心些,仔细脚下。”

虽然对外面讨水之人不悦,但对那女子男子声音却甚是温柔。

“好。”

女子轻声应着,一手拎着茶壶,一手拿着两个瓷杯,摸索着从屋里。

本就觉得女子可怜,听到屋里人的话,文天律忍不住摸摸鼻子心中有些歉意,本来看到女子行动不便他就想告辞算了,只是那女子应的自然,没有半分的不耐,他也就没再做声。

女子眼不便,两人也没让她开门,直接在墙头接了水壶,喝过茶水,道了谢,看她住的茅屋颇有些寒酸,文天律使了个眼色,斛裕立马会意的掏出银钱递了过去。

“真是谢谢大嫂了。”

“咦?”

摸到银钱特有的冷硬,女子脸上略显惊讶,却当即推了回去。

“一杯淡水,当不得这些,小哥还是请收回去吧。”

女子不容拒绝的将钱推回,自己拎着茶壶转身往回走。

文天律也没想到小小茅屋中出来的女子居然还有如此清高的心气,丝毫不为钱财所动,当下不由得又高看了女子几分。

两人皆是骑马而来,解了口渴自然没有继续停留的理由,接过斛裕递来的马缰绳翻身上马,文天律却还是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眼那盛开秋菊的茅屋,这一眼却止住了本要离去的动作。

茅屋檐下,女子从屋里缓缓推出一把木椅,木椅上端坐着一白衣青年,白衣翩翩眉目淡然,夕阳余晖温煦耀眼,却不及那青年回眸对着女子温和一笑。

一对男女容貌皆为出色,端是一对璧人天成,本是寒酸的小院似也因着这对相伴佳偶增辉不少,只可惜女子眼睛不便,那男子身体似也不好,偶有低咳又怕女子担心极力压在嗓中。

“明朗,天晚有风,你身体未好,咱们只坐一会儿便回去好不好?”

“听你的。”

似是很迁就自己的爱侣,男子笑着应下。

一对璧人花前相偎,夕阳洒落两人身上,宁静而温馨,犹如画中美景,美好的让人不忍打扰,只是这对璧人看似美好,却又有些许说不出的怪异之处。

“爷?”

打马走了几步,见自家主子没有跟上来,斛裕忍不住回头。

“走了。”

回过神,文天律抬脚磕磕马腹,不再停留策马前行。

马儿踢踏着的抬蹄前行,似是怕扰了身后那对璧人的宁静,往常总爱撒欢的马儿都放缓了步子。

回程不急,文天律放任爱马缓缓慢跑,一旁斛裕见他心情不错,不禁有些好奇,明明人没找到,怎么自家主子反倒嘴角还挂着笑。

“爷?有啥高兴的事?”

回想了一下先前的场景,心中暗自嘀咕,主子这不会是看上刚才那位大嫂了吧?虽说那位大嫂容貌妍丽,可毕竟眼盲,更何况人家还是有丈夫的,自家主子这笑容开怀却藏着几分狡诈,不会是想什么不好的事吧?

“爷,那位大嫂可是有夫婿的,您可别乱来。”

“想什么呢?你家爷是那样的人吗?”

白了自家下属一眼,文天律没忍住还是给那颗榆木脑袋上敲了一鞭。

后脑勺挨了一鞭子,虽然不是抽的,可那力道却是十足,不敢还嘴,斛裕只能在心里腹诽,那您还笑的这么邪气。

“···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还真有点别的意思了。”

搓搓下巴,想到那女子一身布衣虽然寒酸却依旧做的是闺中打扮,文天律脸上的笑容更大了几分,如果这真要是自己要找的人,那之后的事可就有趣了。

!!

斛裕一听差点没抽自己一嘴巴,好死不死的多什么嘴,看看自家主子的表情,只能祈祷自家这爷可千万别真去祸害人家好好一对佳偶。

回到府里的第一件事,文天律招来院里平常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侍卫。

“去查清几个月前凤翔那场天火的来龙去脉,尤其是当中几个关键人物,不得有半分遗漏。”

“是!”

垂首行礼,褐衣侍卫转身退出,行动间毫不拖泥带水。

几日后,一张密报已经悄然的摆在书案上,拿着那张油纸小札仔细看了许久,文天律眯了眯眼,良久才将小札收入怀中。

世上没有什么事是密不透风的,即便有权倾天下者刻意遮掩,有些事只要想知道,总能探听出一二,天火之事在寻常人看似无非天灾,却不知其后隐藏的所谋甚大,

入夜,烛火摇曳,满室昏黄,坐在榻前,文天律再次拿出那张小札借着烛光细细详读,那场天火关系到的人物甚多,其中最关键的几人更是被事无巨细的大幅描绘。

汤驰,宇文男,李天昊,桃夭夭,温恬儿,哥舒明朗,静王,飞鹰,踏鞠队。

这当中既有贵为皇子皇女的混混跟名妓,也有除暴安良为己任,正义感十足的世子捕快,有年纪轻轻的凤翔首富,更有神秘莫测的癫凤狂龙。

后世的赘述总不及当时经历来的惊险刺激,只不过纸上寥寥数语却也能看出当时是何等的惊心动魄,文天律梳理着情报上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心中却在盘横着这其中每个人的利害关系,最终目光落在了一个名字上,温恬儿,贵为皇女的曾经第一名妓,无论出身阅历都正是自己需要的人。

想到那虽眼盲却不失温婉的女子,文天律下意识的蹙起了眉头,继而另一个人影也跃上心头,目光一转,最终停在了哥舒明朗的名字上。

哥舒明朗,随母姓哥舒,静王长子,虽贵为世子却不为人知,天火中最大的两位功臣之一,幼年颠沛流离,五岁流落至凤翔,靠乞讨为生,不过稚龄年岁卖身赌场,十二岁成了赌场里最著名的荷官,十六岁击败所有竞争对手,成了凤翔最大赌场的老板,不过双十年纪名下已是产业无数,上到赌坊妓院,下到餐馆酒坊,更有自己的驼队往来中原西域获利无数,手中财富数不胜数,世人对他褒贬不一,有人说他心性冷酷不近人情,也有人说他风流俊雅当世难寻,而说的最多的就是他的才智狠辣,就这样一个人,却为了凤翔这片故土舍身灭火,如此色彩浓重的一个人,相较之下那些皇子世子反倒不那么出彩了。

虽然女子更适合他的身份,但明显这个叫哥舒明朗的男子显然更有助于他行事,孰轻孰重,孰左孰右,当中的利害关系倒是要费一番思量,尤其是男子身份尴尬,该怎么说动这样聪明狡黠的人也是个难事。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