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一章
作者:听风叙 [更新时间] 8/22/2017 11:54:53 PM [字数] 3033
再次声明  本文只是作者闲来无事思想发散的产物   与正剧无关  与现实真人更无关  新人物乱入  看过一笑即可

正文开始

有人说凤翔是个浪漫的地方,即使过了那繁花似锦的季节,这个沉淀了千百年文明的都府依旧洋溢着它独特的魅力。

即使数月前刚遭受了一场天火肆虐的灾难,浩劫过后人们依旧乐观而积极,努力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只是茶余饭后人们却还在津津乐道着拯救那场浩劫的英雄们,人们都说凤翔是个宝地,小小的地方竟养育出当朝两位曾落难至此的皇子公主,有静王世子护持相救,更有当初凤翔最大赌坊老板最后关头以身灭火,拯救了这个曾经浪漫,之后也会更加浪漫的地方。

食客们讨论的热烈,雅座上一位锦衣公子听得更是津津有味,人都喜欢听些八卦,都是肉体凡胎的人,任你在高冷孤傲,谁又能免俗,更何况文天律自认本就是个“俗人”,多听些坊间绘声绘色的八卦可比那史书上刻板冰冷的文字有意思多了。

他已经来凤翔有一个多月了,虽然那场天火他没能得见,但这一个月下来,当初的情景早就被不下十几遍的在耳边描绘过,也许是日子太过清闲,他突然想认识一下当初那场天火中“拯救苍生虽死后已”的英雄们,尤其是那传奇的皇子跟公主。

大唐民风开放,男女之防不似前朝,男情女爱开化之风犹胜,皇家的风流韵事更是让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

临窗坐了良久,也没什么新鲜事解闷,文天律抬手一挥,身后人十分有眼色的掏出钱袋。

“小二,结账。”

随手丢下一锭碎银,便自顾自的走下楼。

“爷,咱去哪?”

跟着自家主子在街上晃荡,眼看着日近傍晚,自家主子却丝毫没有回去的打算,下仆忍不住问。

“日子也过得无聊,不妨去看看那拯救凤翔的英雄,毕竟这地方确实美景如画,能豁出命拯救这地方的人想来心中也是真正装有独属于这里的浪漫,既然来了这凤翔,不去结识一下岂不可惜。”

闲庭信步的背着手在人群中穿过,文天律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虽然能结识皇子是不错,不过那公主却更合自己的心意。

“爷,这英雄只怕也是那些贩夫走卒的杜撰,皇子公主就算真的救了这里,只怕现在早已被接回大唐皇都了,又岂会在这种小地方常留。”

“呵呵,那倒未必哦,能豁出性命救下的地方,必然有与众不同的地方值得人留恋,反正左右无事,何不碰碰运气,说不定还真能被我寻到呢。”

微微眯了眼,文天律眼中闪过一丝类似寻宝的兴奋。

自家主子打定主意,多说无益,那下仆干脆闭了嘴,跟着主子在大街上漫无目的晃荡着,反正他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是了,其余小事随自家主子高兴就好。

街道上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声调或高亢或婉扬,虽有特色却也嘈杂,初听有趣听多了却也觉得聒噪的很,本以为自家主子只是一时兴起,却不想眼前锦衣一晃,自家主子反而超一条更繁华喧闹的街道走去。

认命的跟了上去,只见自家主子却在一处赌坊前停了脚,凤翔最大的赌坊,传说中那以身灭火的哥舒公子的产业,只是天火过后,谁也没有再见过那位盛极一时的老板,传言他为灭天火身受重伤身心大损,携相爱女子隐居山林从此不在过问世事,麾下产业也多交由心腹打理,这赌坊就是其中之一。

“斛裕,你说爷我今日手气如何?”

看着那十赌九输天下事的招牌,文天律微微歪头问了身后的人一句,只是还没等人回应,人已先一步踏入了赌坊大门。

看着那大步踏进赌坊的背影,被叫做斛裕的男子暗自叹了口气,自家主子进没进过赌场,他是不知道,只是按着以往在府里自家爷跟几个兄弟戏耍的情况来看,今日自己兜里的这些银子十有八九异姓而去的可能性更大,早知道就多带些出来了。

不得不说人有时候的预感是十分准确的,文天律在赌坊里待了两个时辰,斛裕陪了两个时辰,摸出了自己身上最后一锭白银,他终于确定这十九百一赌坊挂的竖匾真的特别好,十赌九输,只是别人还有个一赢,自家主子却是实打实的十赌十输,眼看着白花花的银子被荷官刷刷的刮走,他突然很想问问自家主子是不是故意输的,不然哪有人赌了两个时辰,一把不赢,银子滚滚朝前去,半个铜板不回头,常人就算 刻意都做不到如此。

好在文天律虽然人在赌,心却没在赌,输完最后一锭银子便拍拍屁股起身了。

见自家主子终于闹够了,斛裕暗自松了口气。

只是出了赌坊,文天律并没有回府的打算,脚步轻快的朝赌坊后门走去,斛裕本还有疑问,却见赌坊后门正有辆马车悄然驶去。

天色已暗,街道上虽然挂上了不少灯笼,但光线还是昏暗了些,并不能看清车上所坐何人。

眼见自家主子追着车而去,斛裕也只能施展轻功缀上。

马车一路出了凤翔府,沿着城郊小路疾驰而去,紧跟其后的两人也不敢怠慢,施展轻功紧紧缀着不敢放松。

只是那马车疾驰了两刻钟后,却突然驶进路边的一处树林中停了下来,跟在后面的两人不明就里,只能小心的在树丛中各自隐藏了身形,想看看这行动诡异的马车上到底是什么人。

只是左等右等也不见马车上下来人,文天律心中一动,从隐藏的树后走了出来,举步朝马车走去。

见自家主子大喇喇的朝马车走去,怕他中暗招斛裕本要提醒又怕打草惊蛇,只能沉默着跟在主子身后小心戒备着。

马车停在一处树下,车辕上并无驾车之人,拉车的马儿见人来不耐烦的打了个响鼻,却没有跑开的意思,见马儿不动,文天律微微眯眼猛然抬手撩开车帘,车厢内空空如也,莫说人影,就连半个活物也无。

笑着一松手,任由轿帘落回原处,马儿自然不会自己跑到这种地方来,只怕他二人的行踪早就被人察觉,才会将人引到这边,原来这驾车的还是个高手,不然也不可能从他跟斛裕眼皮子底下凭空消失。

“有意思,有意思。”

“爷。”

看着自家主子眼里越发兴奋的光芒,斛裕无奈的喊了一声。

“唉,运动了大半天累死了,回去睡觉。”

甩甩手,文天律觉得今晚自己跑的有点冤,早知道会被人甩下,自己就干脆骑马追了,哪用甩着两条腿跑半天,只是走远的两人都没看到,半刻钟后,马车车底的杂草丛中猛然钻出一个人影,确定四下无人后,拎起手中的包袱往西疾驰而去。

此后三天,十赌九输赌坊外就固定的蹲下了两个身影,只可惜这三天两人注定只能给赌坊外的蚊虫打牙祭,赌坊的后门虽然有开有关,但那辆马车却在没出现过,进出的也都是些赌坊人员,半点不同以往的迹象都没有。

“啪!”

拍死落在自己脑门上准备大快朵颐的蚊子,文天律懊恼地揉揉脸颊上之前被咬起的大包。

“回去。”

跟着一起喂了好几天蚊子的斛裕听到这俩字无异于天籁,天知道,这中原的蚊虫怎地如此凶猛,莫说露在外面的皮肤,就连衣衫包裹下的地方都没能幸免。

以为自家主子终于消停了,斛裕想着明日说不定能晚起一会儿,哪想一回到暂住的府邸,抽风没过的主子就告知所有人明日除留守家丁,其余人员一律备好粮水,一早出门踏青。

看着自家主子笑眯眯的回了房间,一旁被主子弄得一头雾水的侍卫齐齐看向跟着主子一同回来的斛裕。

斛裕也是无奈,自家主子想一出是一出,这入秋的天气踏个毛的青,踩黄还差不多,不过为了主子的形象,斛裕还是咳了一声,让众人散了,既然主子吩咐了,还是照办就好,不然屋里那位还指不定想出什么折腾人的招。

第二天天刚亮,文天律就带着一众人出门了,他此次带的侍卫并不多,总共不过三十余人,十人留守,其余都带了出去。

找人当然要人多才好,到了那日马车停留的树林,文天律便让人分散四下寻找,两人一组各自定了方向,山间茅庐村落皆不可错过,凡有可疑立马回来报告,自己则带了斛裕往西南方寻去。

眼看着自家主子大有不找到人誓不罢休的架势,斛裕也只能无奈的跟上。

文天律想过很多人们口耳相传英雄究竟是何等模样,只可惜这英雄却不是那么好见的,寻找了整整一天,村落樵夫遇见不少,却没有一个听说过那所谓的浪漫英雄隐居在何处。

奔波了一天一无所获,运气不好不坏的两人正要放弃打道回府,山脚桃林中隐隐露出茅屋一角。
作者的话:再次声明  本文只是作者闲来无事思想发散的产物   与正剧无关  与现实真人更无关  新人物乱入  尽量还原公子别扭傲娇的个性  人物略崩在所难免  随意拍砖
没有上一章了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