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棺材桥》(九)
作者:清崖兮鹤书 [更新时间] 5/29/2017 8:20:53 PM [字数] 1423
不过常安还有一事有些疑惑:“我在一个瞎眼老婆婆的手上看到了密密麻麻如同棺材形状的斑纹,这难道是他们毁墓的报应吗?”

孟苍梧却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哪有什么报应,他们身上的斑纹,其实是当年那个巫师搞的鬼,巫师把咒术施在了村民身上,从他们身上汲取气运集于自己身上。村长的儿子,那位被马踏死的状元郎,就是被巫师取走了官运才会去世的。”

常安闻言一惊,讶异道:“这巫师怎么这般恶毒!不仅毁人墓穴,竟然还谋害活人性命!他后来怎么样了?老天就没有收拾他吗?”

孟苍梧叹了一口气道:“我也不知道,我的骨灰在这里,便只能困守在此处,村里人的情况还是听过路人提到的,至于那个巫师,我也没办法探听到他的消息。”

常安却从苍梧的话题抓到了别的东西:“那是不是说,只要把你的骨灰带走,你就不回困在这里了?”常安望向孟苍梧的目光,隐隐闪着期待的光芒,孟苍梧被这份炙热的期待灼得心头一暖,这孩子竟然这般为自己着想,还想要救他脱身。

孟苍梧忍不住又揉了揉常安的脑袋,温柔地说道:“没错,只要把这座桥拆毁,从桥心取出盛放我骨灰的陶瓷罐,我就能离开这里了。不过,那巫师不知施了什么咒法,我的魂魄是再不能转世投胎的,骨灰到哪里,我的魂魄也只能跟去哪里。”

听到这话,常安却是松了口气,若是孟苍梧转世投胎了,自己岂不是再也见不到他了,既然魂魄能跟着骨灰走,那自己便把骨灰盒带在身边,就能日日与孟苍梧在一起了!

然而,怎么拆了这座桥却是个大难题,常安不免唉声叹气起来:“这座桥虽然人迹罕至,可毕竟是公家的,我定是不能够平白拆了它,若是要拆下官财桥,恐怕得先在旁边建座新桥,可是……”

孟苍梧知道常安在愁什么,一个失孤的少年郎,还跟着刻薄的亲戚,身无分文要建座新桥谈何容易。但孟苍梧却是暗暗地笑了,常安没有,可苍梧自己却是有积蓄的,只不过藏在了旧宅的暗室里,别人都找不到罢了。

见常安愁眉不展,孟苍梧用纤长苍白的手指点了点他的眉心,柔声道:“别皱眉了,你别担心,我老宅有些银两,你去取来用便是。只不过放得比较隐蔽,你要记住我说的话才能找到。”

常安没料想孟苍梧这么容易就猜出了自己心中所想,有些诧异,也有些欣慰,乖顺地点了点头道:“嗯,我一定会记住的。”

孟苍梧放慢了语速,详细地把方位告诉常安:“沿着渭水往南十三里,依着一大片紫竹林,有所挂着孟宅牌匾的院落。正门估计被人锁上了,你从东北角的小门里进去,朝南走到书房,记住,通往暗室需要打开机关,就在书架最底下一排,藏在了楠木书匣里头。机关倒是不复杂,往甲子方向旋转即可开启暗室。”

常安将孟苍梧的话铭记在心头,反复回想了几遍,才庄重地点了点头道:“好,我清楚了。”说完,常安又带着几分笑意问道:“苍梧,你就不怕我卷了你的银两离开了,不回来带走你的骨灰盒吗?”

孟苍梧却是在常安额头弹了一下,佯怒道:“我生前也三十岁了,比你长了十多岁,谁许你直呼我的名了?叫苍梧叔!”常安笑意更深了,依旧不肯改口:“苍梧,你还没说呢,怕不怕我跑了?”

孟苍梧无奈地摇了摇头,也不再纠正常安对自己的称呼,放柔了声音道:“纵然你带着银两跑了我也不怪你,只要你能生活得好些,钱财又算的了什么。反正我注定只能当个孤魂野鬼,到哪流浪不是流浪呢?只希望你偶尔来陪我说说话,我便心满意足了。”

常安本来只想调皮两句,却没想到苍梧说出了这番话,顿时心生伤感,暗骂自己真是多嘴!他小心地牵起了孟苍梧的袖子,认真地说道:“我刚刚开玩笑的,你不要当真。放心,我一定会回来接你的,我希望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