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五章
作者:香菇泪 [更新时间] 2017/2/5 23:50:37 [字数] 1610
他站在原地默默的说了几句话,而后开始捡两人的遗物,两人的背包里面还有些食物和水,还有两张通行令,不过那上面有他们的照片,拿着这个显然是进不了城的。
他漫无目的的行走,城墙上的那一枪让他有些畏惧,所以他暂时是没有进城的打算,自由的空气闻了不过几天,除了痛苦就是血腥,让他感觉十分的不好。
然而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邹晓慧是死于破胸者的偷袭,而梁伟……
先动手的也是梁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那种情况下当然不可能任人宰割!
不过,就是觉得有些冷,有些烦躁罢了。
“嘶”
再次见到那个破胸者的时候,沈祁已经不感到惊讶了,他握着手里的刀,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
比起几个小时前,破胸者已经变大了一倍有余,显然那些血肉让他成长的更快。
但是沈祁的心里只有疑惑。
这只破胸者并没有蜕皮,而是变得更大,这真是太奇怪了。
他以前的实验室就是研究异形的,呆在那里面近十年,异形的习性他再了解不过,破胸者从宿主破体而出后,将在一个月到一年的时间内完成蜕皮,成长为真正的异形,在这个阶段,他们唯一的武器就是强有力的颌骨,将猎物咬碎,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主动攻击的,因为它们的实在攻击力弱的可以,但如果有新鲜的肉食,这个时间便会加速的极短,通常在1-2个小时就可以完成蜕皮,变为成熟体的异形,那么猎杀它的难度,将要上升百倍不止。
看着地上,对方已经明显食用了两人份的肉量,早已经足够它完成蜕皮的能量了,可是对方却……
“别过来!”
那只异形还欲往前走,沈祁却是制止了它,他举起武器对着这只“神奇”的异形开口,那只异形对着他嘶吼了一声,震的沈祁的耳朵都发麻了,沈祁毫不犹豫的砍向对方。
这一砍自然是砍不中的,破胸者一下子串到了远一点的石头上,又嘶吼了一声,沈祁还要举刀,那只异形却是转身就跑掉了。
沈祁松了口气。
他开始熟悉周围的环境,这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两个成年人都难以抱住的树木是随处可以加,时常还会有绿色手臂粗的藤蔓冒出来,这让沈祁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见识太浅。
实际上,早在一百年前,地球就鲜少存在这样的原始森林了,而这个地方当然也并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十年前政府投下核弹后受到污染而形成的,所以这一片森林的动植物大都是变异过的,凶猛的厉害。
他一边走一边寻找食物,虽然梁伟的包里还有一些干粮,然而那口感实在是难以下咽,沈祁还在实验室的时候就是一个可以为了美食付出一切的吃货,到了外面的首要任务自然是找吃的。
不过森林里面的食物并不那么好早,这些植物也真是怪的可以,长那么高大,果子却小的可伶,又酸又涩,难吃的要命,他呸呸的吐了几口,直骂自己运气不好。
底下的石子把脚都磕破了,他低头看了下自己的鞋,底被磨得剩下白白的一层,脚上已经长了好几个水泡,疼的要命,他瘸着腿,又回到了山洞里面。
山洞不大,晚上睡觉的时候他觉得有些动静,检查了下又没有发现异常,便又沉沉的睡去了。
晚上睡觉并不舒服,山洞里面很潮湿,就算有枯草,睡着也特别冷,沈祁常年被关在实验室,没有一点野外生存的经验,也幸好他身体好,这要别人早冻得感冒发热了,只有他,跟个没事人一样,第二天才想到生火的事情。
这样过了几日,沈祁很明显将自己当做了一个山顶洞宅男,还给自己用藤蔓,树叶做了一套衣服鞋子被子……大有长期住下去的打算。
有一次他无意中发现山洞深处,还有一处被草丛藤蔓遮掩的洞穴,他走了进去,看到角落那个用干草编织成的小席子的时候,心情是十分古怪的,就算他常年被关在实验室,与世隔绝了近十年,但基本的审美也还是有的,看看自己那乱糟糟的床,地上泥巴杂草到处都是,脏的要命,再看看这边干干净净的坐垫,被扫到一边的草堆,简直是云泥之别。
他当然知道这洞穴的主人是谁,正因为如此,才觉得心情复杂,你一个异形这么爱干净是想干嘛!弄的他都想鸠占鹊巢了!
洞穴的中央是个半弧形的水潭,水很清澈,凉凉的,沈祁果断的跳进了水里。
他就在这个冰凉的洞穴里面泡着澡,懒洋洋的靠在光滑的石壁上,又将已经及肩的头发弄干净了,才清清爽爽的回到了自己的地盘。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