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四章 这次见面很慌乱
作者:凌柒 [更新时间] 8/1/2015 6:27:00 PM [字数] 3455
郑允浩稀里糊涂地挂断了电话,向来头脑精明的他,此刻一点也弄不明白,治个牙怎么能把人治进派出所?可现在多说无益,纠结便是浪费时间,原定沈昌珉和金在中下午要去见一位客户,考虑到职位对等问题,现在不得不由他代替。
郑允浩打开QQ群,打了一行字:金在中,到我办公室来,立刻。
同事们看到这句话,不约而同地“刷”地一下转头看向金在中,用着“兄弟,保重”的表情。金在中在众人的注视中起身,带着疑惑敲开了总监办公室的门。
“郑总,您找我?”金在中问。
“恩,坐。”郑允浩指着自己对面的座椅,这让金在中心中一凛,出什么问题了吗?接着,郑允浩用着严肃地申请问,“上午给你的资料看完了吗?”
“恩,差不多了。”
“差不多是什么程度?看完了还是没看完?”郑允浩严谨地追问。
“看完了。”金在中微笑着答。
“好,你去收拾收拾,把该用的东西都准备好,十分钟后和我去见客户。”郑允浩安排着。
“恩……恩?”金在中疑惑着,上午不是说要和沈副总监一起去吗?
“哎……”郑允浩无奈地叹了口气,“那小子出了点突发状况,下午我和你一起去。”
“好的,我知道了。”金在中认命妥协。说实话,他现在不太愿意和这个精干的上司有太多的接触,尤其是二人独处,可能是因为自己动机不纯,或者是因为这个男人的气场太过强大,总之,在他面前,自己总是那么地底气不足。
郑允浩把车钥匙扔给他,金在中接住后急忙问:“要我开?”
“不会?”郑允浩挑眉。
“会倒是会,但是是无证驾驶。”金在中不自然地说。曾经……因为之前有的上司会带着他出去应酬,他虽然也喝,但意志力还算强韧,基本都是他帮着开回去,然后……闭上眼强迫自己不要再想,选择沉默。
察觉出他的不对劲,郑允浩并没有选择怜惜,而是步步紧逼:“怎么,害怕一会见到不想见的人?”郑允浩至今仍对他多次跳槽的原因耿耿于怀。
金在中继续沉默。郑允浩嘴角一钩,带着不屑与嘲弄。
半小时后,郑允浩开着车带着金在中出现在一家古色古香的茶楼门前。说是茶楼,也不过是因为它的名字叫“柳岸茶楼”,实际上,这是一家高级会所。他很佩服郑允浩对“投其所好”的运用,因为他的前前任上司,确实喜欢这种调调,不过在金在中看来,这只能用四个字形容“附庸风雅”。
上午的时候,他还抱有一丝侥幸,希望今天需要面对的人能换一个,现在看来还是躲不过,金在中终是认命地下了车。
被侍者带到包厢门口,金在中不着痕迹地深呼吸,跟在郑允浩身后走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架屏风——绘着火红的枫叶飘零。
二人从侧面走过,里面已经有人了。那人低头把玩着茶具,听到声音抬起了头,看到郑允浩时站起身来,微微一笑,随后,目光后移,看到金在中的时候,愣住了。
接着,他脸上的笑容更盛,竟一反常态地走过来迎接,伸出右手和郑允浩握了握,开口,语气依旧让人捉摸不透:“真不知该不该感谢沈副总,要不是他临时有事,我怎能有幸与郑总见面?”
郑允浩笑得谦恭:“晚辈这方面业务不如沈副总熟练,还请严总……手下留情。”
松开手,接下来的重心自然便转到金在中身上。
“金在中,好久不见。”严总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
“好久不见。”金在中笑得四两拨千斤。
“没想到有一天我们会以这种方式重逢。”严总说着,三人也向着桌子移动,待落座,金在中环顾四周,内心汹涌着,嘴上却不住地赞美,避重就轻地说:“对于严总来说,也只有在这种地方才能重逢,不是吗?”
“这倒是,所以说郑总真的很会挑地方嘛!”严总无奈将话题转到郑允浩身上,“在这种地方谈合作,成功率总是要高一些的嘛!”
郑允浩微微一笑,这时,侍者拿着菜单过来,算是结束了这场别有用意的寒暄。
席间,严总一副熟人姿态,总是不住地给金在中夹菜,一会说这个好吃,一会说那个你吃了不好,郑允浩这个金在中的“现任上司”反倒像个外人。但他也无所谓,给金在中扔到客户部就是为了这个,管他过程怎样,结果如愿即可——酒桌上从不是用来谈生意的,是用来谈感情的,感情到了,生意便成了。
这样想着,手机响了。郑允浩起身,带着抱歉的语气说:“不好意思,我出去接个电话。”
“郑总请便。”看着郑允浩离开,严总终于放下了筷子,“EAST就是你离开我的理由?”这个男人终于不再伪装。
要怎么说?金在中恍惚了。EAST当然不是他离开的理由,因为在EAST之前也有一个小公司供他过渡。可是如果自己实话实说,肯定会引起他的怀疑。
“当然不是。”金在中在严磊面前,又恢复成昔日妩媚的样子,眉眼含笑,嘴角轻挑。
“那你为什么非离开不可?”严磊步步紧逼。当初他为了找他连最重要的一个案子都耽误了,所以才落得现在需要和EAST合作的地步。
金在中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依稀想起自己与这位“过客”的过往——严磊,一个年近五十的中年男子,小山沟出身,考了一个一般的本科大学,毕业之后被幸运女神眷顾发了家,用现在的词形容就叫做“凤凰男”,有点小才,但不至于打遍业界无敌手,却在小有成就之后,自我膨胀,一朝得势,便得意忘形。
可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这人不同于之前的boss——严磊是个GAY。因为金在中自己也是,所以很快便发现了这一点,他对自己非常好,极尽温柔,倾其所有——尽管他有妻子,有孩子。可更让金在中害怕的是这不同以往的状况会不会带来更大的麻烦,因此他在事情还有余地之时,选择全身而退。
半个月,与严磊相处的时间,只有半个月。
金在中知道这半个月的时间,自己给他带来多少损失,尽管那并不是他的本意。
“没有人会在一家公司干一辈子。”金在中试图让自己冷静。
严磊眼中忽然充满了难以言喻的笑意:“可是一般情况下,也没有人干半个月就走,连工资都不要。”年近半百的人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人总要看得长远一些。”金在中说。
“我真不知道你跳槽的公司比我的公司强多少。”严磊冷笑,“金在中,你以为我是谁?你……”
还没等严磊说完,金在中这次选择进攻:“我以为你是有妻子有孩子有家室的人。”
本以为这句话能让严磊清醒,可惜他错估了严磊的感情。他看见严磊的脸上忽然绽出了非常灿烂而又满足的笑容,接着,他听见严磊说,语气温柔而蛊惑:“我找了你那么久就是想告诉你,金在中,我现在已经离婚了,回到我身边吧,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金在中从未想过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严磊竟然敢为了自己抛弃妻子,他看着因为情绪激动而凑近并抓住自己双手的严磊,心里真的慌了。
“我每天下班回家能看到你就行,你什么都不用做,我养你。”金在中起身就想逃离,可没走进步就被严磊一把抱住,困在了墙边,“辞了EAST,跟我回去!”
“严总”金在中开始公式化地称呼他,“我们郑总估计快回来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请您……自重。”
严磊的眼神因为“自重”二字而变得狠戾,目光放肆嘴角含笑,就那样盯着金在中看:“几个月不见,性格倒是变得更合我意了。”
金在中本想反抗,但终是理智占了上风——如果随着自己的性子来,会不会对接下来自己在EAST的发展带来不利影响?郑允浩会不会就那样让自己走人?然后呢?然后严磊再用点什么手段让他在业内无法立足,最后只能投奔他?
短时间内,金在中的脑子飞速地权衡着,最终只是侧过了脸,索性消极应对。
满意地看着他的反应,随后严磊的右手抚上金在中的脸颊,来回地摩挲:“你猜,我用这次合作做筹码,跟郑允浩要人,他会不会放行?”
“不用猜,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不会。”打完电话回来的郑允浩,用着坚定的语气说着。
金在中看着关键时刻出来解围的郑允浩,脑子里不禁蹦出了四个字——英雄救美。
“真没想到郑总这样身份的人,竟有偷听别人说话的癖好。”既然被人发现,严磊也不再伪装下去。
“我也没想到严总这样身份的人,竟然喜欢以强势手段,逼人就范。”郑允浩忽然变得寸步不让。
郑允浩一步步走向二人,把金在中拉到自己身后护着他,而后盯着严磊的眼睛,满是惋惜地说:“严总,很遗憾,这次合作可能无法达成了,毕竟,你我二人的生意之道不太一样。”
“这样的话……”严磊盯着金在中,似笑非笑地说,“那金在中可是第二次影响了我的大生意,这样不幸的人,郑总你确定要留在身边?”
“我的人,幸不幸当然由我说了算。”郑允浩理所当然地说。
我的人……
金在中本想说什么,可听到这三个字,脑子一时间没回过神来,什么叫“我的人”?一般来说,不应该是“我的下属”,“我的同事”之类的吗?怎么就成他的人了?忽然,想起现在这个剑拔弩张的场面下,自己还有闲工夫想这些,金在中一个没忍住,轻轻笑了出来。
严磊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不好意思,我觉得双方都没有必要再谈下去,失陪。”郑允浩说完,拉着金在中就往门外走。
“希望你不要为这个决定而后悔。”严磊在后面说,语气阴冷。
“呵。”回答他的,是郑允浩高冷又不屑的笑声。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