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四十一章
作者:清汤寡水 [更新时间] 9/8/2016 8:49:32 PM [字数] 4459
 

叶寻歌怔住,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道:“我、我……”

他半晌没说出个完整的话来,凌天越也不着急,捉住了叶寻歌伸过来的手,与他十指相扣,似乎全然忘却了自己与眼前这人以前曾发生过什么。

“看叶少爷这样,应当是过得很不错了。”

叶寻歌心中一凛。

他正要开口,身体已被凌天越按倒在地上。之前相缠的手被反扣在地,脖颈的要害之处也被紧紧扼住。

可是凌天越的声音还是那样温柔。

“叶少爷在过舒服日子的时候,可想起过我吗?”

叶寻歌想说话,可是喉咙被卡住发声的地方,凌天越此刻似乎是情绪不稳,手上的劲忽紧忽松,叫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怎么不说话?”凌天越声音微抖,说完之后竟然冷笑了一声,“又是这样?不说话,也不理我?”

“……不……是……”叶寻歌被掐得难受,勉勉强强吐出一两个字来,他刚一出声,便感觉自己被凌天越提拎了起来,抱在怀里。

“我可是一直想着少爷啊。”凌天越哑着嗓子,听不出是哭是笑。说完之后,他也不管叶寻歌作何反应,径自把怀中的人转了个方向,推到旁边的树上。

叶寻歌被他推得站不稳,下意识地扶住了树干,紧跟着凌天越便从身后压了上来,把他狠狠地箍在双臂和树干之间。

“啊……嗯、啊……住、住手……”感觉到凌天越在撕扯自己的衣物,叶寻歌吓得连声惊叫。

凌天越置之不理,甚至嘲讽道:“少爷这么浪的身子,不用我来真的可以吗?”

“住、住口!”叶寻歌扶着树干,低着头狠狠地吼出一句。随着他的尾音,只听嘶拉一声,上衣已经被凌天越完全扯开,夜晚的凉意侵蚀着裸露出的肌肤。

没有听见凌天越的回答,只听得他恨恨地啧了一声,手上的动作越发粗暴起来,只三两下,又把叶寻歌的腰带扯开了。下半身的衣摆松垮垮地落下去,白皙的臀肉和大腿毫无遮掩地展露在凌天越眼前。

叶寻歌又羞又急,反手想要推开凌天越,但伸出的手反而先被捉住了。另一只手撑在树干上,无论如何也空不出来。身体被凌天越这样完全压制住,叶寻歌也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心中恼怒,却又无可奈何,最后终是忍不住求起饶来。

“不要……不要……”叶寻歌摇着头,声音已经带上了颤抖,“凌天越,不要……”

粗大的性器已经触到了臀缝那里,听见叶寻歌这样软声软气,凌天越也不知心里究竟是何感受。他以前总是喜欢逼着这人服软,但如今这人像以前那样开始求饶了,他又不由得觉得心焦火燎起来。

“为什么不要?”他一手用力地掐着叶寻歌的细腰,沉声问道。

“我、我……”被这样一问,叶寻歌一时之间也说不出话来。只听得凌天越冷笑一声,身后便是一股撕裂般的疼痛涌上,疼得他张开了嘴,连叫都叫不出来。

约是许久没做过了,凌天越也被这紧致的肉穴咬得有些失控。他用力地掰开白嫩的臀肉,虽看不清晰,但也能想象性器被小穴艰难吞下的画面。紫黑的欲望和泛着潮红的臀间,以及摸着依旧细嫩的身体,伴随着疼痛和欢愉的呻吟声,让这片黑漆漆的树林也开始弥漫起了淫靡的气氛。

“啊啊……嗯啊……啊……不、不要……”叶寻歌软软地折了下去,腰身那里折成了诱人的弧度,但屁股却被凌天越提了起来,只感觉那硬物像烙铁一样凶狠而滚烫,一下一下地朝自己身体深处捅着。

“看你这模样,浪成这样了……哈……还说不要?”凌天越凑在叶寻歌耳后粗喘着,这藏剑少爷的身体还是那样干净诱人,看来自己离开之后他并没有吃什么苦头。如此想着,凌天越竟然莫名地稍稍有些放心。

下一瞬他便又咬牙切齿起来。叶寻歌当然不可能吃什么苦头,他可是卿言风的功臣,自己何必又要去为他操这份心?如今就算是把他肏得几天下不来地,那也是他自找的。

如此想着,凌天越捅得越加用力起来,肉体甚至碰出了清脆的响声,若是在白天,便能看见叶寻歌原本白嫩的屁股上都撞出了红印。

叶寻歌被弄得又是哭又是叫,整个上身几乎都要垂到地上去,撑着树干的手臂也蹭出了伤口,火辣辣地疼。若说以往和凌天越做爱,多少还能感觉到快感,那这次便感觉身后的男人就像是在泄愤一样,身体即使还能感受到一丝愉悦,也被其他地方的疼痛给完全掩盖掉了。

凌天越这样粗暴地进出了一阵,也感觉到了叶寻歌的双腿在发抖。他原本心下一软,想要把人放到地上再肏,但继而却又不知哪里来的火气,让他用力一巴掌拍在叶寻歌屁股上,逼出对方一阵哀鸣。

“少爷的脚不是好的吗,怎么又站不稳了?”凌天越冷嘲热讽道,“还是说被卿言风玩到已经没力气了?”

叶寻歌听他这样说,才知道方才自己与卿言风的对话应当是被凌天越给误会了去。他想要辩解,但甫一张嘴,身后又是几下用力的耸动,不仅没说出话来,反而带着呻吟声更大了些。

“不、不行……啊啊……痛,好痛……”叶寻歌一边呼痛呻吟,一边双腿真的失了力气要向下跪去,只是屁股还被凌天越提在下身,依旧被迫和男人的性器紧紧交缠着。

见叶寻歌是真的站不稳,凌天越也暂时不想去追究他是不是真的被卿言风给怎样了,撒了手把叶寻歌扔在地上,又解了他的腰带,把叶寻歌的双手反缚在身后。

衣物没了束缚,这下全部散落在地上,叶寻歌也近乎赤身裸体了,白皙的身子在阴暗的树林间别样显眼。他上身贴在地上,下意识地微微颤抖着,地上的杂草落叶沾在了他淌着口涎的嘴边,却也无暇顾及。

“叶寻歌。”男人那低沉的声音像是贴着脊椎慢慢爬到了耳后,他覆身上去,把叶寻歌压在身下,齿间缓慢而用力地咬起细嫩的肉来,每一口都咬出了浅浅的伤痕,“叶寻歌啊,你那一刀,捅得我好疼。”

他一边不停地在叶寻歌耳边说着,但又并不想听任何的答复,每次说完之后,肉刃都会用力地捅到肉穴的最深处去,抵在那里,半晌不动,直把叶寻歌弄得连神志都迷蒙了起来,只会在凌天越怀里随着身后的耸动不住瑟缩,连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凌天越又探手到前面去掐叶寻歌的乳尖,那里早就硬了起来,此刻在凌天越的手指之间被毫不留情地掐捏拉扯,想是早已红肿。再加了这一层刺激,叶寻歌即使痛但下身也还是老实地起了反应。

“……前、前面……嗯啊……哈、啊啊……”叶寻歌勉勉强强地说出这两个字,又开始止不住地哭叫起来。凌天越伸手去摸了摸叶寻歌的下面,已经湿淋淋的一片,精液和肉穴里被挤出来的淫液混在一起,顺着大腿根往下流。

但他立刻又收回手,把沾到的液体都抹到叶寻歌的上身去,手掌在细腻的胴体上缓慢地抚摸着,时不时轻轻捏一下,被他弄过的地方都恍若燃起了一片火,只觉得全身都变成了敏感带,碰不得摸不得。

“想来少爷应该是不缺让自己舒服的人吧,既然如此,何必又非要我来伺候……”凌天越肆无忌惮地舔着叶寻歌的后颈,语声模糊,“就先暂且,让我用一次……”

他声音渐小,但语末依旧能听得出他在咬牙切齿,只是叶寻歌此刻已经陷入了恍惚之中,能听清凌天越在说什么已是勉强,实在是无力去分辨他的言语中还有些什么感情。

“痛……”叶寻歌在断断续续的喘息呻吟中依旧是不可抑制地呼痛,似乎这已是他本能的反应,凌天越放缓了些速度留心去听,却也只能听见他带着痛苦反复地说着,痛,好痛。

“痛吗……”凌天越喃喃低语着,见叶寻歌如此凄惨的模样,他应当满足了才对,可此刻心里的难受却比当初挨了叶寻歌那一刀好不了多少。可笑,实在可笑,真不知这痛的人究竟是谁,明明是叶寻歌在叫痛,却好像这每一声都叫在了凌天越身上。

“……你有什么好痛的……”凌天越慢慢地抱紧了叶寻歌,侧脸靠在他的颈后,“你哪里痛了,你明明……一点都不痛的……”

他这样说着,又是忍不住下面用了些力,他的内心深处似乎害怕着叶寻歌对他毫无反应,哪怕是无意义的哭闹呻吟都好,总得要叶寻歌对着他还能发出点声音。

“……脚……嗯、啊……啊,脚痛啊……”叶寻歌带着哭腔低声说着,不知何时他已经是被肏得满脸泪水,长发散乱,看着便让人起了凌虐之心。

“……脚痛?”凌天越下意识地把叶寻歌环抱起来,解开绑着人双手的束缚,让他靠在自己的胸膛,一手则顺着叶寻歌的腿摸了下去,直到脚踝那里。原本细腻的手感在到脚踝时突兀地凸起一道异样,想来应当是当初挑脚筋时留下的伤口。

直到此时,凌天越心中那份焦躁才稍有缓解。是的,当初那两刀是自己割下去的,伤口真真切切。只可惜,连挑了脚筋都绑不住叶寻歌。

这时叶寻歌的呼吸也平缓了些,神智逐渐清明,他颤抖着开口道:“你以为……你那两刀,没割到我的身上来吗?……就算是当天就被接上了,依旧后患无穷……呵,……你以为,你留下的伤口,我就不疼了吗?”

凌天越心中有感情似乎就要冲破喉咙,他的手不自觉地扣地成爪,生生把地上抠出了几道痕迹。他嘴唇蠕动着想要开口,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反而抓着叶寻歌的手臂把他再次压在地上。

“既然如此,那便好好记住这份疼吧。”

他自己也不知到底用着怎样的心绪说出这句话,只觉自己连最后一丝冷静都要随这混沌的夜晚远去,叶寻歌被他用手掌死死抵在背上,被迫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侵犯。凌天越双眼泛红,宛若一只吃人的兽类,粗大的性器在已经被折磨得红肿刺痛的肉穴里毫不留情地进出,粗暴的动作甚至带出了些许嫩肉。

叶寻歌的叫声一开始还只是喘息呻吟,但到此刻已经变成了近乎凄惨的哀鸣。即便如此,他也没能得到凌天越任何怜惜。他强迫自己无视身体被开拓侵犯的快感,只去记着这个时候到底有多痛,双手疼得揪住了地上的野草,他就像受刑一般发出嘶哑的声音。

可即使到了如此地步,他还是挣扎着,断断续续地想要说出话来。

“我……呜啊啊、啊啊……我、我恨你……”

一开始只是呜咽中带着模糊不清的词句,可是之后叶寻歌似乎是存心要逆着凌天越的意思来。他的声音越来越大,直到最后犹如嘶吼。

“……我恨你!我恨你!!”

“初入恶人谷时折辱我、强迫我的恨!杀掉林珞宇的恨!挑掉我脚筋的恨!……”他猛然仰起头,眼泪落在嘴里满口腥咸,“……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我恨你!我恨你啊!!”

凌天越这辈子,也不知听了多少次别人说恨他。可是这一回却像被利剑穿心,脑中霎时空白一片。枪就在手边,若是可以,他也真想一枪戳下去杀了这人算了,也省得叫自己如此煎熬。

但是他又不敢,又怕。他不想听叶寻歌说出这样的话来,可是也不知道该如何要叫他闭嘴。这人明明被自己这样牢牢地抱在怀里,可为何还是觉得他远在天边?

他别无他法,只有更用力地把叶寻歌抱紧,用更粗暴的动作来让怀中人除了哭泣再也无暇顾及其他。慢慢地,叶寻歌的哭叫声逐渐小了下去,这林间又逐渐恢复了之前的阴气森森。夜深露重,直到一阵凉风吹来,凌天越才发觉叶寻歌已经昏了过去。

终是不用听见他那恨之入骨的声音,凌天越也稍稍冷静了一些。他小心地从叶寻歌身体里退出来,用手撸了几下射在叶寻歌身上。白皙的身体上蹭上了斑斑泥土落叶,此刻又染了一身的情爱之物,此中淫靡之味,真是无法细说。

他抱着叶寻歌,慢慢把他仰躺放在地上。叶寻歌一身凌乱,又是可怜又是色情,凌天越轻轻抬了抬垫在他背后的手臂,他便又乖乖地靠在了凌天越的怀里。

他这样看着叶寻歌许久,才终于轻叹一声,道:“是了,你恨我……”

他收回手,把自己身上的外袍脱下,盖在叶寻歌的身上。

“……那我就不该恨你吗?”

说罢,他伸手向叶寻歌的脸颊,指尖快要触到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轻轻地碰了碰,继而,起身走开。

叶寻歌闭着眼睛,嘴唇却动了,像说梦话一般轻声说道:“你不要以为人人都如你那般无耻,我与卿言风……只有约定,却无其他。”

可惜这时凌天越早已走远,无论说了些什么,他都听不见了。​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