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三十四章
作者:清汤寡水 [更新时间] 7/15/2016 7:24:08 PM [字数] 4541
折·叁拾肆



尽管凌天越已经尽量放轻了动作,但推门时,老旧的木门还是不可控制地发出了吱呀的声响。平日里他若这么晚回来,总是想着要是叶寻歌还等着他就好了,但如今他却巴不得那人早已沉睡过去,好叫自己明天一大早趁他没醒再出门。

这可真是叫人料想不到。连他自己也这般自嘲着。

他抬头向屋内望去,果不其然看见叶寻歌半卧在床上,此刻已经坐了起来,瞪大了通红的眼睛盯着他。

“那个……”叶寻歌颤颤地向凌天越伸出手,虽明白这并非对方对自己的亲近示好,但凌天越还是伸手握住了。再怎样,总算是见着这个人有些感情的波动了,总比以前那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要好。

“怎么了?”不知怎的,凌天越并不想尽快给叶寻歌答案,又想不出其他可以转移话题的东西,也就只好装傻。

“那个副将……”叶寻歌的声音就好像是要哭出来了一般,他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嘴,即使是在这样的心境之下,他还是不愿意将自己脆弱的一面完全暴露在凌天越面前。

凌天越摇了摇头道:“唐欢烬手下人众多又不招人注目,我们并不知道那个副将到底是谁。”

没想到叶寻歌听了他这样说,竟然笑了一声出来。

他好不容易理顺了气,抓住凌天越的手,把他一点点向自己这边拉过来,缓缓道:“你对我的所作所为,足以令我恨你一辈子。但是如今……你为何又在这些小事上如此体贴呢?”

凌天越一阵哑然。

他好像忘了眼前这个人其实相当聪明,叶寻歌对浩气盟的了解自然要比他深得多,唐欢烬的手下,并且还为顾长翎担下罪责,最有可能是谁叶寻歌心里自然一清二楚。他这样执着不休地想要问个清楚,只不过是在追求那万分之一的侥幸罢了。

叶寻歌把凌天越拉到自己身侧,颤抖着似乎想要靠近他,但最终还是把手收了回去。他紧紧扣着自己的胸口,半张着嘴,像是想要竭力地嘶吼出来,却又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了他的喉咙里,让他一点点声音都发不出。

凌天越心里升出了奇妙的感觉。

不知是欣喜,还是难过,他一声不吭,神差鬼使地抱住了叶寻歌。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屋内的烛火时不时跳动着,墙上映出幢幢的黑影。

就这样沉默了许久,凌天越终于听见怀里的人发出了声响。

一开始只是轻微的啜泣声,继而,仿佛积蓄已久的情绪终于溃堤,啜泣变成了哭声,最后崩塌成嚎啕大哭。

叶寻歌攥着凌天越的衣襟,在他的胸口那里肆无忌惮地哭着,不过一会儿工夫,那里的衣物便已经染湿了一大片。凌天越怔怔地坐在床边,搂着怀里的叶寻歌。这明明是他期盼已久的场景,但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却连做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只好抬起手,轻轻地拍着叶寻歌的背。

“……别哭了。”他低声说着,但叶寻歌一点都没听进去,依然自顾自地哭着,甚至伸出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反抱着他。

哭到最后,哭声已经变成了一阵阵的嘶吼,叶寻歌猛然一口咬在凌天越的肩膀上,疼痛来得猝不及防,饶是凌天越也忍不住嘶地倒吸一口凉气。

“……喂!你……”

凌天越吃痛地扯着叶寻歌的衣领,想要把他从自己身上扯下来。但低头时猛然看见叶寻歌的表情,顿时动作一滞,也由着他去了。

咬了半晌,凌天越估摸着那里的牙印要留上个好几天,叶寻歌终于松开了口,转而凑到了凌天越的面前。

凌天越想,一定是今晚的叶寻歌过于反常,才让他总是反应不过来,所以才会一时之间愣在原地,连叶寻歌吻上了自己的嘴唇都还未明白他做了些什么。

他下意识地搂住叶寻歌的腰身,这人原本的体格就略显单薄,这些天的折腾下来,更是瘦了不少,凌天越甚至都不敢使劲了,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哪里给折断了。

先是试探性地拥抱,继而是身体的贴近和相靠,叶寻歌这温顺的接触,已经是多久没有感受到了呢?自那个夜晚之后,就算在床上缠绵之际,也只能感觉到这个人宛若人偶一般呆滞的反应而已。凌天越告诫自己不应该去想这些,可是他现在也无法控制自己了,开始在这些以往他不屑一顾的细小地方死死纠结。

叶寻歌勾着凌天越的肩膀,双腿张开跨坐在他的大腿上,紧紧地贴着对方的嘴唇。他伸出舌尖探到凌天越的嘴里,试图从齿列之间找到缝隙好更深地探进去。津液沾染上两人的嘴角,湿润的水声混杂了喘息,响彻了整个房间。

莫名的违和感升腾了起来。

凌天越别过脸想要避开叶寻歌主动得不像话的亲吻,但此刻的叶寻歌软得跟什么似的,温顺粘人,亲不到他的嘴,便伸出小舌小心翼翼地舔舐着他的下巴、脖子,像是讨好一样顺着脸颊的轮廓滑到耳廓。

凌天越忍不住一个激灵,他甚少被人碰到这里,即使以前与人欢爱也是由他占据主动,哪里轮得到别人这样亲近他。如今被叶寻歌这样一舔,才知道原来自己也是有所谓“敏感带”这一类的东西的。

被柔软的舌头湿淋淋地爱抚着,从耳垂,到脖子,再到肩膀,感觉都酥麻了起来。凌天越闭上眼睛,咬着牙,有些无奈地拦腰把叶寻歌狠狠抱起来,强行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如果真的就这样被这人把情欲撩起来,那简直是笑话。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凌天越把叶寻歌箍在一臂之远的地方,危险地眯了眯眼睛。

然而叶寻歌像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湿润的眼睛有些无助地看着他,眉角都温顺地垂了下来,眼角和鼻尖都有些发红。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唇面,一副任人宰割的乖顺模样。

凌天越感觉自己脑子里的弦要绷断了,他压低声音,再次一字一顿地问道:“叶寻歌,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叶寻歌仍是呆呆地看着他,隔了好久,凌天越差点就要克制不住自己的时候,他终于微微动了动嘴唇,伸手搭在凌天越坚实的手臂上,语带哭腔地说:“我……我知道啊……”

他连眼睛都没眨,但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地再次流了下来。他挣扎着想要靠近凌天越,原本就松松垮垮的衣衫在扭动中滑落了下来,依旧是细嫩光洁的半截身子就那样露了出来。凌天越低低地叹了口气,手上不自觉地松了力气。

他不过就这么放松了一瞬间,没想到叶寻歌竟然整个欺身上来跨坐在他的腰上,按住凌天越的肩膀把他压在床榻之上,就那样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凌天越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叶寻歌。长长的头发垂落下来,发梢搔到了他的胸口,有些痒。他想要去把那些头发撩开,但甫一伸手,叶寻歌以为又要被扯开,着急之下用了些力气,弯下腰死死地压在凌天越身上。

“你……”

“你不是很喜欢和我做吗?!”大概是太激动了,叶寻歌低吼出的声音里有着止不住的颤抖,他垂着头,散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面容,即使是凌天越仰视的视角也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现在我想和你做,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不是……”凌天越感觉自己现在根本无法理解叶寻歌,的确如他所说,自己一直以来都沉迷于与这个人的欢愉,但此时此刻他却不想在这样莫名其妙的情况下陷入鱼水之欢。

“我……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凄惨过……”突然之间,叶寻歌不再激动了,他撕扯着凌天越的衣物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弯曲了脊背,眼泪一滴一滴地从散乱的发丝之间落下,打在凌天越的胸口上,“即使被你那般羞辱,那样对待,我也……没有觉得自己凄惨过……”

“……”

“如今我被浩气盟抛弃……两个徒弟,一个死在你手上,一个死在我舍身奉献过的浩气盟。而我想哭,居然都还只能靠在你的肩膀上哭……”他抽抽噎噎地继续说着,“这才是、这才是,最凄惨的地方啊……!”

蓦然地,感觉四周都安静了下来。

凌天越呆呆地看着叶寻歌,感觉自己只听得见他的哭声。他用手臂撑着自己慢慢地坐起来,把叶寻歌抱在怀里。

这个漂亮的藏剑少爷此刻还衣衫不整,双腿大张地坐在自己的腿上,分明是勾人的模样,可是凌天越却生不出一点僭越的念头。他现在只想抱着这个人,一直到他哭够了为止。



极尽缠绵的湿吻持续纠缠着,舌头与唇齿的交缠发出啧啧的水声。叶寻歌的衣服已经掉了一大半下去,只有袖口还堪堪地挂在手臂上。优美的脊背袒露在空气中,随着他仰头索吻的动作折出漂亮的弧线。

“想做……”亲吻的空隙里他含糊不清地说着,“我想做……想要你……”

凌天越觉得心都被这声柔软淫靡的声音给揪了起来,没想到主动的叶寻歌居然这么撩人,他一边继续在湿热的嘴里更深地探索着,一边伸手去揉叶寻歌的臀肉。

“哼嗯……唔、啊……”叶寻歌发出了有些媚气的喘息,他的身体下意识地想要逃开,但立刻又被凌天越狠狠地吸吮住唇瓣。

凌天越的手掌抚摸着叶寻歌的腰臀,感觉到对方有些不满地扭了扭腰,便也不再客气,稍稍用了些力气把臀缝掰开,一根手指探到了蠕动的肉穴之上。

“……唔!”叶寻歌的身体一抖,但没有拒绝。他双手死死地抓着凌天越的肩膀,皱紧了眉头接受着异物的侵犯。

早已经习惯了调教的小穴柔软地依附着凌天越的手指,能够感觉到里面嫩肉的湿热。原本不是用来性爱的地方因为被侵犯了太多次,已经能够自行地分泌些许淫液,把戳进去的手指染湿了,来回抽插时能听到黏腻的水声。

“哈啊……啊……”叶寻歌低低地呻吟着,原本跨坐的姿势在不自觉中挺起了身子,腰身随着凌天越手上的动作一前一后地来回动着,“不够、还要……嗯啊……”

凌天越原本还想说些话来逗他,但抬头看见叶寻歌的脸,白净的脸上已经染满了潮红,他半闭着眼睛,有些虚浮地朝下看过来。扬起的脖颈之间能看见清晰的鲜红吻痕。

“……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吗……”凌天越凑到叶寻歌的胸口去咬那两点嫩红,尖利的牙齿咬住一边的乳尖向外拉扯着,叶寻歌带着哭腔叫了出来,身体在凌天越怀里不安地蹭着。

凌天越又在后面加了一根手指,两指用力地撑开原本紧缩的肉穴,泛着凉意的空气灌了进去,叶寻歌整个身体都缩了一下,软绵绵地靠在凌天越胸口。

“够、够了……”叶寻歌连声音都有些疲软无力,他双手环着凌天越的脖子,腰身柔软地折了下去,屁股却高高地翘起,仰头讨好般地舔着凌天越的下巴,“想要那个……进来……”

凌天越的眼神变得暗沉深邃起来,他伸手抹了抹叶寻歌的脸上,低低地说道:“真的想要?”

叶寻歌贴在他的胸口仰起头看着他,盈着眼泪的眼睛看上去那般惹人怜爱。他的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微笑,勾着凌天越的双臂收紧,亲昵地粘到凌天越的身上。

“想要啊。”他轻飘飘的声音从耳后传来。

几乎是同时,凌天越感觉自己的后颈被一些温暖的液体打湿了,那应该是叶寻歌的眼泪吧。

到底应该顺着叶寻歌的意思做下去,还是强硬地拒绝他,到底怎样做才是对的呢?

这可能是凌天越这辈子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问题。

他有些呆愣,若是平时叶寻歌这样撩他,他早就扑上去把人吃干抹净了。但是现在他只是抱着对方纤细的腰身,恍然不知接下来该做什么。

突然,有轻柔的吻落在自己的耳后,凌天越听见叶寻歌哽咽的声音。

“……就这一次,做吧……”

尾音隐没在嘴唇贴在肌肤上的柔软触感之中,凌天越感觉自己的心猛地一跳,连思考都离自己远去了。他抓住叶寻歌的头发,把他从自己的肩膀那里拖出来,叶寻歌想要呼痛,但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炙热的吻把所有声音都封在了喉咙里。

凌天越托着叶寻歌的屁股挪到了自己的下身那里。已经坚挺的硬物试探般地戳刺着肉穴,顶端渗出的一些浊液粘出了些许银线。他原本想慢慢地进入,但没想到叶寻歌突然用力坐了下来。

“——嗯啊啊啊啊、啊、哈啊……!”

突如其来的刺痛和饱胀让叶寻歌连气都喘不过来,但他还是倔强地撑着凌天越的肩膀,发红的眼角噙满眼泪,有些别扭地瞪着凌天越。

“你真是……!”凌天越低喘一声,握着叶寻歌的腰翻身把他压在身下。粗大的性器在肉穴里摩擦着,激起一阵火辣的疼痛。

“……疼——!”叶寻歌只来得及说出这样一个字,剩下的时间里就只余下不间断的呻吟和淫叫了。凌天越把他死死扣在床上,像要把他干死在床上一样粗暴而用力地抽插着,喘息、汗水、精液,以及淫靡的气味,充满了整个房间。

如他所愿地,连最后一丝思考的空余都失去了。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