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三十三章
作者:清汤寡水 [更新时间] 2016/7/15 19:20:36 [字数] 4259
折·叁拾叁



“悭之?”

叶云空推了推火炉前那一大团棉被,得到了对方一点点蠕动作为反应。陌悭之裹在被子里的脑袋别了过来,道:“怎么了?”

叶云空盯着陌悭之这一身好一会儿,终于确认般地问道:“你……怕冷?”

陌悭之没吭声,拉着裹在身上的被子又转了过去。

“怪不得你一直驻守在南屏……”叶云空恍然大悟地喃喃自语道,继而又绕到陌悭之面前,“你这样很影响士气的。”

“……所以帮我看好门啊。”陌悭之又缩进去了一点,鼻尖冻得通红,“有人来了我就把被子掀下去。”

“啊,”叶云空呆呆地看着他,“可是人已经站在你背后了。”

陌悭之刷拉一下把裹在身上的被子扔了出去,带出的风把火炉里的火苗扇得跳动了一下。他转过身看向门口,一个身着纯阳道服的人正一脸无言地看着他。

“……慕……道长?”

“嗯,”慕飞雪干巴巴地应了一声,捡了个座把佩剑挂在旁边,坐了下来,“怪不得主事要我来昆仑……看你这个怂样,估计出不了多久也得调回南边。”

两边都是老熟人,陌悭之也不再跟他客气,爬到一边又把被子拖过来裹在身上,颤颤道:“我本来就是南方人……刚来还撑得住,呆久了就不行了。”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陌大将军怕冷,这件事够秀姐嘲笑你一年了。”

“别说我,”陌悭之吸了吸鼻子,接过叶云空递给他的热茶,问道,“南屏那边呢?怎么会得空把你调过来?”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慕飞雪撑着下巴,凝思道,“如今各个据点都是僵持状态,穆指挥不敢随便调动兵力。明明自从顾长翎回去之后,影天和穆指挥的关系就紧张得一触即发,也不知他们为何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把我调过来。”

“秀姐和烬哥都没说什么吗?”

“没说多少,但我感觉他们应该另有计划。不过,秀姐在送我走的时候叫我守好昆仑,一定要把昆仑的恶人牵制住,南屏那边,倒是让我不要多管了。”

“真奇怪啊。”这回接话的是叶云空,他看上去比陌悭之耐寒多了,“恶人不可能不知道如今浩气盟有内战之危吧,在这个时机趁火打劫是最好不过的了。既然如此,唐大哥他们也该想到啊。”

“是啊,”慕飞雪叹了一口气,“除非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后面的两步。”

“后面的两步……”陌悭之低声自语着,和叶云空相视一眼,却无人说话。营帐里一时弥漫着有些凝重的沉默。

这时,慕飞雪突然起身道:“跟你也打过招呼了,我现在去外面看看营地情况。”

说罢,他便走出了门,一股冷风随着他的动作从门口灌了进来,陌悭之嘶地倒抽了一口气。

“还是很冷?”叶云空小声问道,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怂的陌悭之,不禁觉得有些新鲜。

“……冷。”陌悭之把脑袋埋进被子里,“好想回去。”

见他缩成了一个球,叶云空也实在无奈,只能这样看着他,好一会儿,突然说道:“那……我抱着你吧,会不会没那么冷?”

他本来不抱期望,没想到陌悭之居然一愣,抬头道:“好。”

紧接着,他扯着被子一掀,就那样盯着叶云空。叶云空沉默了好半天,终于认命地钻了进去,明明是他说要抱着陌悭之的,结果现在的状况反而是被对方抱在了怀里。

叶云空觉得有些害羞,把头埋在陌悭之胸口,不敢抬头看他,小声地问道:“这样……好点了吗?”

“……”

“……喂!等、等一下!不要扒我的衣服啊!”

“衣服也很冷啊!”



即使脑海中已经是有些麻木,甚至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太清楚,但是在身后响起锐利的破空之声时,凌天越还是条件反射地反手挡去。

他当然不会是空手去接,本来拿在手上的短剑发出清脆的响声,剑尖上有一丝红色随着被打落的石块一起溅开。随着他的动作,原本被他抱在怀里的叶寻歌软绵绵地倒了下去,摔在地上。

来人是卿言风。他冷着眼,面容严肃,似乎有大事,平时身边总是带着随从的他,难得地一个人跑了过来。

“急报。”卿言风似乎并不关心之前凌天越到底在做什么,他甚至连看都没看叶寻歌一眼,“南屏那边事变,老指挥要你立刻前往南屏支援。”

“……什么?”凌天越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有些茫然地看着卿言风。

他这番样子颇为少见,卿言风有些不耐烦,没好气道:“你在干什么?!听不懂人话了?”

他话音未落,便又有一人从另一个方向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转头看去,却是行无尘。表情不见得比卿言风轻松多少,甚至连说话口气也是一模一样的焦急。

“南屏生变!”他紧张道,甚至没顾忌卿言风也在场,“我们都被浩气盟给坑了!!”

两个人的反常也让凌天越渐渐冷静了下来,他一边把倒在地上的叶寻歌打横抱在怀里,恢复了自己的一贯语气道:“到底怎么回事?”

行无尘喘了一口气道:“我们都以为——不,不仅是我们,可能绝大部分的浩气都以为,穆烟潇和影天这回是要翻脸了。所以趁着影天出盟,南屏那边想要发动奇袭。结果……”

说到这里,他反而吞吞吐吐了起来,凌天越以为他顾忌的是卿言风,结果却见他的眼神一直往他怀里的叶寻歌身上扫去。

凌天越想到叶寻歌此刻应当晕过去了,便想叫行无尘继续说便是,然而没等他开口,卿言风已经大大方方地接下了话。

“然而我们都没想到,在这个关头,两人又重归于好。”

“……”凌天越压了压眼睑,眼神变得凌厉了起来。

“原本以为这两人的导火索在顾长翎身上,没想到……”卿言风冷笑一声,平素总是有些倨傲的脸上露出怨恨的神色,“中间居然推了一个唐欢烬手下的副将,把所有的事情揽了过去。那个副将一死,竟然这件事就这样按平了。”

“我们奇袭未果,反被将一军。”行无尘也没了平日的洒脱,“伴江村已经失陷,三生幻鸟生死未卜。”

这一番话宛若晴天霹雳,虽说江湖事态瞬息万变,但这发展也太出乎意料了些。凌天越心中隐隐有不安在跳动,果然,怀中原本还安安静静的人突然有了些微的动静。

明明胸口的伤口还在流着血,但叶寻歌仍然挣扎着向卿言风伸出手去,明明他看上去就像快要死掉了一样,但还是撑着最后一口气颤颤地问道:“那个唐欢烬手下的副将……叫、叫什么?!”

卿言风皱了皱眉,但还是答道:“一个副将而已,并未在意。”

叶寻歌又把视线投向行无尘,这个时候好像这面前的人都不是他的对立阵营,而是能救他于生死之际的恩人一般。

他慌了。

“那个副将……”行无尘被他盯得后背发毛,有些为难地看向凌天越。

“别说。”凌天越低低地命令道。

“叫什么?!!”

谁也没料到叶寻歌在现在的状态下居然还能这样大声地吼出来,虽然吼完他便剧烈地咳了几声,胸口的刀伤洇开一大片鲜红。这一声似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像迅速枯萎的花草,就在人眼前,生命一点点地消散而去。

“我带他去疗伤。”凌天越道,“你们先去议事厅等我。”



凌天越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握住叶寻歌的衣襟收拢了些,把已经包扎好的伤口掩在宽松的衣袍之下。所幸刀刃并没有捅进去,所以并未伤到什么要害。这分明是自己不久之前才做过的事情,但不过一会儿工夫,凌天越却连自己为何要那样做都想不起来了。

仔细想想,或许还得谢谢卿言风。

“你真是……”凌天越低声自语着,伸手去抚摸叶寻歌的脸颊,这个人此刻还在昏睡之中,想来自己不管做了多愚蠢的事情,他也不会察觉吧。

这样想着,凌天越稍稍放心了一些。他低下头靠在叶寻歌的肩膀那里,像恋人一样亲昵地低声道:“……没想到,又输给了你一次……”

贴得这么近,几乎能听见对方的心跳声了。他原本放在叶寻歌肩膀上的手顺着纤细的手臂滑了下去,手指扣在了手腕那里,脉搏轻轻触动着他的指腹,并不清晰,但足够安稳。

这样安静地靠近了一会儿,凌天越站起了身,把被子扯过来盖在叶寻歌的身上。之前流露出的些许温柔和脆弱像是从未在他身上出现过,连他的神色都变得冷峻起来。

他伸手去拿靠在床边的枪,该去议事厅了。

然而他刚刚转身,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扯住了自己的衣袍。回头一看,叶寻歌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有些艰难地探出手,拉住凌天越不让他走。

“……帮我、帮我问问那个副将……叫什么……”叶寻歌断断续续地说着,声音里能听出依稀的哭腔,他用力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的情绪一瞬间崩塌,“求你了……”

最后的尾音像转瞬即逝的微风,叶寻歌低下头,慢慢地蜷缩起来。

“求你了……”

他毫无意义地重复着,仍然死死地攥住凌天越的红色衣袍。

“……这种事你不用知道得这么详细。”良久,凌天越才低声道,他扯了
扯下摆,叶寻歌颜色苍白的手被他晃动得松开了一瞬。

但也不过是一瞬而已,就在他以为可以就这样走出门时,叶寻歌居然不管不顾地向前一扑。身体落在坚硬的地面上发出闷响,叶寻歌再一次拉住了他。

“……凌天越,求你了……求你了……”



斜风猎猎,内谷的议事厅在白日的余晖中宛若落满了风沙。凌天越推开门走进去,便听见卿言风冷飕飕地低斥一句,“太慢了!”

“过来之前交代了一些结集兵力的事情,”凌天越回报以不怎么友好的语气,末了扯起嘴角冷笑一声,“不想如今,先生居然还有立场来命令我了。”

他语焉不详,但卿言风自然听得明白,虽心中有怒,但考虑到如今事态,还是硬生生忍了下去。

旁边的行无尘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但立刻用手挡住了。

凌天越四下扫了一圈,除卿言风和行无尘之外,还有昆仑附近几个据点的大将,事出紧急,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凑齐这些人已实属不易。

“直接说正事吧。”凌天越走到桌前,双手撑在桌面上,“伴江村既已陷落,再去救陶塘岭也并无意义……”

他说话未完,卿言风差点跳了起来。他扬手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把整个屋子的人都惊了一瞬,所有人的视线下意识朝他看去。然而他却又不说话,冷着眼看着凌天越。

内谷的风似乎停滞了,连带着屋内的空气都无法再流动。

这样僵硬而凝重的氛围好一会儿才终于散去,凌天越不以为意地收回了视线,继续说道:“但围攻南屏的计划不可停下,先以据点拖动浩气的兵力,引穆烟潇或者影天出盟,之后回转去南屏。”

“那将军呢?”有一大将问道。

“我?”凌天越阴测测地笑笑,“我自然是直取南屏。”

“你怎么能确信穆烟潇和影天会有一人出盟?”卿言风问道。

“洛道。”凌天越伸手点了点摊开在桌上的地图,“洛道以前一直是唐欢烬的地方,如今他依然对这个地方耿耿于怀,如果我们让出洛道,不管是唐欢烬,还是浩气盟,都不可能放过这个地方。”

“放掉洛道,之后怎么拿回?”其中一人问道。

“不拿洛道,改取瞿塘峡。”

“我们与浩气在白龙口纠缠已久,要拿下瞿塘峡谈何容易。”之前一直驻守无量山,如今刚调回马嵬驿据点的一个守将略有不满。

“据点不过是跳板而已。”凌天越微微眯了眯眼睛,“不要老是盯着那么小的目标。”



之后便是详细的战术讨论,待到各方都确定了接下来的安排,已是星夜披布的晚上。凌天越故意走得慢一些,趁其他人不注意时走到了行无尘旁边。

“那个浩气的副将,”他低声道,“叫什么?”

“为什么你和那个小少爷都那么在意?”行无尘不解道,“唐欢烬手下的人一向十分低调,都不怎么引人注意,所以我也并不知道确切的名字。”

“你不用管,只需要告诉我便可。”

“好吧,名字不清楚,只知道……”行无尘叹了口气,道,“姓陆。”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