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三十二章
作者:清汤寡水 [更新时间] 7/15/2016 7:18:03 PM [字数] 4819
折·叁拾贰


入了夜的恶人谷,竟然也是那么安静,静谧得要与山村荒野相提并论了。远处偶尔得见几点晃动的星火,应该是守卫在巡逻。闭上眼睛,能听见轻微的风声和模糊的犬吠声。

叶寻歌躺在床上,却没有半点睡意。

在恶人谷这么久,他难得这样晚上一个人,原本对睡在旁边那人厌恶至极,可是今晚凌天越不知发什么疯,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身边少了那个人的温度,他却有些清醒了。

晚上问凌天越那句话,只是叶寻歌的一句无心之言,却不知触了凌天越哪根筋,他不由得有些皱起了眉。

他从未指望过凌天越能够把自己的行程告诉他,所以之前那句问他要去哪里,确实只不过是随口一言。可是凌天越并未像自己预料之中那样捉弄他,反而非常自然地接了话,看上去,似乎是真的打算回答自己的问题。

估计凌天越自己也怕了。再这样下去,自己会成为他的亲近之人。

叶寻歌颤颤地把手捂在胸口上,那里闷得厉害。走到如今这一步,纵然是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这样做为何如此难受。

或许,当初应该和陌悭之一起回去……

这个想法闪过脑海的一瞬间,林珞宇落满细雪的脸像是萦绕不去的冤魂一般浮现在他眼前,他猛然一惊,继而又紧紧地蜷缩成一团,把被子整个裹在了身上。

不,不用想那么多。只有这样做,这样一步步走下去,才是正确的。



第二日,昆仑天阴,偶尔飘落一两颗雪粒。

“啧,照这天势,下午就该下大雪了。”行无尘喝了一口酒驱寒,递给凌天越,被对方嫌弃地挡回来之后也毫不在意,“不知道老指挥在想什么,选这样的天气运送军备。”

“天气晴朗,简直是在叫浩气来打劫自己。”凌天越冷笑一声,“天气太差,自己就能先把自己搞翻了。”

行无尘看着前方,阴霾仿佛要压在冰层之上,辽阔得令人心慌的天际翻腾着阴沉沉的团云。他又说道:“我听说,原本在昆仑的浩气守将换人了。”

“对,从影天的人换成了唐欢烬的人。”

“浩气这是要内斗了啊……”行无尘轻轻啧了一声,“被三生幻鸟捡便宜了。”

凌天越没说话。自古以来都是外患不止内忧不息,不管前人走过多少弯路,后人依旧要沿着滴血的教训再走上一遍。这一点,不管是恶人谷还是浩气盟,看来都是一样。

他一拉缰绳,胯下的马抬起前蹄长嘶一声。

“走了!!”

从龙门荒漠的方向,能看见蠕动的灰色细线,那是恶人谷此次的军备队伍。经过长乐坊,沿西落雪谷地,从落日岭,再上西昆仑。这条路线非常安全,但路程则较为艰辛,且恶人谷常年将兵力集结在西昆仑高地一带,两方对南边都较为松懈,因此若一旦遇袭后果依然难以设想。

原本也不必凌天越亲自上阵,但之前失掉东昆仑一事已经让谷内起了小小的喧哗,基于这个原因,凌天越不得不让自己看上去勤勤恳恳一点。

……什么逍遥自在,都是骗人。

他颇有些自嘲地这样想着。

突然之间,他勒马挥手,整个队伍都停了下来。跟在他身后的行无尘凑到他身边,凌天越也不说话,朝前面扫了一眼,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前方的冰层之上原本应该倒映着略高一些的冰沿的地方,有不正常的阴影冒起了一瞬。

看来冰谷之下有人。

凌天越对行无尘低声道:“绕路。你带军备队伍走南边,我带人走冰谷下面。”

行无尘点了点头,旋即转身指挥队伍去了。凌天越不声不响,带着一行轻骑,绕到通往冰谷的坡道那里。他回头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霎时之间,冰谷内响起了密集的马蹄声,被甬道围堵了声响,变得嘈杂起来。冰原本来不易于马匹疾驰,但此刻这一行人,竟然都在狭窄的冰谷中纵马狂奔,几乎是瞬息便到了之前所在的冰谷之下。

然而环顾一圈,却并未发现有人。

凌天越不敢放松警惕,一行人成环抱状慢慢地移动着,注意地观察着四周。

忽然之间,远处突然响起了一阵尖锐的呼哨声。仔细听去,能听到依稀的响动,凌天越脸色一变,道:“调虎离山!走!”

他领头又朝之前行无尘带队离去的方向跑去,就在此时,他却不合时宜地猛然一回头——

沉重的长枪在他手中却宛若羽毛般轻巧,转了一个枪花,听得叮铃一声脆响,脚边落了个小物件。

是一支随处可见的暗器。刀刃上略微发青,看来是下毒了。

一股冷风灌入谷口,能听到有人暗暗地倒吸凉气。

凌天越的眼神变得可怕起来。仿佛山势压来的视线在随行的队伍中扫视了一转,所见之人皆面露怯色。然而此时并非深究的时刻,凌天越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哑着嗓子又低声地重复了一遍。

“走。”



来袭的人并不多,虽然颇有组织,但等凌天越一到,他们也见势不妙立刻撤离,行无尘本想追上去,凌天越却抬手拦住了他。

“已经快过落日岭了。”凌天越小声说道,“先上西昆仑。”

之后便是简单的重整队伍,这些事务都是行无尘在做,凌天越则站在一旁看着尚未从混乱之中恢复过来的众人。刚刚与他同行的人都已经跟随他多年,他不信有谁会有本事把那些人全部策反。既然如此,如若偷袭之人藏在队伍之中,那么之后下面必然会出动静。如果依然和往日一样安静的话……

那就是埋伏的人已经料到他的行动,故意在他察觉到对方调虎离山的意图之时,趁他分神之际得手。

就在这时,行无尘挥了挥手,朝他喊道:“清点完毕!只有一辆车受损!把军备物资分摊到其他车上就没问题!”

他点了点头。

这根本不像是来拦截军备,甚至都算不上扰乱恶人军心,不管怎么看,都像是针对他凌天越的一次行动。

依照之前的安排,卿言风会在落日岭与西昆仑相交的地方接应他们。经过路上这一折腾,等他们走到能看见卿言风的地方时,天上又开始飘起了雪。

“我已经听到消息了。”卿言风站在山坡上,他带来的人正遵从他的指示下坡来帮忙运送军备物资,“将军与队伍都能无事,甚好。”

“队伍无事,是自然的。”

“哦?”卿言风宛若闲话家常般轻松一笑,像似没听出凌天越言语中的敌意,“将军是想说,有凌将军坐镇,所以不可能出事吗?”

“当然不是。”凌天越缓缓摇了摇头。

卿言风没有立刻回话,而是慢悠悠地转身,做出要随着队伍走去的姿态,却压低了声音道:“——那是?”

“如果你当时也在场,那你也会看出来,所遇之敌并非有心拦截我们。”

“可否请将军说得详细一些?”

“哦,还需要详细?”凌天越冷笑一声,“你的脑子不一向好使吗?”

卿言风对凌天越的暗中嘲讽置若罔闻,反倒是点头道:“嗯……如果遇到的的确是浩气盟的人的话,那看来情报就没错了。”

“什么情报?”凌天越敏锐地压低了声音,暗沉沉的眼睛仿若鹰一般锐利。

“将军不用这么紧张。”卿言风轻轻地抬了抬手,此刻两人已经拖到了队伍的最末尾,便也不再滞留,开始慢悠悠地往前走着,“这是今天才过来的消息,将军那时接应军备队伍去了,不知道也情有可原。”

他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南屏那边传来消息,影天已经在准备动身出浩气盟。”

影天作为浩气盟举足若轻的一位将领,几乎可说是与穆烟潇一人各占半壁江山,只是不做指挥之位。他的帮派实力和穆烟潇长年的积累,将落雁城驻守得难以靠近半分。恶人谷一直在挖空了心思如何将这两人的实力拆开,如今倒不用他们费心思了。

而卿言风的言下之意,便是如今的浩气也无心再与恶人在昆仑缠斗。

这对于恶人谷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也无怪乎今日卿言风对凌天越这冷飕飕的态度也毫不在意。

但在凌天越听来,却是另一番滋味。

影天出城,浩气盟内部实力至少要撤走近乎一半。如今三生幻鸟坐守南屏伺机行动,这简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而他却留守在昆仑,如此一想,自然算不上什么好消息。

上了西昆仑之后,凌天越将此事告知行无尘。对方听了,却只是啧啧了几声,拍了拍凌天越的肩膀,感慨道:“若再这样畏手畏脚,只怕你真的有被他们收了的一天。”

“不必你担心。”凌天越挡开了行无尘的手,“三生幻鸟再如何厉害,他一个人也对付不了穆烟潇。如若真的动兵进攻浩气盟,自然会有需要我的地方。”

“哦,那你家那个少爷怎么办?”行无尘冷笑一声,“给三生幻鸟留个软肋?”



凌天越回来之后,看见叶寻歌竟然在院子里,就那样坐在轮椅上睡着了,有些诧异。又凑近了些,能看见他手上还拿着书,大概是看着看着就乏了。

恶人谷的风历来干烈,叶寻歌即使天生的底子好也扛不住在这种地方久熬。凌天越走到他身边蹲下,看着叶寻歌安安静静的脸庞。这张脸如今已经不如初见时那般精神,多了一层疲惫和倦怠,凌天越伸出手去,指腹落到叶寻歌有些苍白的脸上,却不敢用力。

叶寻歌早就是他的人了,可是他这个时候却莫名地害怕把这个人弄醒。

虽说还是像以前那样有精神要好些,可与现在比起来,却还是睡着了比较可爱一些。

凌天越轻轻地换了手的动作,改为用手背轻抚着叶寻歌的脸颊。他以前只是觉得这个人好看,却未曾在这样的环境下认真地看过。叶寻歌的嘴唇似乎比以前要颜色淡了一些,但如果用力地吻过之后,还是会变得艳丽诱人起来。睫毛很长,在床上哭出来的时候会沾上眼泪,还有露出来的脖子,干净而纤细,很容易在上面留下淫靡的记号……

他这样看着,不知不觉中,已经凑近了叶寻歌的脸。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自己也没有答案,只是就这样看着这个人安静的睡脸,就莫名地想要去吻一吻他。

凌天越小心地贴到叶寻歌的嘴唇之上,大概是在外面睡着了的原因,叶寻歌的嘴唇比平时要冷一些。凌天越虽然也很想把它温热,但现在仅仅只是把嘴唇触碰在一起,他就已经没有力气再做其他的事情了。

从来没有遭遇过这样的感觉,也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只是如果叶寻歌醒过来,他就会觉得焦躁。

一个浅浅的亲吻结束了,但他没有立刻离开叶寻歌的面前,鼻尖稍稍再靠前一点就能碰到,叶寻歌轻微而安稳的呼吸落在他的唇上。

这样安静的氛围并没有持多久,大概是闻到了他的气息,叶寻歌的睫毛微微动了一下,继而,慢慢睁开了眼,只不过因为刚刚睡醒,眼睛里毫无神采。

凌天越几乎是瞬间便退了回来,站直了身体。

“……回来了?”

现在每次凌天越回来的时候,叶寻歌便会这么问他一句,虽然之后就没有更多的话了,但这多少让凌天越觉得心里安慰了些。

凌天越没回答他,慢慢地踱到他的侧后方,一只手搭在轮椅的靠背上,问道:“在做什么?”

“看书而已。”叶寻歌像是没什么精神似的合上了书页。

“……是吗,”凌天越的手抚到了叶寻歌的肩膀上,能感觉到对方条件反射般地轻轻一抖,“我不会在内谷久居,不日就要出门了。”

叶寻歌没太大反应,只是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凌天越在他面前从来不敢说多了,但如今见他这样,却反而心底涌起一股奇怪的冲动。他蹲下身,手搭在叶寻歌的手上,看着叶寻歌的眼睛,问道:“你不问我要去哪里?”

“……将军应该不喜欢我多问。”
“如今浩气恶人局势紧张,你也应该知道我不会一直守在昆仑一带。”凌天越说着,仔细地窥探着叶寻歌脸上的表情,但那个人仍然没有任何变化,偏着头回看着他,似乎觉得他话未完,应该还有接下来。

凌天越却不说下去,反而问道:“你不问我,如果我走了,你怎么办?”

“我……”叶寻歌微微张了张嘴,说话时感觉有些迟疑,他的目光一直毫无动静地看着前面一点的地面,那里枯黄一片,虽说已经开春,但仍然看不见半点生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的声音里飘着一片迷茫,就像是迷路已久的孩子早已忘却了自己的归途。凌天越伸手去勾起叶寻歌的下巴,凑近了说道:“你不对我笑一下?哭闹一下?说不定我一时兴起,又会把你放回去了。”

叶寻歌把手搭在凌天越的手腕上,轻轻把他的手移开,淡淡地说道:“……浩气盟已经不要我了,我回哪里去?”

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容身?凌天越没来由想起林珞宇以前曾说过,叶寻歌不过是一个被浩气洗了脑的傻瓜,如今看来,也并不是没道理。

他走到叶寻歌的身后,从背后环过瘦削的肩膀,隔着轮椅的靠背把叶寻歌抱在怀里。

“虽然我经历过无数次死里逃生,但我仍然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死。”凌天越把头搁在叶寻歌的肩膀上,低低的话语从耳朵边响起,让人觉得有些痒,“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样呢?”

“……只怕,比将军还要惨淡的下场吧。”叶寻歌看着前方,淡然地说着。

他说的没错,凌天越一死,恶人谷的势力又是一场风水转换,这期间,凌天越的一切痕迹都将被消抹,只会剩下人们口中的只言片语。至于他叶寻歌,恐怕连只言片语都不会留下。

“是啊……”凌天越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地说着,收拢了抱着叶寻歌的力气。叶寻歌猛然一怔,胸口那里,有了一种异样的触感,那是刀刃特有的锋利和寒冷。

凌天越还在继续说着,“……既然这样,不如你先去等我吧。”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