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一章:往昔
作者:绝世小撒比 [更新时间] 6/15/2016 3:34:05 PM [字数] 3487
  时至七月,沈玉门大婚之期近在咫尺。花满宸在数月闭关后,修为已入三才境,花家除了花如令和几个老怪物之外,已无人可及。他在沈玉门大婚前出关,未尝没有宣告要重夺主权之意。
   花小月今日从花满宸修炼的密室出来,如往常一样精疲力尽,发了一身汗,但远不似最初那般五脏六腑都因运转过度,快快炸裂了。得蒙花满宸的严苛训练,花小月的武功如今已经到了知武中期,花满楼与花满庭皆在知武初期徘徊,他习武时间短,进步却十分大,花家长辈甚至包括极少理事的花如令在内,都对他有些另眼相待,每月的月例也多了十两银子,待遇与上一世完全是天壤之别。可是,花小月内心对此并没有多大起伏,花满宸的帮助是他自愿服下蛊毒得来的,何况他体内还有神魂相助,若进展不突出,来他也趁早放弃习武之路算了。
   “花翩翩在你右边三点钟方向的树上。”在花小月快从小路走出松风苑的时候,神魂提醒了一句。花小月闻言侧目看去,果然见斑驳树影间有一个暗红人影,若非留心观察,还真不易发觉,花小月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花翩翩原本倚在树干上,她左手提着一壶酒,在察觉花小月靠近后饮了一口,方淡淡道:“你今天状态似乎比以前好。不用惊愕,大哥的事情极少瞒我。”
   “二姐,夜里蚊子多……要喝闷酒不怕被咬吗?”花小月说罢,花翩翩直接抬手将脸上被蚊子咬后的一个小红疙瘩划破,细细的血迹沿着她指尖流下,她却只是怔怔地看着,道:“金陵会发生很多大事,你和七童最好别去。”
  “这算是二姐的关心吗?”花小月看着树上那个妖冶清冷的女人,她身上除了那股血腥煞气之外,偶尔也会散发出一种痛楚,一种烈火灼伤的痛,她尤为适合被鲜血点缀,她脸上缓缓流动的血迹,让她有一种奇异的美丽,她好似醉了,眼里隐隐渗出泪水,却又带着无穷尽的狠绝之意,“别去啊,那个地方好危险……有个把人玩腻、利用完就扔的男人,还有一个,以打他姬妾胎儿为乐,却一直被他护着的妒夫……”
   “二姐,你醉了。”花小月抬头望着树上的花翩翩,花翩翩却丢下一根红绸,道:“爬上来,陪我喝了这坛酒,我教你用暗器。”
   “好。”花小月点点头,抓住那根红绸,利落地爬了上去。
花小月刚一上树,便听见“嗖嗖”数声响动,花翩翩伸手从怀里扬出七八枚铜币飞掷在树干上,死死地嵌入了树中,每一枚铜币上都有一只被钉死的蚊蝇。
   “好厉害!”花小月着实惊了一下,能将铜币嵌入树干上并不算什么本事,能力高深些就能做到,但连蚊子都能打中,那速度和技巧是很难得的。
   花翩翩轻轻扭动了一下脖子,道:“这招暗器手法是通过华山派的‘漫天花雨’演变而来,也是那个人教给我的。”
   “哪个人?”花小月爬在花翩翩身旁的空位上,顺口问道。
   “沈玉门。”花翩翩提起酒壶又灌了几口酒下肚,道:“此人野心不小,天赋又高,几年前他的武功便少有人能出其左右,与燕南天并称南北双绝。且极善笼络人心,天下各路英豪或多或少都卖他几分颜面,说是交友满天下也不为过……只是可惜了,他永远别想有后!”
   “怎么?他炼了葵花宝典?”花小月轻笑一声,他自然知道沈玉门没练那挥刀自宫的秘籍,可是上一世沈玉门无后却是事实。
  花翩翩看了眼一脸童真的花小月,那双水亮的眼睛是孩童独有的清澈,她心底的戒心也不由放下几分。很多事情她无法告诉旁人,即使再想倾诉,也担心成人会从只字片语中揣测出过往,可是小孩子不同。
   “大哥既然在训练你,我教你这招漫天花雨的演变招式也无妨。只是今晚我对你说的,和教你的都不能告诉别人,也不能在大哥面前用这一招。”花翩翩摸了摸花小月的头发,很轻软,也很暖和。
   “嗯,小月一定不会食言的。”花小月点点头,道:“而且,二姐说了小月也未必听得懂。”
   花翩翩闻言不由一笑,露出雪白的两排牙齿,她嘴唇没有上口脂,但是却嫣红似血,好似是她自己咬破了她的嘴唇,“那时江湖传言沈玉门的武功无限趋近五行境,如今也不知道跨入五行的行列没有……你对武学境界有个概念么?魔教的教主玉罗刹武学修为五行境后期,死了的阳顶天则是六合境初期。正道中唯一能和这二人相抗的,便是武当的张真人与少林的空见神僧了。如今阳顶天死了,玉罗刹不敢再冒进中原,可沈玉门若有了与玉罗刹交手的实力,早晚会组织中原武林对魔宫和光明顶进行围剿,大哥如今只是三才境初期,根本没办法和他斗。”
  花翩翩双目发红,眼里是无尽的抑郁,刻骨的哀伤,那种眼神花小月很熟悉,不由自主地,花小月握住了花翩翩的手,花翩翩的手纤瘦但是粗糙,甚至比很多练武的男人手还要硌人,她看见花小月眼里的怔楞,笑着抽回手,道:“这几年我拼了命的练武,却也只是进入悟武期罢了,怎么都进不了混元境。不知道今生还有没有机会能手刃仇人……估计是没了吧,我真的是个很没用的母亲……”
   一滴泪,从花翩翩眼角滑落,她仰起头靠在背后的树干上,道:“你很疑惑吧,我和你说这些……你知不知道,如果以后你的情人,你深爱的那个人要杀你,你打不过他,你该怎么办?”
   “我……”花小月心里闪过上一世惨死的画面,他爱的人对他只是视而不见,不由摇头道:“我不知道。”
   “很简单,如果那个人曾经喜欢过你,在他一剑刺入你心口的时候,跪下来,避开要害。告诉他,可不可以不要在这里杀我?我不想别人知道,是你杀了我,来找你麻烦。我死都不想给你添乱……因为,你是我值得用生命去爱,去保护的人。”花翩翩眼里泪光闪烁,冷漠而又狠绝地看着苍凉夜色,道:“我亦不知,当时我说的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他放你走了?”花小月愕然,这招对于玉罗刹无效……毕竟他从未爱过自己,甚至连喜欢都说不说吧。何况,自己死根本不会给他添麻烦。
   “他让我去没人的地方自尽。”花翩翩将头埋入双膝之上,肩头轻微地颤抖着,不知是哭还是在极力压抑心底的滔天恨意,花小月下意识地伸出了手,想安慰她,能说出这样的话,爱到了怎样的地步?即使是假话,也让不免让人有几分动容。
“你记住了,暗器之法,旨在一个‘活’字,其次便是腕力与指力的配合,与你自己对外界的感受。”在花小月的手碰到花翩翩之前,她便骤然抬头,纵身而起,“唰唰”漫天金光闪动,她将包里的所有的铜币尽数射出,钉在地上竟然形成了一幅小型的山河图。
   “手伸出来!”花翩翩的身体在空中一荡,顺手摘下几枚绿叶,然后塞进花小月手里,道:“运气不觉秋叶落,残梦时见卷云飞。针菱蒺刺号令随,追魂摄魄无牵执。横纵绕心踏四方,万器齐发始有归……”
    花小月收敛心神,思量着花翩翩所念的口诀,看着月下几只飞扑的蛾子,凝聚心神,在指尖的力道蓄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便朝着几只蛾子的方向各自射出。
   “啪啪”两只蛾子拍打着翅膀逃开了,另有两只翅膀被钉在了地上,还有一只被钉中腹部扭动一阵便失去了动弹能力,死透了。
   “挺有天赋的嘛,能打死一只,钉住两只。”花翩翩笑了笑,又坐到了花小月身旁,道:“暗器之法除了口诀之外,最重要的是技巧的熟练度,这个只能你自己去练了。”
   “多谢二姐。”花小月拱手向花翩翩施了一礼,见花翩翩摆了摆手,便道:“日后,小弟也会想法助二姐得偿心愿的。”
   花翩翩的身体明显僵了僵,她指了指花小月,道:“小家伙,算你有些良心,你能有这份心,我是真的很高兴。倒是五弟那个蠢货,居然跟沈玉门走了。”
   “二姐,五哥他有没有可能……”花小月的话还没说完,花翩翩便打断了,道:“沈家有沈玉虎在,他若得到沈玉门的关注超过了沈玉虎的底限,不被算计死也得落个被赶出门的下场。”
   花小月闻言猛然想起当时他与唐珩修双双被赶出金陵,沈玉门可以说是一下就赶走了身边最宠爱的两个情人,新欢旧爱俱都比不上他二人。花小月当时还疑惑,沈玉门怎么做出了与他脾性不符的行动,今日得花翩翩无意一点,倒是想到了过往的一些微末小事,好像无论沈家怎么天翻地覆,沈玉虎永远都是毫发无损的那个。除了他自己之外,还有沈玉门在帮他……?
  “可是,沈玉虎不是和沈玉门关系很僵吗?”花小月试探道,沈玉门的母亲是当年沈老夫人因为一直无所出安排给家主的婢女,生下沈玉门后,那婢女就死了。至于怎么死的,想想之后的事情也就知道了,沈玉门被沈老夫人接过去养了几年,沈老夫人有孕,生下了沈玉虎,江湖中人皆知沈老夫人因为想将沈家交给沈玉虎,才被沈玉门设计软禁,沈玉门和沈玉虎兄弟二人关系如何能好?
   “呵呵,那要看你怎么想了。”花翩翩眯起眼睛,道:“沈玉虎醋劲大得很呢,不是我说,他房里收集的侄儿死胎怕都能绕沈家几圈了!”说到这里,花翩翩攥紧了拳头但又似恢复了理智,看着花小月,道:“今日我对你说的,你只当是江湖传闻,万不可深究。”
   “是。”花小月看了花翩翩片刻, 最终还是点头。
   “去看看玻璃心吧,听说我们的准哥夫唐珩翎用一只毒狼与它交合成功了,今天白天听大哥说玻璃心有孕了。”花翩翩说罢便一跃离开了树干,宽大的袖袍在夜风中瑟瑟鼓动,宛如一只染血的蝴蝶。
作者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已经是最后一章了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