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七十三章:金陵再会
作者:绝世小撒比 [更新时间] 2016/6/13 18:43:05 [字数] 2256
在宫九前往花家探寻屠龙刀踪迹时,临安城法华寺内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沈玉门。说他尊贵并非因为他为法华寺舔了多少香油钱亦或是王孙贵族,只因他在魔教席卷中原之时,以一人之力力斩魔教七雄使魔教不战而溃,又率领手下谋士,联合金陵、临安高手将七雄手下数千精锐将卒大半围剿消灭,给予了魔教不小的重击,再度扬名天下。
   他此时与临安主持大师空见相对坐于禅房之内,空见大师虽然上了年纪,但身材在南方人已是少见的高大,沈玉门坐在他对面,亦高出他两个头来,他身上的白玉软甲紧贴着他的健壮的胸膛与修窄有力的腰腹,华光淡淡,更衬出气势不凡。他趋于完美的男子身段虽然是习武多年铸造,但其肤色莹润,并未因常年奔波而变得粗糙黯淡,容貌即使在钟灵毓秀的江南之地,亦是少见的俊美,乍看之下,恍若仙将下凡,尤其他手持腰间宝刀血戮杀敌之时,无人不被其绝代风华所震。  
   空见看着眼前意气风发的年轻后辈,徐徐说道:“老衲不日便要卸去主持之位,回嵩山少林静修禅道,武林之事已不想过多理会。”
   “江湖一入,要退便难。何况空见神僧你所收的那位弟子圆真,却与明教法王谢逊有说不清的纠葛。”沈玉门的唇有些刻薄地扬起,道:“谢逊月前连杀昆仑、崆峒、点苍数派掌门,皆留下血字为成昆所为,旁人不知道,我却是瞧得分明,谢逊中途屡次遇险都为人暗中相助,而那人我一路追踪到此,你说他不是成昆,我信吗?”
   “既已出家,自当忘却红尘之事。谢逊与孽徒当年恩怨,孽徒也十分后悔,他也恳求老衲化解谢逊的仇恨,只是沈施主何以对此事如此关心?”空见问道。
   “正月之时,魔教与明教共同席卷中原,却因阳顶天之死,明教退出,陷入内乱。白眉鹰王殷天正因不服杨逍执掌教主之位,自立门户天鹰教。而天鹰教日前曾托一神秘高手前往花家盗取屠龙刀,那天鹰教虽然不似光明顶难闯,但我要对付殷天正怕是得同谢逊联手,既然谢逊与成昆血仇如此之深,我若捉了成昆送给谢逊,你说他会不会帮我?”沈玉门话音落下,便推掌向空见打来,空见神色不变,一掌推出,恰如两头急速奔跑的巨象相撞,一时之间,桌椅晃动,器皿震碎。
   “你内力又加深了。”空见收回掌,似乎叹了口气,道:“沈家享誉正道,你与谢逊练手,岂非走向邪道?”
   “他们只会知道,我捉成昆,是为了让江湖少一个疯狂杀戮的魔头。”沈玉门也慢慢地收回掌,道:“小时候,我的武功是你教的,命也是你救的。这些话我只同你说,你若真要维护成昆,岂非对谢逊不公?”
    “老衲说了,会前往化解此事。”空见摇了摇头,道:“你身上的血戮戾气那么重,若非有易筋经压制,你怕也如谢逊般走火入魔了。”
   “罢了,我便等谢逊主动找上成昆好了。”沈玉门敲打着桌子,似乎在思索什么,就在此时却听见门外传来极细微的脚步响动,双眉一拧,便向打门拍出,凌厉的掌风将隔着数尺将大门推开,便见一白少年快速地奔逃,沈玉门想也不想,便将腰间刀鞘投掷而出,空见抓起桌上茶杯也向刀鞘飞掷方向甩去,这一下,那刀鞘原本眨眼之间便要击碎白衣人的后脑,却被茶杯一阻,提前落下,仅仅只撞在了少年的腿弯上,那少年惨叫一声,跪倒子在了地上,白着一张脸,既惊慌又难过地看向屋内二人。
   “他是花家的孩子,你不该对他动手。”空见见沈玉门起身,突然说了一句。
   “他听见了我的邪魔心思,岂能容他?”沈玉门举起手上的血红长刀,身上杀气已露。
   空见摇头道:“你只要不做此事,他纵然听见了,武林中人也不会有人相信你会与邪魔打交道。”
   沈玉门轻笑一声,道:“神僧,你还真是把成昆当你儿子了啊……”
   “阿弥陀佛。”空见双手合十,道:“老衲既要度化成昆,便不可让他有性命之危。”
   “呵,神僧总是这样。”沈玉门一边笑,一边走出了禅房,在他走出的那一刻,禅房的门也从内阖上。
   “沈,沈大哥……”白衣少年在沈玉门走过他身旁时扑到了他身前,睁着泪汪汪的眼睛,道:“沈大哥,你不认识我了吗?怎地还想杀我?”
   “花满林。”沈玉门想了一会儿,轻轻念出他的名字,道:“你怎么会在法华寺,花满宸也来了么?为何要偷听我和神僧讲话?”
   “我,我被花家赶出来的。”花满林眼里泪水滑落,清秀的脸上带着无尽凄迷,道:“他们不要我了,我弟弟因为嫉妒我和七童交好,诬陷我把钉子放在他鞋子要害他……我怕是余生都要在这法华寺里渡过了,我看见你好高兴,所以想来看看你。你带我走好不好?”                 
   “你还有个弟弟?”沈玉门伸手擦去花满林脸上的泪水,道:“怎么回事?”
   “是,是我庶弟,年夜才被花家承认的。年纪小,但有心机得很,我和四哥都在他手上吃了亏,我只怕七童日后也会被他利用。”花满林垂下眸子,阳光照射着他脸上的泪痕,宛若雨后梨花,当真动人极了,他这段时间都在对着镜子练习,怎样的神态最能让人心生怜意,为的便是找到机会能离开法华寺,却没想到这个机会是他心里最爱慕的沈玉门!
   花满林见沈玉门目光熠熠地盯着自己,一张小脸上不由变得通红,看着十分可爱,道:“我听寺里的和尚说来了个贵客在见主持,我一打听知道是你,就忍不住来看看,想和你说话,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罢了,你始终是花家人。与其在寺里过修行僧的苦日子,我便领你去金陵玩玩吧。”沈玉门盯着花满林片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把将他揽入怀中,道:“现在就走。”话音方落,便飞跃而起,向法华寺外飞踏而去。
   花满林心里又惊又喜,不由抱紧了沈玉门,这个踏实的怀抱给了他希望和动力,花满楼身边的高级书童又算什么?只要他能抓住沈玉门的心,有这个比大哥还厉害数倍的男人的宠爱,他一样可以拥有美好的前程!花满林眸中的厉芒一闪而过,他轻轻靠在沈玉门肩上,温柔而眷恋。
   至于害他沦落至此的花小月,呵呵,我们金陵再见! 
   (第一卷风起江南结束)
    
作者的话:第一卷结束咯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