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七十二章:一个布丁引发的血案
作者:绝世小撒比 [更新时间] 6/12/2016 6:42:33 PM [字数] 3561
  两日后,花小月拉着花满楼出来看逛街,顺便去自己买的铺子看看,说起来这也算是花满楼失明后头一次离开花家,只有两个护卫在暗处跟着。
    花小月的店铺虽然没有正式开张,但是果汁已经开始贩卖了,毕竟调配果汁简单,不用特别的厨子。花小月与花满楼在街上逛了累了, 便进铺子里要了杯西瓜汁和蜜桃汁,店铺的装潢虽然简单但也干净凉爽,铺子里已经有了不少点了冰镇果汁纳凉的人。其中也有零星几个穿着贵气的公子哥或是商人,毕竟天气变热了,这些人累了也会找地方休息,尤其是花小月店铺新开张,外面还竖了一块“各色冰镇消暑品”。
   “这东西好喝。”花满楼捧起小二送来的西瓜汁,冰爽清甜,喝下去十分舒适。
   “呵呵呵。”花小月笑了几声,向那小二使个眼色,示意他可以去让乞丐阿九出来了,那小二是明教的人,认识花小月也知道前几日商议的计划,便立刻离开了。
    花小月端起蜜桃汁饮下,舒服地眯起眼睛,道:“看来这次就算赚不到钱还给二哥,也不会亏本了。”
   “我听店里人不少,今天你还只是卖这些果汁,等正式开业人应该更多。”花满楼笑吟吟地和花小月说着话,却听旁边传来一道声音,道:“你这果汁夏天好卖,到了冬天呢?”
  花小月循声望去,见是隔壁桌坐的一个少年公子,他的衣物配饰并不华美,但花小月眼尖,知道这公子一身朴素的银衣却是十分珍贵的秋水绫罗,穿在身上不但轻盈若无,还有吸汗散热之效,穿在身上就好像置身在水中,即使放在阳光下暴晒几天,衣料摸上去也是冰凉的。
   “嗯,小兄弟,听你们谈话,这店铺似乎是你们家的生意?我公子问你为何不答?”少年公子身边站着一个身材十分魁梧健壮的中年人,左边还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问话的是那大汉。
   “没什么,只是被公子的气度折服,一时震惊了。”花小月看了那大汉一眼,又看向少年公子,觉得这公子一张秀美俊俏的娃娃脸有些眼熟,便道:“冬日会做些红豆甜汤或者独创的鸡蛋布丁,这些东西公子有兴趣,开业了也可以来试试。”
   “哦,你几时开业?”少年公子弯起了自己的眼睛,道:“那鸡蛋布丁又是什么,甜的咸的?我要你现在就给做。”
   “公子,何须急于一时?”花满楼闻言笑道:“不过就几日的功夫。”
   “我们公子不过是路过此地,既然要你做,你便做了就是!”那大汉直接掏出一锭金子丢到花小月桌上,花满楼听见金子跌在桌上的声音,不由皱起眉。四周的人听见响动也都纷纷看了过来。
    花小月看了眼那金子,心想若是平日给你做一次也没什么,可是不知道阿九什么时候要来,便道:“我并非厨子,之所以过几天开张是因为厨子不在,我如何做给你吃?”
   “难道你们店里就没一个会做的吗?”那汉子皱起眉,道:“公子想吃,你便必须做!”
   “这人还真不讲理……”听见大汉的话,私下立刻响起了私语与指责声,那大汉虎目一等,挥掌重重地拍在桌上,那桌子立刻从中间裂开,破碎了开来,四周之人见他凶狠惊呼几声,立刻闭上了嘴。
   “啪。”一记耳光打在大汉脸上,却是那位秀气公子跳起来给了大汉一巴掌,然后又坐回了椅子上,鼓着腮帮子怒气冲冲地说道:“没用的东西,教了你那么多次,还学不会用巧劲,应该这样才对!”
   那少年突然起身,一掌拍向花小月与花满楼的桌子,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花小月。
   花小月愣了一下,众人眼见那桌子被少年公子拍了一章纹丝不动,正欲发笑,却听“哗”的一声,桌子竟然顷刻间化为了齑粉。
   花满楼闻得响动,脸色大变,立刻站到花小月面前,道:“只是口角小事,阁下何须动手?”
  “我不过是在教导下人武功罢了。”少年公子站起来高出花满楼许多,他扫了眼地上的金子,道:“这金子权当是赔你们的损失,我们走吧。”
   那少年公子当先就要离开,去迎面撞上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乞丐支着一根竹杖,被撞之后却是歪倒一边,嘿嘿笑道:““青花绿叶白莲藕,撞得乞儿好生痛。你我皆是同根生,希望公子大大方。”
  “我呸!臭乞丐,你说什么呢,谁和你同根生?”那大汉见乞丐出言不逊,当即就要走过去教训,那少年公子嫌恶地皱了皱眉,退倒一旁,任由属下教训那乞丐。
   那大汉伸手便抓住乞丐,抡起醋钵大的拳头就往乞丐面上砸去,那乞丐仍旧嘿嘿发笑,在拳头打在他鼻梁的那一刻,身子一软,就势倒进大汉怀里,那大汉一惊,猝不及防之下肋下被狠狠戳了一下,顿时感觉半边身子都麻了,那乞丐顺势离开,又敲着竹子,走向少年公子。
   坐在座位上的白发老头突然站了起来,花小月见之前那老者只在闭目养神,如今一睁开眼睛,眼里精光闪烁,即使身形矮小,他起身之时却让花小月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根据花小月修习的《凝气剑决》上记载,内力高深之人虽然可隐匿自己的内息,但其本身的力量仍在。若能化气凝聚,转为威压释放之后,无论释放隐匿了内息,血脉皆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反馈。
  对于这个老头,花小月根本没有释放威压,便敏锐地感觉他的身手远在少年公子和那大汉之上,他若对阿九动手,阿九必然要受伤。
  “且慢,你要钱我给你就是,别惊扰客人。”花小月捡起地上的金子,便跑了过去把阿九拉开,花满楼也立刻走了过去,道:“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呵,他不但冲撞了我,还伤了我的下属,看样子也不是普通乞丐,我定不饶他。”那少年公子顺手抓起一张桌子上的杯子,徒手捏碎后便当作暗器投向阿九。
   “小心!”阿九推开花满楼,身体也顺势一倒,那些碎片利如刀锋,划过阿九脸侧的时候,竟然削下了几缕头发,阿九见状也不由暗惊,这少年人好高的内力,论功夫自己和他交手只怕未必能讨得便宜,何况还有那个一步步朝自己走过来的老头。
   “呀,打起来了,快走!”有人惊呼一声,多数人都逃离到了外面,也有少数几个有武傍身的还坐在原位看戏。
   “别,我请你吃布丁……”花小月话没说完,便被少年公子一把推开,而那老者也走了过去,也不知道是怎么出手的,他才一近身,阿九甚至都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便怪叫几声,在地上抽搐了起来。
   “呵,还是你老人家厉害。”少年人勾起唇,那上翘的唇角带着几分邪性,和花小月记忆里的某张面孔重叠,花满楼俯身查探阿九状况,立刻道:“不行,他运功时被那老者撞乱了内息,一直抽搐下去会瘫痪的。”
   花小月见少年公子已经走出了门,连忙喊道:“你让那前辈救救他,我给你做金喜鹊过河!”
   “什么金喜鹊过河,听都没听过。”被阿九伤了的汉子冷笑一声,正打算嘲弄几句,却见自家公子顿住了脚步,猛然折回身跑了过去,抓住花小月的肩膀,道:“你怎么会做那东西?只是重名?”
  “烤得金黄,浸入蜜汁的乳鸽……”花小月小声地说道。 
   
                           
   金喜鹊过河,为太平王妃因爱子宫九喜甜所创,是将烤好的蜜炙乳鸽放入蜂蜜之中,味道香甜,肉质细嫩,宫九当年问花小月喜不喜欢甜的食物,花小月说喜欢之后,他便让人做了这道菜。只是宫九吃的时候总有惆怅之意,并告知花小月这是其亡母所做,只是母亲死后已经没人能做出和她一样的味道了。
   花小月当时便在蜂蜜中加了几片柠檬,虽然不知道是否和宫九母妃做的一样,但是宫九确实很喜欢吃,而那少年公子也便是现在的宫九,他仍旧喜欢吃。
   “嗯……不枉本公子等了你足足一个时辰。”宫九几人已经转移到了内堂的雅间,他撕下乳鸽的一只腿,蘸着蜂蜜与柠檬汁的甜酱不徐不疾地吃着。
   “哼,居然那么贪吃。”阿九早已被那老者救了过来,闻言鄙夷地看了宫九一眼,宫九却不理他,只是对花小月说道:“看你身边的那位同伴,穿戴不凡,想来也是江南权贵之家的孩子。你呢?”
   “我?”花小月笑了笑,看向花满楼道:“他是我哥哥,看不出来么?”
   “你兄弟二人穿戴相差也太大了吧?看起来你倒像服侍他的小童。”宫九扫了花满楼一眼,花满楼闻言一怔,道:“果真那么明显吗?”
   “只是我平日不在意穿戴罢了,七哥无需介怀。”花小月捏了捏花满楼的手,满不在乎地说道。
   “也是,嫡庶有别。”宫九不置可否,眼神看向花小月的时候却有些狡黠,道:“你倒是一点不嫉妒你哥哥,反倒感情很好?”
   “即使家中其他人待我不好,七哥也待我很好。”花小月对上宫九的眼睛,将内力化作威压施加了出来,宫九发觉花小月身上强势突然增强了不少,不免有些惊讶,但也想不到是花小月修炼了特殊武功的缘故,便道:“敢问两位是哪家的?”
   “我们都是花家的孩子。”花满楼接口道:“公子身手不凡,出手阔绰,脾性也不像寻常之人,公子又是何人?“
    “呵呵,原来是花家的。”宫九哂笑道:“那还真是有缘,看样子小王是有机会再品尝几次这金喜鹊了。”
   “你别忘了正经事。”老者闭上眼睛淡淡说道:“宝刀下落要紧。”
   花满楼听他自称小王甚是惊讶,蒙元因为接连镇压义军不下,且义军势力又各分几处,强弱不同,若是作战有把握仍是采取镇压策略,若势力过大,便采取怀柔政策,只要不称帝,名义上仍旧服从元朝统治者,便会下旨册封藩王,而占了齐鲁半壁江山的太平王、和云南一带的南王,皆是异姓藩王,花满楼不由道:“公子是蒙古人还是汉人?”
   “我可不会说蒙古话。”宫九冷哼一声,道:“既然两位是花家的,便引小王去见花如令。”
   “所来为何?”花小月问道。
   “告诉你也无妨,为屠龙宝刀下落。”宫九答道。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