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七十一章:月倚楼
作者:绝世小撒比 [更新时间] 6/11/2016 6:42:07 PM [字数] 2894
花如令回府后,所纳几房公子竞相争宠,独孤无人与花如令分别已有大半年,一边要与那些几房公子周旋,一边抓紧时间与花如令温存。在品味了几次肉嘟嘟的花如令后,更是日日督促其减肥瘦身,无暇多顾花小月,只是每过十天半月就会给花小月一本医书或是毒经让他自行揣摩学习,不懂之处则由狂蛇解答,偶尔也会亲自指点。时间一久,花小月已能辨别许多毒物毒草,并掌握了一些粗浅医毒之术和喂养食蛊兽玻璃心的正确方法。
   花小月白日陪花满楼上课习武,晚上便研习毒术和医理的知识,只是每隔三日要去给闭关的花满宸送饭,这也是花满宸特意吩咐的,实则是在密室之内对花小月继续进行训练。花小月的体质和内力也都在花满宸的训练下稳定地增长着。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便在与花满楼切磋武艺之时,无意识地使出了兰花拂穴手,竟然点住了花满楼的穴道,原来他已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知武期。紫竹见他进步迅速也是相当之高兴,要知道花满楼从习武开始到进入知武期可花了四五年的时间。花满楼只当花小月每日刻苦练习,加之有花满宸给的小还丹相助,并未多想,便央着紫竹把《回风拂柳剑》余下几招都交给两人,紫竹本就有此意,花小月在开春之季,将一套《回风拂柳剑》精要变化尽数掌握,便开始钻研起从墓地里得到的那套《凝气剑诀》。
   如此,又是两月过去,进入初夏时节,花小月身体拔高了不少。此前花满轩答应为他留意的霹雳弹找到了一个质量还不错的商家,但是价格不低。因之前花满林对花小月出手迫害,花满轩为了缓和两人之间的盟友关系,便预先为花小月垫了大半的钱。花小月年夜坐庄赢来的那些钱,还了花满轩便基本不剩什么了,便打算先承了花满轩的这份情,用钱去生钱。
  此时搜捕明教与魔教余孽的风头早就过去,韦一笑留下的小股教众,易容后已经陆续在城内又做起了务农、捕鱼等活计,花小月在郊外的民房与尼玛碰面之后,说了想以自己名义做生意后,尼玛当即就同意了。有花小月作为挡箭牌,重回商场便安全了许多,毕竟捕鱼种地还是比较辛苦的。
   花小月给了陆小凤一百两金子,让他帮忙在城中较为繁华的地段盘了几间铺子打通,然后便与尼玛等人商议,暂且先开间食肆,以免引人注目,待做了一段时间,众人知晓他们赚了钱,再做赌坊、歌舞坊之类的本行生意便顺理成章。
  “好是好,可是我们还得找厨子……”尼玛皱起了眉,阿四、阿九等人也说出了一些顾虑和看法,“食肆味道不好,肯定是没人去的。亏钱还不算什么,只是食肆长期无人我们也无法向人解释日后做茶叶丝绸生意的本金来源。而且食肆遇上武林中人喝酒闹事,对我们也极为不安全。”
  “各位放心好了,那厨子的人选我已经有了。”花小月眨了眨眼睛,道:“几月前,一个叫林佑的厨子被我五哥收买陷害我,已经被逐出了花家,目前闲散在家。他的手艺还不错,之前是花家二等大厨。此人除了好赌之外,人品还不算坏,而且此人长期混迹赌场,要探听一些江湖消息,用他也方便,只要我们开的价钱合理,或者阿四哥你教他几招千术,必定服服帖帖的。至于喝酒闹事,我们食肆不供酒水就行了。”
    “不供酒水?”阿四闻言倒是有些惊讶,道:“哪有食肆不供酒水的?”
   “不供酒水我们可以提供冰镇果汁啊,夏天要到了,又冰凉又鲜甜的果汁未必没有酒水受欢迎。”花小月笑了笑,道:“而且我们开食肆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打探消息,只是赚钱和为以后开打探消息的场所打个‘基础’罢了。”
   “果汁……让水果榨成汁,那成本也不低啊。”尼玛对上花小月阴测测地笑容,道:“莫非你想在果汁里面加水加糖勾兑?”
   “对啊,果汁和酒水不同,只要有果味便可。”花小月又道:“而且,我想采用快餐模式,这样就更难存在有闹事的问题了。”
  “何谓快餐?”尼玛问道。
  “每日准备十道菜一边做一边卖,因为是夏天也不怕冷。若到了冬天放在锅里热着就是。客人只能从我们每日提供的菜里自行选择搭配,选了菜便立即可以用,当然,我们的价格也肯定要比酒楼要低很多。每日赶着上工或是买卖的人便是我们生意的主要来源了,啊,当然还有不想做菜又不想花大价钱去酒楼用饭的人了。”花小月说罢,阿四便道:“若是如此,那招些农妇做饭即可,何须找那林佑?”
  “虽然我们主要卖的数量,但味道也不能太差。得让林佑教其他人做,当然工钱得给林佑开高些。”花小月顿了顿,又道:“我买的铺子不止一间,都打通了,等我们培育出的厨子多了,就可以动用隔壁的铺子,像酒肆那样按盘按碟卖菜肴了。快餐这便就用来培育厨子。”
   “你这方法倒好。”阿四比着手指算了算,道:“若是林佑教出三个,那三个又可教出九个,九个又可以教二十七个……虽然所需时间久,但时间久了,手下的厨子便很多了,而我们也可以用赚得钱不断扩张,甚至提供租赁厨子的服务。”
   “是,但这还涉及到卖身契的问题。如果要用这种方法,以后人多了,要有人被收买或是起了异心,容易出乱子。”尼玛说道:“开始确实可以只招几个农妇来帮忙,之后赚了钱就要买人来当学徒了。”
   “尼玛大哥果然会居安思危。”花小月赞许点头,又与他们谈论了诸多食肆的详细安排,例如怎样装修能让客人看见做饭全程,每日订的菜品质和价格在哪个范围内等等……花小月的想法经过几人与当下时情的改良结合,已经形成了套较完善的制度模式,又向几人请教了一些查账设账的问题。
   “最后一点,此前我和蝠王曾经商量要监视我那四哥,吞了他母家的宝藏。我想你们当中出一个人,扮作卖身同我回花家的仆役,当然我进了花家我会安排一个轻松活计,如此监视我那四哥便方便许多。说起来,我那四哥的外公余沧海吃了个闷亏,丢了图纸和十几个弟子性命,再搭上一个大长老,面上虽然不敢和花家翻脸,但肯定是记恨上了。沈玉门大婚在即,到时候武林群雄齐聚金陵,说不趁机挑事,我都不信。只要余沧海生事,就是我四哥趁乱离开去寻宝的最好时机。”花小月说罢,尼玛点点头,他道:“此事蝠王也说过。只是我眸色异于汉人,出行在外都必须戴上鱼鳞装瞎子掩饰,阿四和阿九你们两个武功都不在我之下,你们谁去保护少主和监视那个四少爷?”
   “嘿嘿,我去吧。”阿九年纪二十出头,肤色暗黄,浓眉大眼,身形健壮,看起来倒像个农家青年,他笑道:“我就说我父亲是江湖卖艺的,粗略通些拳脚,因为北方战乱,父亲不幸死去,我流落江南乞讨,你看我可怜就买了我回去。”
   “好啊,不过过几日我带我七哥出来,有他在一旁,你的身份就更难惹人怀疑。”花小月说出此话,心里不知怎么竟对花满楼有些愧疚。
   “好。”同几人商议好此事,花小月便离开郊外折回城内。
   待到晚上与花满楼用饭的时候,便将自己花钱重金购买霹雳弹,并打算开食肆赚钱的事情告诉了花满楼,花满楼起初还担心花小月年龄太小会被人骗,但听说有陆小凤帮忙才放心下来。
   花小月夹起几瓣油炸牡丹和樱桃肉放入花满楼碗里,笑道:“七哥,你猜我给食肆取什么名字?” 
   “嗯,这个我哪猜得到。”花满楼细细地咀嚼着嘴里的牡丹花,笑道:“若是,便取名叫百花楼。”
  “咦,听着怪像青楼的名字。”花小月捂嘴一笑,花满楼便道:“那就叫望月楼好了,可教我天天望着咱们小月。”
  “那就叫月倚楼吧。”花小月将手搭在花满楼肩上,看着花满楼的眼神颇为复杂,既包含了信任、眷恋又夹杂着嫉恨,“七哥,你会是小月的倚靠,对吧?”
   “嗯。”花满楼拍了拍花小月的手,柔声道:“七哥永远支持小月。”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