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七十章:未雨绸缪
作者:绝世小撒比 [更新时间] 2016/6/10 18:41:02 [字数] 2087
 一辆坐着五个锦衣男人的马车从花家的大门前驶出,寒风吹起车帘,精致的马车内坐端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黑发雪衣,朱唇皓齿,双眸带泪,白皙的脸上更是挂了不少泪痕,当真叫人望之生怜。
  花小月单脚站在门前,倚靠着身旁的陆小凤,目送花满林的马车走远,他并没有错过花满林眸光掠过他时眼里出现的不甘和怨怼。
   他离开,除了来看他笑话的两个人之外,花家无一人相送。可是花满林也并不算惨,至少花满轩不会不管他,每月定会往寺里寄银子,而且寺里也不会有人欺辱他,作践他。
  “被送去法华寺修心养性,他不到弱冠之年估计是回不来了。”陆小凤双手环抱在胸前,拍了拍花小月的头,道:“这下没人再会害你了。”
  “豺狼虎豹不过暂时赶走了一只……不过剩下的人确实对七哥没什么恶意了。”花小月正要转身离开,却感觉腹下一阵绞痛,他皱起眉,看样子蛊毒要开始作用了。
  “怎么了?”陆小凤见花小月蹲在地上,不过片刻,额头便大汗淋漓,道:“你该不会中毒了吧?”说罢,便抱起花小月走回花宅便要喊人。
  “没有……只是肚子有点疼。”花小月紧抓着陆小凤的肩膀,那一股剧痛过去,腹部的疼痛便慢慢消减下来,道:“没事了,你放下我。”
  “真的?”陆小凤见花小月面色不似之前那么痛苦,才把他放下,道:“今天下午什么安排?练武还是出去玩?”
   “当然是要练武了。”花小月垂下眼眸,道:“你先回去吧,过几天再来。你看了花家的丑事,大哥看见你肯定不高兴。”
  “嘿嘿,他不高兴也不会赶我走啊。”陆小凤在某些方面脸皮向来很厚,便道:“其实……你之前为我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对不起,我没有相信你。”
  他轻轻将花小月抱紧怀里,花小月的脸枕在他身上柔软的敞衣上,满是温顺。心下却想道老家伙总算把这事儿给办了,我都忍不住要去再找他了……
   “好啦,你只要记住,花小月永远不会害花满楼和陆小凤就好。”花小月抬起头,眼睛笑得弯了起来,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说的几分真几分假。
   “我记住了,会一直记住的。”陆小凤脸上微微一红,道:“走吧,我们去找七童练武。” 
   花小月点点头,待和花满楼碰面后,三人聊了一下花满林的事情,话题便转到了武学上,三人交手切磋的时候,花小月自然而然地朝花满楼讨要了“小还丹”,缓解蛊毒发作。花满楼和陆小凤此时对武学的见解还停留在一个较为的稚嫩阶段,反倒是花小月说出前世叶孤城和陆小凤等人偶尔向他提起的一些武学之道,拓开了两人的思路。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下午,花满楼因为从花小月说的那些道理中得到启发,突破了,进入了知武期。而陆小凤因为陆二娘提前揠苗助长,即使听到他多年后从得到的感悟,也只是变招更灵活了些,根本无法突破目前的桎梏。
   待到天黑,三人用了晚饭,花小月想到晚上和韦一笑的约定,便主动提出送陆小凤离开,并且在中途给他讲了《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的改编故事,陆小凤倒是听得津津有味,连说回去自己也要寻些精彩的话本讲给花小月听。花小月不觉莞尔。
    花小月与陆小凤话别之后,便从热闹的长街转进了偏僻的林场。这处林场在临江城边缘地带,周围住的多是写富农或是务农的长工,有点类似于城乡结合部,白天虽然也有商贩但到了晚上便基本没什么人了,完全不似商业街那般夜夜笙歌。
   不过这也是有原因的,林场的有一块地是坟地,花家的坟地。埋葬的多是花府的奴仆与不受宠的姬妾,花千红的尸身也埋在那里。
  “有子嗣,却被埋在这里……我早晚要为你迁坟。”花小月看着月下凄凄坟墓,小心地在坟边的田埂上走着。
  “韦一笑到了,在你后面。”神魂的提醒传来后,花小月并没有转身,他直接走到花千红坟前,拜下磕了三头,道:“真是可惜,明明你已经要离开这里了,却还是走不了。”
   一声叹息,从花小月身旁响起,韦一笑的脸色在月下格外阴森苍白,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墓上的碑,道:“以后有机会,我会带她的尸骨离开。你呢,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谢谢你,爹。”花小月笑了笑,道:“我走不了了。”
  “什么意思?”韦一笑皱起眉,花小月道:“我身上中了花满宸的蛊,是我自愿吞下的蛊毒。为了换取他的帮助和授艺。”
   “你……”韦一笑一惊,登时怒道:“你怎么那么糊涂!这不是相当于把命交给他了么?你也不看看他怎么对你们母子的。”
   “那蛊毒我有法解……”花小月舔了舔唇,道:“还是说说你们吧。我名义上的亲爹回来了,河道的封锁这几天就会解禁,你们想好退路了吗?”
   “我会带受伤的弟兄离开,一起走目标太大,其他人则会易容留在城内。”韦一笑想了一会儿, 道:“那枚圣火玉符你收好,你日后要联络我就用这个找尼玛他们。”
   “他们以何身份留下?农民?工匠?商人?”花小月挠了挠脸,道:“之前潜伏在江南的也有不少吧,爹,我知道你手下有会做生意的人。让他们教教我吧,我是花家的人,如果以我的名义开铺子,会少很多麻烦。”
   韦一笑沉默了一会儿,道:“你要多少?”
  “呵,爹你说多少就多少,只要让我加入进去学习就好。日后我若想做别的生意,要他们帮忙,就按商场的规矩来。”花小月看着月色微微地笑了,“有钱才能生权。”前世,他在宫九身旁也曾想过用现代的一些模式来做生意,存些钱防身,不过孤掌难鸣,还有宫九其他男宠姬妾的压制,无论多好的点子,对于没有经验、人脉以及地位的花小月来说,皆是计划流产告终。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