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二百一十一章
作者:柯基改变生活 [更新时间] 6/8/2016 6:53:45 PM [字数] 3287
暮秋时葡萄丰收,洪凌波总要找机会摆脱了仇家,北上回到贺兰山麓这赤霞庄中。以前李莫愁不知所踪,赤霞庄里大小事务都要劳烦她费心。她在这里的地位虽然等同少庄主,此举倒不是觊觎李莫愁留下来的田产,只怕李莫愁归来时瞧见庄子破败,回头又教训她出气,是以反倒比从前李莫愁还在时更加上心。
后来在绝情谷瞧见小龙女伤心绝望时跳下悬崖,才知李莫愁早已不在人世,反而苦恼着怎么才能把李莫愁已逝的消息告诉管家冬梅,是以走到赤霞庄前桥头时,踟蹰不前,从凌晨晃到日出。这等异事望夫早已报知冬梅,可洪凌波心烦意乱,冬梅走近了她才猛然发觉,先把自己吓了一跳。
“洪姑娘可是怕娘子责罚么?我瞧她心情挺好的,应该不会罚你。”
洪凌波心下黯然,道:“可我师父她……她已经……你、你方才说什么?”
冬梅眼皮微抬,道:“娘子前日已回来了,带回了一个小娘子,比洪姑娘稍大一些的模样。”
洪凌波惊得眼珠子险些要掉出来。两位师长接连谢世,古墓掌门自是落在了她头上,精妙武功却也随之而去,这“掌门”不免有名无实,陡然听说死者复生,心中又惊又喜又费解,喜的自然是以后武功又有了着落。惊的则是师父归来,自由也随之而去。费解自然是她二人不知用了何法门,竟然能绝处逢生。

她难以置信地瞧了冬梅半晌,拔腿往庄中跑去,从自己住处穿过一道小门走到李莫愁门前,轻轻敲了敲,唤道:“师父,我听说您回来了?”
里面似乎有人应了一声,接着隐隐一阵笑语,她等了半晌,李莫愁不见出来,她却不敢说一句先行告退。

里间却是小龙女晃醒了李莫愁,问道:“师姐,是洪凌波。”
李莫愁闭着眼睛笑道:“她见到你才高兴,见了我又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她敬你怕你,你不喜欢么?”
李莫愁哼声道:“这些小崽子,没一个喜欢我的。偏是你成日板着脸,她们都喜欢你。”
小龙女听罢叹气起身,却被李莫愁一把揽住了腰身,按得她躺下来,道:“还是我去吧,你多躺一会儿。”说着穿衣起床,她平素颇为持重,总是道髻道袍示人,这次在自己家里,小龙女又在身侧,不免随便了些,草草梳了梳头,穿整齐了衣服,赤着脚就去开门。
开门之后与洪凌波打了个照面,李莫愁略略打量了她一番,笑道:“凌波长大些了,几时回来的?”
洪凌波却吓得后退了一步,李莫愁披散了头发,柔顺的黑发盘曲在淡绿色的衫子上,甚还有几股钻进了领子里。白皙的脸颊上染着一层淡淡的红晕,眼角还带着些许潮红,颈子上散布着一些暗红色的痕迹。她不知那是何物,只是觉得现如今李莫愁气质迥然大异,见她慵懒地斜靠在门框上,若非脸上那副满不在乎的神情还与以前一样,几乎就不敢相认了。
“啊,我……刚刚回来的,听说师叔也一并来了,我,嗯……”
李莫愁挥挥手道:“她还没起来,你先回去歇着吧,歇好了再来拜见。”
洪凌波唯唯应了,下去梳洗歇下,本以为不过是回来忙一阵子,谁知一住就住到了过年。每日练武不但有小龙女从旁指导,想起难解之处而去问她,也能得到详细的解答。她近年武艺难有寸进,现在倒有一日千里的感觉。
近日小龙女教她全真剑法,李莫愁又像往常一般坐在旁边不知写什么,不时抬起头来皱皱眉头,惊得洪凌波又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随即畏手畏脚,招不成招。
小龙女往琴弦上一按,琴声止息,叹道:“师姐。”
“掌门师妹有何吩咐?”
小龙女站起身来,走到李莫愁背后,双手扣住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身上。李莫愁也搁下笔,软软向后靠着,伸手抓着她的手晃了晃。小龙女被她的动作逗笑,温声道:“你不是说这个小崽子笨得紧,送给我教了么?”
洪凌波心头一阵气紧,心道“小崽子笨得紧”这等话,可不该当着我的面讲,可转念一想这话就算当着她的面,李莫愁也是讲得的,不但讲的得,她也无话能反驳。
李莫愁也抬头去看她,答道:“是啊,送给你了,你这不是教的挺好么?”
小龙女道:“那师姐就不该再操心她学得如何才是。”
“我可没操心。”
小龙女道:“师姐口中说着没操心,但眼中仍然留意她;不但仍然留意她,心下还颇有不满;不但颇有不满,还要不时‘啧’上一声,吓得她都不敢出招了。”
李莫愁冷笑一声:“掌门师妹的说法,这倒是我的不是了?那你要我怎地?”
自她得知小龙女与李莫愁一同回了这赤霞庄,便晓得二人之间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可听李莫愁这么刺小龙女,仍是担心她把师叔气得拂袖而去。
孰料小龙女只微微一笑,道:“你别瞧她那边,你瞧着我便是。”说着便把李莫愁那一方木几调了个个,冲着自己这边。
李莫愁嗤笑一声,也跟着转头过去,落笔写字,似是真的没再把洪凌波放在心上。
洪凌波跟着松了口气,没了李莫愁的威压,她心头惧意渐去,招式也渐渐顺手,连小龙女也少出声指点,只是无意间瞟到她二人相视而笑,总觉得有些辣眼睛。

如是一年又一年,洪凌波一年里回家住三四个月,其余时间总在江湖上闯荡,至于做了什么,李莫愁现如今一概不过问。只有小龙女偶尔问一问江湖旧人的近况,听闻绿萼追到嘉兴老家去逼程英成亲、甚至惊动了黄药师时,才稍微露出点笑容,评价到:“公孙绿萼自小颇受压抑,如今压抑她的人都不在了,本心也渐渐暴露。”
李莫愁笑道:“公孙家的人可都邪得很,她爹妈不是什么好人,可见她也不是什么好人。”
小龙女道:“师姐此言差矣。公孙姑娘本心不坏,只不过特别执着罢了。公孙止与裘千尺都是执着之人,只可惜太想着自己,因而入了魔道。公孙姑娘有程英在旁,绝不会坏到哪里去。”
李莫愁嗤笑一声:“是啊,她有程英,我也有师妹,能坏到哪里去?”
她二人现如今在这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隐居,李莫愁兴起了就带她去骑马钓鱼,不过通常在家练武睡觉,闲下来则一人弹琴,一人看书。偶尔去江湖上行走行走,因李莫愁换了个发型,又弃拂尘不用,绝少有人能把她认出来。一回自风陵渡口过黄河时见到一女婴遭人遗弃,李莫愁便捡回来养着,后又觉得她一人寂寞,便收附近同岁的孩子在赤霞庄里陪她一同启蒙识字,庄里凭空多了几丝热闹活泼的气氛。
李莫愁只教识字读书,武功则都是小龙女教的,可惜这些孩童大多数资质平平,古墓派的武功精妙绝伦,非天资聪颖之辈不能学,小龙女只能教些全真派入门的拳掌功夫以强身健体,少有几个能学的,无不调皮捣蛋,横行乡里,附近农人常常来求管家冬梅出手相助。
其中的孩子王自是当年捡来的女婴。因在风陵渡口捡到,李莫愁懒得想名字,小龙女便说就叫风陵。抓了几次后冬梅只得报备李莫愁与小龙女。
小龙女听了则回头问道:“听着像是师姐小时候的模样,四处调皮捣蛋。”
李莫愁哭笑不得,“你从哪听说的?”
小龙女道:“梅婶婶跟我讲的。”
李莫愁横了冬梅一眼,“别人说什么你都信,怎么就不信师姐?”
小龙女正色道:“后来师姐去了古墓,也是差不多的做派,想来梅婶婶说的,多半是可信的。”
李莫愁给她气得亲自出手,把风陵抓回来按在小龙女面前,训斥道:“你这样一个调皮捣蛋的坏坯,若不是找个老实巴交任你折腾的人,就非要来一个比你还古灵精怪的人,处处压你一头,压得你抬不起头才行!”
风陵委委屈屈地说:“我宁愿找个古灵精怪的处处压我一头,好过师父任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处处压一头……”
李莫愁气得柳眉倒竖,一巴掌往她屁股上打去,从旁却伸出一只素白的手,在她肘间一拂,轻轻巧巧握住了她的手腕,温声笑道:“她哪有被我处处压一头?不过是师姐真心爱我,所以愿意听我的话罢了。”

李莫愁听罢,脸皮涨得通红,气早就不知哪里去了。风陵听见外间大师姐洪凌波轻声唤她的名字,便悄悄摸了出去。
洪凌波一把抱起她,戳着她的鼻子道:“你真是胆大包天!师父的虎须也敢去捋?她从前杀人不眨眼,你这样的小不点十个也不够她杀。”
风陵当然一百个不信,“那后来呢?”
“后来师叔逼师父发了个誓,叫师父答应不再滥杀无辜。”
她本想再问“师父为什么肯听师叔的话”,转念想起方才小龙女说的一番话,忽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里间只余李莫愁与小龙女二人,李莫愁顿足道:“干什么在小孩子面前说这些?”
小龙女伸手揽在她腰间,温声道:“说句实话也不肯了么?现下小孩子都走了。”
李莫愁看了她一会儿,忽地笑出声来,捏了捏小龙女的脸,道:“偏是你这种成日板着脸的人,最是溺爱她!”她伸手劈空一掌,门“砰”地一声关上了,门闩一跳,半卡着屋门,李莫愁反手将她抱起,边朝屋里走去边说:“今日本来要打风陵的屁股,你非要横插一脚,好罢,你便代她受过!”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