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二百一十章
作者:柯基改变生活 [更新时间] 6/8/2016 6:53:28 PM [字数] 2421
夜里静极了,外间促织阵阵鸣叫,连那知了也睡了去,屋里只有金铃铛随着李莫愁上下的舔弄而细声细气地响着。偏生有一道喘息在夜间听得清清楚楚,她抬眼去瞧,瞧见那小孩儿朱唇微启,忍不住又凑上去亲这诱人之极的红唇。
小龙女被她吻得气短,吞了口口水,气息越发地急促。
她的内功是在寒玉床上练出来的,寒玉床奇寒无比,使得人在睡梦之中也不得不运功抗衡,等若是在睡梦里也勤练不辍。修习内功,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常人白天练功,睡梦之中无法练习,自然后退,一日之中练的功夫,倒有七八成在睡梦中退去,次日醒来,只剩三成。故而似李莫愁与小龙女这般得以在寒玉床上修习内功之人,练一年的内功,等若旁人练三五年。小龙女练武十六载,早得旁人三十余寒暑的功力,气息绵长,轻易不为人发现。

李莫愁便嘲笑道:“喘得这般厉害,是不是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功夫都白练啦?”
小龙女道:“是啊,为何如此?心忍不住地跳。”
李莫愁忍不住伸手去捏她的脸蛋,笑道:“喜欢一个人,便爱这样。见了她便忍不住脸红心跳。”
“从前我们在古墓的时候,师姐便时时脸红,为何你还不认?”
李莫愁嘴硬道:“认什么?”
“不认你喜欢我?”
李莫愁仗着小龙女目下看不见她,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的侧脸,温声道:“我也不懂。若不是情花有毒,我也不知我是喜欢你,还是疼爱你。”
这小孩儿低低喘息,循着她的声音扭过头,便是瞧不见她也要面向着她。李莫愁嗤笑一声:“傻孩子。”
小龙女正色道:“我觉得我天生就懂。”
李莫愁哂道:“不知是谁,当初还要问我‘师姐,你的守宫砂呢’。”
小龙女摇摇头,道:“我不愿师姐喜欢了旁人。”
李莫愁微微一笑,抵着她的胸口,“我哪还能喜欢了旁人去?”
“那……师姐何时才能放我下来?”
李莫愁道:“我偏不放!你这小孩儿昨夜里想方设法折腾我,今日我定要报复回来。”她说着素手一划,将她身上那条单裤扒了下来,嘴唇贴在她胸口上,慢慢地吻下来。
昨夜里那滋味不免叫人终生难忘,除开那惊人的快慰,多半还是因为本身就叫人前所未有的难为情,李莫愁只当不论如何身上最隐秘羞耻之处被别人含住,无论如何会生出些羞愤欲死的情绪,待到她啃咬过小龙女腰间腹间的皮肉,拉开她的双腿挤进她两腿之间时,才发现这小孩简直配合过了头,甚至还来夹她。
她愤而道:“你这人!吊着不难受么?放下去。”
小龙女委屈道:“可我想贴着师姐,昨夜里我抱你抱得严严实实,你若是报复,也该当一般地对我。”
李莫愁愤而在她的臀瓣上捏了几把,没料到这动作却顶得她腿间花瓣初绽,光下隐隐水泽,犹如朝花吐露,娇艳异常,她抬头瞧见这少女喉头甲骨上下滑动了一下,鼻端闻到两人之间腾起的那股鲜甜淫靡的气息,便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那妖异的花朵微微颤抖,无声地诱惑着她。想来口感会不错——她急忙打断自己这不着边际的想法,莽莽撞撞地凑了过去,却一下子想不起来昨夜里这少女是如何一步一步把她送上高潮的。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深恐日后遭师妹嘲笑,便闭眼将那两片花瓣连同前端的肉珠整个含在了嘴里。
这昏昏沉沉的脑中只留着被那惊人热力包裹的感觉,于是也只能这样对待身下的少女——口中滑腻又饱满,叫她的身体兴奋非常,她不知满足地吮吸着,清涩的气息却渐渐充斥了口腔鼻腔,刺激得她隐在腿间秘处里的热液不断向外滚落。
小龙女猛然一颤,颤声道:“师姐……师姐……”只叫了两声,就被自己的吞咽打断了,只余下剧烈的喘息。
李莫愁托在她臀下,唯恐白绸带勒得她太痛,双手连连在她腰间安抚捏弄,晃得腕上、梁上的铃铛接连作响,暗示着两人渐渐激烈的动作。
“怎么了?难受么?”
少女晃了晃头,低声道:“我喜欢师姐这样对我。”
李莫愁抬起头,讶然笑道:“为什么?你这样不难受么?”
小龙女道:“从前……从前只……啊……只我缠着师姐做,师姐……呜……半点也不热、热衷,我不想叫你勉强,只、只想叫你喜欢我,我……啊……哈啊……就像我对你、对你那样……呜……太快了、太快了……”唇舌的速度陡然加快,她浑身的弱点在李莫愁面前无所遁形,每一处敏感都传来激烈的快感,李莫愁不论双手还是口唇都灵巧非凡,小龙女的身子虽然已让快感麻痹,心中一点澄澈还是守着,忽尔脱口而出:“这、这是三无三……呜……!”
李莫愁无声地笑着,口中却始终没有松开,青涩的少女哪堪如此对待,腰身乱颤,低沉酥麻的声音中却透着欢欣,那铃铛清脆地应和着,反叫李莫愁一阵阵腿软。耳中阵阵呻吟越来越高亢,不知是津液还是花液汩汩向下滑落,沾得她满手都是。小龙女陡然间全身紧绷,腰腹阵阵弹动,含混地叫着“师姐抱我”,李莫愁却不依不饶,架起她一条腿,就着湿滑的体液狠狠进入了她。
内里的腔壁热得快要把她融化了,李莫愁一边快速撞着那处粗糙的凹陷,一边哑声问道:“喜欢这样对你么?”
“喜欢、喜欢!师姐……啊……”说话间喘息声震动了鼻腔,让人筋骨酥软的声音里掺进了许多粘腻妩媚,李莫愁听了更是心头火起,更添了一根手指,一下一下抵进里面,时不时搅动一番,但感觉里面灼热僵硬,心知只差一点火候,便又加快了速度。
腕间铃铛铃铃急响,一声赶着一声,渐渐响成一片。这少女紧紧盘在李莫愁身上,吸了吸鼻子,哑声道:“师姐,放我下来罢?”
李莫愁便松了屋梁上的白绸,替她解开了手中的束缚,把她揽在了怀中。瞧她手腕勒得发红,不禁握着凑在嘴边亲吻,温声道:“很痛吧?”
小龙女摇摇头,拉下眼睛上蒙着的布,抬头看着她摇头笑道:“看着吓人,实则并不如何痛。下次我可以自己拉着。”
李莫愁瞪大了眼睛,道:“还有下次么?”
小龙女正色点头:“师姐也来试试么?”
李莫愁听罢盖住她的眼睛,斥道:“胡言乱语,睡觉!”说着拉过了被子,把两人一同蒙在里面,抬手几根银针,射灭了屋角的宫灯。屋里陡然暗了下来,星辉从窗纸上透进来,一时间没了呻吟和那铃子的碰撞的声音,屋里一片寂静,似乎只剩星辉隐隐弹跳。李莫愁忽觉怀中一动,正欲出声阻止,腰间陡然一紧,被怀中的少女拿住,口唇也被人堵了起来。
她舒服得呻吟出来,声音被人吃了一半,铃子的声音又渐渐响起,越来越急,倒真像是星辉一撒满地一样。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